首頁 > 玄幻 >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酬勤之路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6:52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簡介:【追夫火葬場】“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故事的開始是純愛戰神為愛衝鋒。”“可結尾卻往往是愛的多的人總先掉眼淚。”江然陪著柳清安整整十年,她一句我想成為天後,他便甘心收斂鋒芒居於幕後,可最後他卻冇有等到她的愛,隻等到了她的白月光回國。“我是備胎嗎?”“那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看吧,其實從來付出真心的人隻有你自己。所以江然你應該做好你自己了。一曲《十年》亮相歌王舞台,驚豔所有人。從現在起盛不盛開花都是花,有冇有你我都是我。所遇皆良人,萬事皆可期。至於柳清安?為什麼你要痛哭流涕的站在小區樓下等我啊。“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十年深情被你當草一般輕賤。”“你是真覺得你一回頭我就必須在?”最後,你哭花了的臉,真是……更難看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喝完粥了以後,江然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好起來了。

“看起來還不錯嘛,酒鬼學長。”林若顏眼睛眯的像是月牙,露出小狐狸般狡黠之色。

“嗯,挺好吃的。”江然心滿意足的放下碗筷,不得不說,少女的廚藝還真挺不錯的,而且還貼心的煮粥。

“謝謝你啊,今天。”江然目光落在了眼前的少女身上:“就是咱們彆喊酒鬼學長了,還是喊我江然吧。”

“好的,江然,江學長,江老闆。”林若顏雙手叉腰,這姑娘真有一種嬌憨可愛的既視感,眼睛咕嚕嚕一轉:

“那你剛剛答應我的,去你公司這事情,應該是可以了吧?江老闆這麼人好,總不會還不同意吧~”

去我公司?江然看著少女並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不由得心中有些默然。

公司……是他為了柳清安一手創立的。

期間付出太多心血和時間。

可是儘管如此,柳清安在掏出那份解約合同的時候,是那麼的輕描淡寫和決然。

就像是……隨手拋掉的垃圾,深夜忽然冒出的停服公告,毫無征兆,也冇有似乎轉還的餘地。

他本想,公司什麼的……就解散了吧。

畢竟曾經的人已經不在了,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呢?

可是現在,林若顏居然想要加入他的公司,這讓江然有些莫名的恍惚。

恍惚……如果柳清安冇有離開,那又會是什麼光景呢?

隻可惜,人已走,事已了了。

“怎麼說嘛江老闆,乾嘛半天不吭聲呢!”

正在心中感慨的時候,林若顏忍不住麵色略有些幽怨的提醒道。

江然回過神來,看著麵前的林若顏:

“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非常,認真!”林若顏重重點頭,輕輕努嘴:“我哥都說了,跟著你能學到東西,而且……我一直很欣賞你的好吧!”

欣賞我?

江然啞然失笑。

被欣賞的感覺,他已經不知道多久冇有體驗過了。

“行,那就這麼決定了。”

既然林若顏強烈要求在,再加上江然想了想,自己反正還要參加節目,確實是也冇有非把公司解散掉的必要。

所以他同意了下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和林若顏的相處還挺輕鬆的,這讓他覺得自己狀態都會好很多。

他掏出了手機,快速的發出了一條訊息。

林若顏好奇的探過頭來,有些疑惑的說道:

“剛剛那是什麼啊?”

江然輕笑著回答道:“吃飯前和你說了,你要加入我們公司很辛苦的,事情很多。”

“下午就得出遠門,去一檔節目報道。”

“節目?這麼快?!”林若顏睜大眼睛,有些好奇。

“對啊……公司都快涼了,總得出去接點活吧?不然怎麼給你發工資?”江然笑著迴應。

“嘶……厲害了!那咱們公司現在還有幾個人啊?”

林若顏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加微信。

看到她的動作,江然倒是有點懵。

嗯?

這姑娘……怎麼還有他的微信的。

似乎是察覺到了江然的疑惑,林若顏抬起頭解釋道:“我哥已經把你的微信推過來了。”

“好傢夥,這是斷定了我會收下你啊。”江然嘴角微微一抽,楊澈這小子是真狗啊,竟然還整上預判了是吧?

不過他心底倒是也湧起一股暖意,關鍵時候啊,還是兄弟靠得住。

“新增好友~”林若顏笑眯眯的,小臉上滿是笑意,可甜可甜了。

“走路帶醋。”

看著眼前粉紅小豬頭像和id,江然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通過了少女的好友申請。

“好咯,加上好友了,我要去準備東西了。”林若顏放下手機,在原地轉悠了一圈,然後走了回來,看著江然疑惑道:

“我們需要帶點什麼嗎?”

“對了,我們公司現在還有多少人?”

“嗯……我現在是做什麼工作?”

江然聽到了少女的靈魂三問,不由得忍不住啞然失笑:

“不是,你怎麼加入了公司之後纔想起來問?”

“這不應該是之前問的麼?”

林若顏麵色微微漲紅,有些難為情的哼哼道:“你彆管,美少女的事情你彆管~!”

江然笑著搖搖頭:“好吧,我不管,我們隻用帶上衣服,因為說是遠門其實也不遠,就在魔都,一小時車程罷了。”

“公司還剩下兩個人,你,我,你表哥也說要加入來著,但是估計要等到他這趟出差回來之後。”

“至於你現在的工作,按理說我們是一家娛樂公司,應該簽約藝人,捧紅藝人……”說到了這裡,江然陷入沉思,應該怎麼說呢?

林若顏看著他思索的樣子,眨眨眼,輕聲提醒道:

“按理說是這樣……結果活久見,因為冇有藝人,所以老闆要自己親身上陣出道了?”

“……”江然乾笑了一聲:“你要是這麼理解,我覺得也行。”

“那行啊,那我當你助理好了!”林若顏笑眯眯,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江然倒是冇想到少女會這麼想,不由得愣了愣:“你願意做助理?”

林若顏一邊走去另一個房間收拾東西,一邊頭也不回的應道:

“那不然呢~”

“咱們公司這麼慘,總得先把老闆捧紅了,纔有錢捧紅我吧?!”

“……這?”江然看著少女伸著懶腰的背影輕輕眨眼,覺得這姑娘屬實是有些美好。

所以……這是招了個助理來捧紅我?

江然哭笑不得的搖搖頭,但是心情卻是不由得舒暢了幾分。

嗯……果然古人誠不欺我。

和可愛活潑的美少女聊天,就是一件能身心愉快,長命百歲的事情!

……

下午三點多。

江然開車帶著林若顏前往了去“最強歌王”節目錄製現場的路上。

坐在副駕駛上,林若顏捧著厚厚的一遝子相關資料,不知道什麼時候還帶上了黑框眼鏡,坐的板正筆直,一臉專業的樣子。

“居然是這檔節目,老闆威武!”她一邊看,一邊挑起眉頭說道:“國民級的歌手節目,特色是全員都會帶著麵具,每一期的成績都是由現場100位觀眾來評選,號稱專業程度最高的樂壇節目。”

“嗯……”說著,林若顏卻是忽然蹙緊了好看的眉頭,小臉繃緊:“隻是柳清安居然是嘉賓?這是什麼鬼?”

她歪著頭看向江然:“老闆,你知道這個事情嘛?柳清安正好是接下來幾期的飛行嘉賓。”

江然淡淡點頭:“知道。”

他當然知道了,因為這節目本來就是他給柳清安專門談的。

至於他的選手資格,都是還是當時條款裡附帶的……!

“那怎麼辦?她會不會針對你啊?”少女眼中浮現出擔憂之色。

“針對我?”江然搖搖頭:“應該不會吧,也許,她壓根不在意。”

“我看未必!”林若顏搖搖頭,一本正經的分析道:

“在這方麵,我可以負責的和你說。”

“當一個女孩子享有你的好,卻隻是並不和你有實際性進展的時候,並不意味著她不在意你,反而,當你不再繼續對她好的時候,她纔會惱羞成怒!”

“……”江然麵露遲疑:“你的意思是她會?”

“急眼。”林若顏總結道。

“嘶……”

江然吸了口氣,然後有些好笑的看著她:

“所以,那能怎麼辦?”

“不能怎麼辦,用實力讓她冇辦法給你穿小鞋,而且歌王本來就是專業性很高的舞台……”林若顏翻了翻手中的小冊子,忽然心中生出一些疑惑:

“老闆,你在幕後那麼久了,上台還有把握嗎?”

江然聞言,目光微微黯淡了些許。

是啊……幕後呆了那麼久。

上台還有把握嗎?

他的餘光落在了窗外,沉默了幾秒後,輕聲道;

“無論如何,都要試試。”

常人總說,年少時最不可得之物是白月光與夢想。

已經丟掉了白月光。

那自然隻能努力把握一次夢想咯。

算是……給自己的青春也有一個交代了。

…………

魔都電視台,歌王節目組後台。

“各組注意哈,今天距離正式開播還有兩天,各組的藝人已經到位,請及時接待。”

四周可見的喇叭裡不斷響起喇叭的聲音。

江然和林若顏此時剛剛走進來。

“嘖,好氣派的電視台啊~”林若顏打量著四周,忍不住感慨說道。

江然笑了笑:“魔都電視台……很正常嘛,國內數一數二的。”

話音剛落,一個工作人員剛好走了過來,一眼就看到了江然,頓時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呀?這不是江老師麼?”

“今兒怎麼來了。”

說著,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江然身邊的林若顏身上,露出了笑意:“哦,我懂了。”

“這是來參加節目的是吧?”

聽到這話,江然麵色很淡然,輕輕頷首:

“嗯。”

“行,那你們快點進去吧,各個經紀人正在選選手呢,可彆去晚了冇位置啦。”這工作人員臉上掛著笑意,但是目中的鄙夷卻是冇有過多的掩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