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淺墨卉之
  • 更新時間:2024-05-29 07:35:04
重生惡女冇有心被棄戰王抱娃痛哭

簡介:【重生女vs穿越女+1V1雙潔+宅鬥宮鬥+甜寵+HE】重生囂張跋扈惡毒郡主×陽春白雪戰神王爺變陰鬱帶娃怨夫蘇綰?是仙姿玉貌、生來高貴的襄陽郡主,京都城囂張跋扈第一惡女。前世竟被一縷異世來的幽魂利用,踩著自己和家族的屍骨,一步一步踏上後宮之主的位置。而自己卻落魄慘死於寺廟,破敗不堪的禪房中,家族也一朝敗落。重活一世,蘇綰?不願再做那踏腳的頑石。她這個驕縱跋扈的京都城第一惡女,便讓所有人都瞧著,她是如何一步一步,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再次身中熱毒,蘇綰?:誰他麼愛忍,誰忍,反正我不忍了!她利用重傷癡傻的戰神王爺,對其騙身又騙心,耳鬢廝磨了三次方纔解毒。後來即使生下一子,也阻止不了她回去複仇的步伐,就狠心將父子倆雙雙拋棄了。她走的乾淨,癡傻王爺卻口吐鮮血:薄情貪色,拋棄傻夫幼兒的壞女人。三年後,蘇綰?看到平南王府的小世子,直接打上門去,可惡,連傻子的孩子你們都偷?戰神王爺現身,鳳眸泛紅,苦苦哀求:娘子,本王很乖,?兒也很乖,彆不要我們好不好?閱讀指南:女主真惡女,前期虐男主,我愛你,是騙你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溫知衍雙手抱拳,躬身說道:“母親,綰綰就是孩子性子,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相信她不是有意這樣對我的。”

溫母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最為得意的嫡子,沉痛的閉了閉眼。

“行之,你怎麼就這麼冥頑不靈?”

“要不是她的貼身丫鬟,舉報她的惡行,現在的你,已經因為毀人清譽,不得不迎娶蘇家大小姐了。”

“你還覺得,她不是故意的嗎?”

溫知衍心口猛地一滯,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溫母繼續說道:“當年蕭長公主和你祖母,為你與蘇綰玥定下這門婚約,本來兩家都樂見其成。”

“可是誰知自從蕭長公主薨逝後,蘇綰玥就越長越歪,還養成瞭如今這副,不擇手段的惡毒性子。”

“這次的事情,已經充分說明瞭,她對這樁婚事也相當不滿。”

“既如此,她有錯在先,我們溫家退婚,也不算對不起蕭長公主了。”

溫知衍猛地抬起頭,臉色緊繃,“母親,我不要和綰綰退婚!”

“她肯定是聽信讒言,被人矇騙的,不然她壓根不屑做這樣的事情,等我們成婚後……”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在房間內響起。

溫知衍被打偏了頭,眼眶逐漸泛紅,神情卻格外堅定,“母親,您今日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同意和綰綰退婚的!”

溫母痛心疾首的,伸手捶打著溫知衍,“她都已經被定國公府,送去碧雲寺了!”

“她已經是被家族厭棄的罪人了,你不退婚,是想讓整個溫家,跟你一起蒙羞嗎?”

“還是說,你想要母親去死,你才願意啊?”

溫知衍的雙眸驀地一沉,滿臉的難以置信,他冇想到,在他昏迷的短短時間,綰綰竟然遭遇了這樣的變故。

“母親,您說什麼?”

“綰綰她被定國公府,送去……碧雲寺了?”

“就是那個犯了錯,被家族送過去的寺廟,對嗎?”

溫母冷著臉,“正是!”

“這也是她心腸惡毒,咎由自取的後果,理應她承受。”

“就她這樣被送進碧雲寺的罪人,你若還是執意不退婚。”

“你的仕途,溫家的臉麵,都全然不顧了嗎?”

溫知衍咬牙軟聲求道:“母親,綰綰她一個千嬌萬寵的郡主,怎麼受的了碧雲寺的磋磨?”

“她都已經遭遇這樣,滅頂的變故了,您怎麼還狠心,讓我與她退婚的呢?”

溫母目瞪口呆,指著自己,眼角的淚水簌簌而落,顫抖著聲音質問道:“我狠心?”

“你這個為了她,是非不分的混賬東西!”

“她都全然不顧,你與我們溫家的臉麵,我們到底是誰狠心?”

“溫知衍,你難道要為了蘇綰玥那個惡女,與整個溫家決裂嗎?”

這樣一句重話壓下來,溫知衍當場怔愣住了,他心如刀絞。

但是心底,還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呼喊。

綰綰現在,該有多麼崩潰啊!

他得去找她,告訴她,衍哥哥會一直在!

溫知衍“撲通”一聲跪下身,聲嘶力竭道:“母親,對不起!”

“請恕孩兒不孝,綰綰現在這樣艱難的處境,我真的冇辦法退婚,還請母親見諒。”

說完對著溫母重重磕了個頭,就跑了出去。

“公子!”

長安眼看溫知衍跑了出去,就要跟著一起去。

“回來!”

溫母將他喊了回來,抬手擦掉臉上的淚水,眼神愈加冰冷,“長安,他要是去找蘇綰玥,你務必要跟著一起去。”

“然後偷偷將蘇綰玥的庚帖,與定親信物,交還與她,讓她將當年定親時,交換的行之東西也還回來。”

“然後還要親自寫下退婚書!”

“她要是識時務,痛痛快快的退親。”

“我們溫家也算與她有緣一場,我知她現在處境艱難。”

“你就將這包金子給她,也算是我們溫家,對與她退親的一點補償。”

身旁的嬤嬤,立刻將一包東西遞給長安。

長安躬身接過,“是,夫人!”

溫知衍騎上一匹快馬,就急忙趕往了定國公府。

定國公府門前,馬兒還未停下,溫知衍就翻身下馬,跑到硃紅色的府門前,不停地敲著門。

“開門,我是溫家大公子,快開門!”

守門的小廝聽到急切的敲門聲,趕緊打開門。

“溫大公子你……哎……”

小廝話還未說完,溫知衍就大力推開門,硬闖了進去。

定國公府書房內,蘇湛深情款款的望著,桌案上鋪開的一幅畫像。

帶著玉扳指的手指,輕撫畫像上女子絕美的笑顏。

這時書房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蘇湛趕緊將畫像,小心翼翼地收起來。

剛打開房門,就看到溫知衍匆匆跑來,身後定國公的老管家,還追在他的身後。

“晚輩行之,今日事急從權,冒犯叨擾,還請蘇伯父見諒!”

溫知衍恭敬行禮,氣喘籲籲的說道。

“賢侄,你醒了?”

“進來吧,正好伯父也有話對你說。”

蘇湛對著管家揮了揮手,將溫知衍迎進了書房內。

這邊蘇文萱得到,溫知衍來了國公府的訊息後,立刻心急如焚的,跑去裴氏的主院。

“母親,不好了!”

裴氏正在修剪一盆,開得正豔的月季花。

聽到蘇文萱急切的聲音,微微皺眉:“堂堂國公府嫡女,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子?”

蘇文萱接過裴氏身旁,曾

嬤嬤遞上的茶水,猛地喝了一大口,潤了嗓子,才繼續說道:“母親,溫大公子來了,還硬闖進了父親的書房。”

裴氏抬眸看了她一眼,繼續專心的修剪著花枝。

蘇文萱的眼底,翻湧上一抹強烈的嫉妒,語氣急道:“母親,您聽到我說什麼了嗎?”

“溫大公子進了父親的書房,他那樣喜歡蘇綰玥那個惡女。”

“您說父親會不會,看在他的麵子上,將蘇綰玥給接回來啊?”

裴氏掀起眼皮,“聽見了。”

“怕什麼?你不是給她餵了長歡散嗎?”

蘇文萱心中隱隱有些後怕,支支吾吾道:“可是,萬一車伕懼怕她的身份,她又強忍了下來,那不還是毫髮無傷嗎?”

裴氏嘴角扯出一抹漫不經心的笑,語氣平淡,卻像是裹了一層砒霜般。

“所以以後做事,千萬記住,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的天衣無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