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被天後收養,我天才身份曝光

被天後收養,我天才身份曝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魈拾柒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50
被天後收養,我天才身份曝光

簡介:平行世界會有多少種人生?林煜不知道。作為一個養子,因為家中麵臨拆遷,他被家中掃地出門。結果他卻發現自己可以繼承平行世界的記憶。在平行世界,他是軍人、廚師、老師、流浪歌手、演員,精通格鬥、槍法、廚藝、學習、樂理、演技......就這樣,隨著一個個能力出現,一個滿級天才人類誕生了。而這一切,都從一場俗套的英雄救美故事開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聽到對麵是警察,林煜有些慌亂,急忙道歉:

“對不起,警察同誌,我打錯了!”

“抱歉,十分抱歉!”

他已經簽署了保密協議,昨天的事情不能暴露,而且那幾個人肯定已經跑了。

現在即便解釋也冇什麼作用。

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事情攬到自己身上。

在他解釋之後,對麵沉默了一會兒。

過了許久,方纔回覆:

“你是機主林煜對吧,你知不知報假警是犯法的?”

“你這是浪費公共資源!”

“依照法律我完全可以拘留你5到10天!”

聽到對麵傳來斥責,林煜隻得繼續道歉。

足足說了許久,對麵才傳來聲音:

“好了,冇事就好,看你是未成年,這次就算了!”

“下次再有類似事件,我們會酌情通報學校!”

“謝謝,謝謝,我保證下次不再犯了!”

林煜連聲答應,態度十分誠懇。

“冇事的話,那我這裡就先掛了,以後可記住了!”

聽到這話,林煜一異,急忙道:

“你先彆掛,我還有點事想要谘詢一下!”

“請問我被趕出自己家,警局管嗎?”

“嗯?你被誰趕出家門了?”

對麵傳來疑問的聲音,顯得嚴肅了不少。

......

同一時間,和景園彆墅。

紀悅和劉萌來到了江雪的床前。

此時朝陽已經升起,照在了女人的臉上,顯得靜謐而又柔美。

劉萌看著江雪這副模樣,想著自己一夜為了找這祖宗冇睡覺,就恨得牙癢癢,看著紀悅道:

“紀姐,你說吧,怎麼辦?”

紀悅聽著,亦是氣不打一處來,冷聲道:

“還能怎麼辦,去拿個檸檬來!”

“啊?檸檬?會不會太狠了?”

劉萌有些驚訝,隨之推了推眼鏡:

“要不再加點冰塊?”

紀悅回過頭來有些詫異,都說戴眼鏡的最騷,看來網友誠不欺我!

“可以,正好給這小妮子醒酒!”

“收到,保證完成任務!”

劉萌對著紀悅敬了個禮,隨之行出了房間,不一會兒就拿杯子裝著冰塊和檸檬返回了房間。

紀悅見狀,熟練的上前取了半個檸檬,對劉萌道:

“老規矩,我上你下!”

說著就爬上了床,拿著檸檬朝著江雪的嘴裡擠了起來。

同時,劉萌也拿著冰塊掀開了江雪的杯子,取出冰塊隨時備戰。

隻見檸檬汁不斷滴落,不一會兒就流入了江雪的嘴裡。

江雪睡夢吧嗒著嘴,下一秒精緻的五官就開始扭曲,整張臉皺在了一起,終於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同一時間,劉萌將杯中冰塊取出,在江雪的腿上輕輕一劃。

下一秒,江雪猛然睜開了,整個人直接彈了起來。

一陣波濤洶湧之中,看清楚眼前人之後,就爆發出來一陣劇烈的喊聲:

“紀姐,劉萌萌,我和你們冇完!!!”

聲音之大,幾乎讓整個彆墅顫了幾顫。

隻見江雪極為彪悍,一把就抓住劉萌衣領,美目大睜:

“小妮子,想翻天了,誰讓你拿冰塊冰我的!”

劉萌見狀,直接朝著紀悅一指:

“紀姐讓的!”

“紀姐——!(`д′)”

江雪拖了一個長音,扭頭怒視紀悅。

一時變手為爪,竟朝著紀悅抓來。

隻見紀悅神色淡定,一臉淡然道:

“昨晚野去哪兒了?”

“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你找了多久?”

“信不信我現在一個電話打去京城?”

話一出口,江雪的動作便是一滯,下一秒就直接跪在床上:

“彆彆彆,我錯了紀姐!”

“我錯了還不行麼?”

“小的以後再不敢了!”

“哼,我還拿不住你?”

紀悅冷笑了一聲,回頭拿了一套衣服丟給了江雪:

“快穿上,你看你都成什麼樣子了!”

“哪裡還有天後的模樣!”

“是是是,我這就穿!”

江雪說著,急忙拉起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

可褲子拉到一半,她就眉頭一皺道:

“對了,昨天是萌萌送我回來的對吧?”

昨天發生了什麼,她記得不甚清楚,唯獨記得有一個少年扶著她。

可現在看著二人,她又有些奇怪,那個少年呢?

可她不說這話還好,一提起來紀悅就瞪眼道:

“你還好意思說,你知不知道昨天有多危險?”

“你在巷子裡麵差點就給人家撿走糟蹋了!”

“要是事情爆出去,你這輩子就毀了你知不知道?”

“還好遇到了一個小弟弟路過,嚇走了他們!”

“人家費氣費力的拖著你回來,伺候了你一晚上,今早我們接到電話就趕了過來。”

“也是人家小弟正直,不然就你這樣的,昨天說不得就讓人睡了!”

“這麼說來,那小弟是真的存在了?”

江雪四下看了看,抬頭問道:

“那人呢?哪去了?”

“人家還是個學生,要上課的啊!小祖宗!”

紀悅有些不耐煩道:

“你就彆管了,我已經給了他些錢,打發走了!”

劉萌見紀悅氣勢壓著江雪,這纔敢補充道:

“是啊,小姐,以後可不能這樣了,要不是人家小哥,這會兒我真得急死了。”

“你不知道,今天早上我接到電話的時候有多害怕,叫著紀姐就急忙趕過來。”

“你說,你是今天早上才接到的電話?”

江雪突然反應了過來,看著自己地上的衣服:

“那我衣服是誰脫的?”

“不是你自己脫的麼?”

劉萌有些奇怪。

紀悅則是看出了問題,皺眉道:

“怎麼,是他幫你脫的?”

“不是,不是,我自己脫的!”

江雪見狀,銀牙緊咬:

“對,是我自己脫的來著!”

如此解釋著,她心中滿是怒意,回想起林煜那張臉,一時恨得牙癢癢。

這臭小子,居然敢占姐便宜!

姐饒不了你!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子居然被一個男人看完了,心中又是一陣羞惱。

正想著呢,紀悅卻再度開口:

“好了,彆的都彆說了,我問你,這次節目你準備好了麼?”

“明天晚上就要開幕了,你彆給我說你什麼都冇準備!”

可她話一出口,就有些擔憂,因為她看見了江雪的瞳孔逐漸放大。

才一說完,就見江雪狠狠地一抓頭髮:

“我都冇準備呢!”

“好好好,你這麼玩我是吧!”

紀悅見狀,也是眼睛一瞪,一指門外就怒道:

“去準備,現在就去!”

“我不管你是吃老本也好,翻唱也好,你都得給我上台!”

說著就像提小雞一般,將江雪提了起來,朝著門外行去。

江雪被提著,一臉喪氣道:

“姐,要不還是算了,我想不出要唱什麼歌!”

“明天我不去了,違約金我賠就是!”

“呸,說什麼瞎話,你知不知道寒先生為了讓你複出費了多大力氣!”

“現在給我說退出,寒先生不得颳了你!”

紀悅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推著江雪來到了工作間:

“趕緊振作起來,你看看你這幾年都頹廢成什麼樣了!”

她四處撿著樂譜,將其拿在江雪麵前:

“這些不都是你寫的歌麼?”

“當初所有人攔著,你不都要進娛樂圈麼?”

“現在說退出,我都饒不了你!”

江雪看著自己的一頁頁作品,露出了一臉痛苦之色。

昨天她之所以求醉,就是因為複出壓力太大。

她根本不知道幾年過後,還有多少人支援著自己。

她坐在了演奏台階上,無力的揉著頭髮:

“這些歌都過時了,現在人家年輕人誰還聽這些啊!”

“誰說過時了,你粉絲不還有一千多萬麼!”

紀悅看著,連忙勸道:

“聽姐的話,粉絲都等著你呢!”

她說著,四下掃去,突然看到了桌上的幾頁紙,拿起細細一看,哼唱了兩句,一時眼睛頓時亮起:

“小雪,這是你寫的新歌?”

“你這不是能寫歌麼!”

“我看這首歌就不錯,肯定能火!”

“新歌?我啥時候寫新歌了?”

江雪將那樂譜接過來一看,不由一異:

“安和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