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有風潛入夢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5:22
被挖天尊骨後,我以混沌入逍遙!

簡介:“你已經是無路可逃了!把天尊骨交出來的話,我們或許還能放你一條生路!”“想想你那可憐的小師妹,你也不想她跟著你一起死吧?”“你現在唯一的退路,就是交出天尊骨!如此神骨,不是你一個外門弟子配擁有的!”他天生天尊骨,尚未修煉成就被賊人惦記。為了救他,師傅死了,小師妹也死了……那一刻,他甚至想毀天滅地。巨大的怨氣聚集體內,他冇有死,反而覺醒了混沌道心,從此世間再也冇有他的訊息了。直到那年,曾經害他的人一夜之間儘數被滅,凶手卻一直冇有找到。人人都說,他,回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三日之期已至。

曆來人跡罕至的天絕山巔今時今日竟是圍滿了人。

不僅有外門與內門弟子,甚至還有幾個宗門長老站在遠處觀望。

這幾天來,玄天宗聖子徐文渡要與一個叫做蘇遊的外門廢物在天絕山巔一戰定生死的事情早已經傳的沸沸揚揚,路人皆知。

原本一位宗門聖子與一位外門弟子的對決不該引起這般關注。

不料三天內蘇遊接連將內門弟子李三以及內門大師兄秦若峰擊敗,一改往日廢物形象,搖身一變就成了一位天才。

與此同時還有傳聞說是聖子徐文渡曾與蘇遊交手,兩人竟是不分勝負。

傳聞固然有真有假,卻也激發了眾人心中的好奇。

畢竟在有這些傳聞前,還有一個更加勁爆的訊息在玄天宗內傳播。

此時的天絕山巔。

徐文渡已經持劍佇立於凜冽山風之中,俊秀的臉龐與挺拔的麵容引得一眾女弟子愛慕尖叫。

但就在這個時候。

“快看!那不是咱們玄天宗第一美人,聖女姬紅妝嗎?他身邊的那個傢夥難道就是外門廢物蘇遊?”

“還真是那個在外門呆了幾年都還是淬體境一重天的外門廢物蘇遊,他什麼時候攀上聖女這座大靠山的?”

“看看,看看,聖女居然還十分親昵的抱著蘇遊的手呢!難道說關於聖女退婚聖子的傳聞其實是真的?”

在四周眾人的議論聲中。

天絕山下走來一男一女兩道身影。

女的著紅妝羽裳,宛若春桃秋菊的臉龐與那挺拔翩翩的身姿令人一眼便沉醉其中,無不感歎真乃天上美仙,地上僅見。

她便是玄天宗聖女,姬紅妝。

而被姬紅妝親昵的抱著胳膊的男子則就是在外門出了名的廢物,蘇遊。

兩人的神態舉止儘顯親密。

有好事者紛紛高呼起鬨。

佇立在天絕山巔的徐文渡卻已目眥欲裂,一雙佈滿血絲的眼睛裡噴湧出無窮無儘的殺意。

“蘇遊!”

徐文渡忍無可忍,當即朝著蘇遊怒吼道:“三天前你與我約定在天絕山巔一決生死,並且簽下了生死狀還立下賭約,我想你應該不會臨陣違背契約吧?”

蘇遊推開姬紅妝的手,同樣走至天絕山巔,震聲道:“徐文渡!當你害死我師傅師妹的那天起,我就無時無刻不想著要殺了你!”

“三日之期已到,你就等著我將你的頭顱砍下送去我師傅師妹墓前充當祭祀吧!”

鏘!鏘!

二者同時拔劍,渾身氣勢陡然拔高。

手持一柄漆黑靈劍,徐文渡滿臉傲然:“哼哼哼哼···蘇遊,如今本聖子可是先天境五重天的境界,就算你能打敗秦若峰又如何?他不過是區區後天境七重圓滿,與本聖子之間的差距如同鴻溝天塹。”

“就憑你這麼個在外門修煉數年都不得突破淬體境的廢物,如何能是本聖子的對手?”

“今日你來此處便是自尋死路!”

“自尋死路,是嗎?”持握靈劍,不再保留實力的蘇遊早已全力運轉陰陽開天錄,境界氣勢頓時暴漲。

蘇遊修為境界顯現,赫然也是先天境五重天。

這時,蘇遊嘴角微揚著嘲弄道:“你口口聲聲說我蘇遊是廢物,可你一介聖子卻與我這個廢物同等境界,更彆提你身為聖子能夠得到的修煉資源要遠遠超過我,但你依舊隻能在嘴巴上堅持自己的強勢。”

“如此說來,你堂堂聖子不纔是那個廢物?”

“啊!蘇遊你這是在找死!”徐文渡冇想到蘇遊如此巧舌如簧,怒火上湧的整張臉都紅透了。

但蘇遊卻冇有要放過他的想法,喘口氣後就繼續說道:“似你這般廢物,難怪連自己的未婚妻寧願撕碎婚書都不願與你完婚!”

“呃啊!”

就像是一把尖刀直插入心口。

聽到蘇遊話音落下,已然被完全激怒了的徐文渡不再顧忌任何規矩,當即施展身法,手持長劍化作一道殘影殺向蘇遊。

殘影所至之處儘是陣陣狂風呼嘯,捲起漫天殺意,震得空間也微微顫動。

“噬魂劍!給我殺!”

地階上品,噬魂劍法。

隻有每任聖子聖女能夠修煉的玄天宗至高劍術。

修煉至爐火純青者甚至能以劍法吞噬神魂。

徐文渡依靠天尊骨修煉此劍法,還真使得有模有樣。

但蘇遊卻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輕視嘲笑的輕笑。

麵對攜風而來的重重劍氣將自己四下包圍,甚至還有冤魂厲鬼從四麵八方無端湧現在自己的耳畔淒厲嘶吼,蘇遊都不為所動。

而是緊握靈劍,將周身靈力灌注其中,然後猛地朝前劈砍而去。

這一劍,引得天地間靈力震盪,無數震天雷霆劈開天穹直落天絕山巔,將圍繞在蘇遊身邊的無數冤魂厲鬼儘數湮滅。

隨後凝聚成無數道風雷劍氣與徐文渡手中的噬魂劍猛然衝撞在了一起。

瞬間,整個天絕山巔開始劇烈震動。

幸好有玄天宗長老及時出手將兩人過招的餘波阻擋,這才避免宗門弟子從天絕山巔跌落下去。

場中,風雷與噬魂相撞激起層層風沙。

但風沙瀰漫中屢屢傳來兩把靈劍相撞的金鐵交鳴之音,以及來自於徐文渡的怒吼。

然而等到風沙煙塵漸漸散去。

當即明白時機已到的蘇遊不再施展之前用來對付秦若峰的奔雷劍法,而是橫劍胸前,加持周身靈力施展了同為地階上品秘籍的照妖伏神劍。

“今日施展照妖伏神劍,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看清楚你徐文渡的醜惡嘴臉!”

“給我殺!”

劍鋒橫劈,天空中突然有悶雷炸響。

隨後一道水桶粗的劍氣橫跨天地三千裡,徑直朝徐文渡重重落下。

“妄想!今日要死在這裡的就隻可能是你蘇遊!”

徐文渡咬牙切齒,提起靈力施展噬魂劍法想要抵擋從自己頭頂落下的劍氣。

哢嚓!

在眾人震驚無比的目光注視下,那橫跨天地而來的劍氣直接砍斷了徐文渡手中的靈劍,更是一往無前的順勢劈下,在徐文渡麵露驚恐正欲逃跑的時候將其整個人從上至下的劈成了兩半。

“啊!”

徐文渡痛苦驚叫,被劈開的胸膛裡,一塊散發著瑩瑩之光的天尊骨被鮮血浸染,卻能看得清上麵浮現的道道裂紋。

“徐文渡,這就是你的報應。”

一手持劍,走到徐文渡麵前的蘇遊用另一隻手,以他記憶裡的方式將這塊本就屬於他的天尊骨活生生挖了出來。

“不!不要!不要殺我!”

“我可是玄天宗聖子,我可是徐文渡!我是真正的天選之子,你不能殺我!”

對迴響在耳邊的慘叫與求饒聲視若無睹,蘇遊揚起靈劍就要將徐文渡的生機徹底斷絕。

“住手!”

“放肆!”

兩道蒼老的聲音同時響起。

同時蘇遊手中的劍已經順勢落下,將徐文渡的腦袋給砍了下來。

“師傅,師妹···”

看著順著山道一路滾落下去的腦袋,蘇遊已經全然忘記了自己身處眾人眼前,忽的跪在地上,兩眼血絲滿布的低吼道:“徐文渡!當年你因我身懷天尊骨而設計殺害我師傅,又因為不知我去向再將我師妹殺死!甚至設計假扮師妹將我天尊骨活生生挖去!”

“若非我蘇遊命大,你這個人渣豈不是能繼續在這世間興風作浪,為非作歹!”

“嗬嗬嗬嗬···你以為奪去了我的天尊骨就能高枕無憂,卻冇想到我蘇遊會親自在正麵擊敗你,並砍下你的頭顱吧?”

似乎是情緒得到了發泄,蘇遊隻覺得胸中的鬱鬱之氣儘皆散去。

混沌道心都在這時變得更加通明。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

有兩道蒼老的聲音在其耳邊響起。

“姬無命!你可知道文渡少爺乃是我天都徐家的三少爺!更彆忘了紅妝丫頭更是與我們文渡少爺從小定下婚約!”

之前就跟著徐文渡一起出現的白鬍子老者此時正和攔在他麵前的一位紅鬍子老者爭吵著:“此人竟敢殺害我徐家少爺,他必須償命!”

紅鬍子老者姬無命卻是吹吹鬍子,不屑一顧道:“可我怎麼記得咱家小姐早就撕毀了婚書,也就說你們徐家的那個徐文渡和咱家小姐早已經是一點關係都冇有了。”

“更何況咱家小姐都承認了那位蘇公子纔是其中意之人,那就是說蘇公子纔是咱姬家的姑爺。”

忽然,姬無命的臉色變得陰沉可怕,更是用明顯威脅的語氣嗤笑道:“你們徐家少爺與我姬家姑爺進行生死鬥,卻因實力不濟而被我姬家姑爺斬殺,兩人之前可是簽下過生死狀的,所以我姬家姑爺何來過錯?”

“還是說你徐林想要與我姬無命火併?”

“當然,你要想代表徐家與我姬家開戰的話,那我姬家必然奉陪到底!”

“姬無命你!”

冇想到姬無命居然這麼護著蘇遊。

意識到自己是冇有機會對蘇遊動手的白鬍子老者徐林隻能咬著牙偃旗息鼓,抱起徐文渡的屍體飛下山去找腦袋的時候,轉頭朝蘇遊吼道:“小子,你且等著承受徐家怒火吧!”

說罷,便瞬間消失在了眾人視線當中。

也正是隨著徐林的離開。

全場嘩然。

除了姬紅妝與姬無命眼中的驚訝和欣賞,其餘眾人儘是滿麵驚恐。

蘇遊,竟然真的打敗了徐文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