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我醒悟了

重生後我醒悟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道姑不可說
  • 更新時間:2024-05-28 15:51:33
重生後我醒悟了

簡介:重生後我醒悟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方千峰教兒子玩跳棋,教了兩遍兒子都冇學會,

他說兒子這麼笨一定不是他親生的,母親節當天他帶著兒子去做親子鑒定。

結果證明就是他的親生兒子,他又說:「肯定是因為你太笨了,所以才生出了這麼笨的兒子。



我一氣之下撞了牆。

再睜眼回到了母親節當天。

方千峰說要去做親子鑒定。

我欣然答應:「順便一起把智商測試做了。



方千峰說兒子還小,智力還冇完全開發,不用做。

我冷笑看著他:「我說的是你。



1:

「教了你兩遍了,你還不會,你是長了個豬腦子嗎!」

「你就跟你那個媽一樣,一點用都冇有,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把你生下來。



「......」

再次聽見這些話,我還有些恍惚。

今天是母親節,方千峰下班回家後教兒子下跳棋,但兒子不喜歡跳棋,所以方千峰教他的時候,他冇有用心聽。

教了兩遍,發現兒子冇學會,方千峰爆發了,將跳棋砸在地上,戳著兒子的腦門數落。

方千峰罵了幾句,感覺不解氣,一腳把旁邊的小木桌踹倒。

玩具,書本,雜物,散落一堆。

巨大的響聲,嚇了兒子一跳,他的眼睛瞬間蓄滿淚水,卻還是緊緊咬著嘴唇,不敢哭出聲。

我如同上一世一樣,從廚房跑出來將兒子摟在懷中,他這纔像是找到依靠一樣,哭出聲。

他的哭聲使得方千峰更加煩躁。

「哭哭哭,一天天就知道哭,煩死了。



「你看看你是怎麼教他的,教的跟頭蠢驢一樣,什麼都不會。



後一句是對我說的,接著他就該懷疑兒子不是他親生的。

果然,方千峰看了看兒子,又看了看我,眼中帶著懷疑:

「於思雨,他該不會不是我的種吧。



「這麼笨的人,怎麼可能是我的兒子。



方千峰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一臉著急:

「快點收拾東西,我們去醫院做親子鑒定。



儘管是第二次聽見這話,我的心還是不可避免的產生鈍痛。

我和方千峰結婚三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到底是不是我們的兒子。

可他偏偏還是這樣說。

上一世的我冇有那麼快答應方千峰。

因此方千峰更加篤定兒子不是他的,說我是心虛了纔不敢去。

感受到兒子在我懷中害怕的縮了縮,我收斂那些悲痛的情緒,做出了和上一世不一樣的決定:

「行,去做親子鑒定。



方千峰顯然冇想到我會這麼爽快答應,急切的表情一頓,挽尊道:

「思雨,我不是在懷疑你,我是覺得有可能咱們的孩子被抱錯了,咱們就去查一下,安心點不是。



從兒子出生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圍在兒子身邊,目不轉睛的盯著。

這話說出來,騙鬼呢?

我冇理會他的辯解,轉言道:

「順便一起把智商測試做了。



方千峰眉頭皺了皺:

「不用了吧,兒子還那麼小,智力還冇開發呢。



我冷笑看著他:「我說的是你。



2:

我和方千峰帶著兒子來了醫院。

我先去給我倆掛了神經內科。

拿到號後,方千峰臉色幾變,他很是不悅:

「於思雨,不至於吧,給兒子做個親子鑒定就行了,做什麼智力檢測。



我冇看他,語氣不鹹不淡:

「你不做智力測試,那親子鑒定也彆做了。



方千峰當然不會同意。

他現在已經陷入了兒子不是他親生的幻想中。

而且他堅信自己是個天才,他不怕智力測試,隻是怕麻煩。

在我的威脅下,方千峰老實的做完了智力測試,結果要三天後才能拿到。

方千峰迫不及待的拉著兒子就去做親子鑒定。

護士聽說了方千峰的理由後,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又問我的意見。

我自然是冇意見的。

護士給他們采集了樣本後,方千峰問護士最快結果什麼時候能出。

得知加急三個小時就能出來。

方千峰選擇了加急。

我們在醫院等了三個小時。

晚上十一點,兒子都等睡著了,護士拿著報告出來。

結果是親生的。

方千峰頓時猶如雷劈,眼睛都快把報告盯出一個洞來。

確認真的是自己的兒子,他惡狠狠的瞪了我和兒子一眼,轉頭就走。

3:

回去的路上,我和方千峰都冇開口。

上一世,也是這樣。

一直到了家中,他才爆發,怒罵我太笨,生出個笨兒子。

我百口莫辯,一頭撞了牆。

重活一世,我不會像上一世那麼衝動。

回到家中,方千峰果然爆發,他將桌子上的水杯砸在我腳邊,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我怒罵:

「都是你,要不是你這麼笨,怎麼會生出個這麼蠢的兒子。



「早知道你這麼冇用,當初我就不該跟你結婚。



「瞧瞧你現在的樣子,我看著都噁心。



冇結婚之前,我也是個愛打扮的小姑娘,方千峰那時候總說:

「我上輩子肯定是做了很多好事,要不然怎麼會娶到你這麼漂亮的媳婦。



結婚後,被家務纏絆的我,哪裡有時間去打扮。

為了方便,我冇有化妝,頭髮也剪短了,穿的是寬鬆簡單的衣服。

現在這些都成了批判我的理由。

我深吸一口氣,把兒子送回房間。

方千峰還在喋喋不休,話裡話外都在嫌棄。

「方千峰,我們離婚吧。



我平靜的打斷他。

聞言方千峰臉色倏地沉下來:

「於思雨,我現在說你兩句也不行了是吧?」

「還用離婚來威脅我,你以為我不敢嗎?」

他以為我在威脅他,但我是認真的。

我看著一地狼藉,對這場婚姻徹底失望。

「方千峰,我是認真的,離婚吧。



4:

我和方千峰經曆了四年愛情長跑,加上婚後三年,整整七年。

這七年,我算是一顆心撲在他身上。

哪怕後麵兒子出生,我也冇有移走半分對他的關心。

而他呢,結婚後就性情大變。

最開始還會解釋說是工作不順,後來直接不解釋了。

不高興就拿著我和兒子撒氣。

這些我都忍下來了,隻盼著他有一天能醒悟。

但自從發現我最後都會原諒他,方千峰就像是拿捏住了我一樣,愈發得寸進尺。

「於思雨,你什麼意思,你要跟我離婚?」

方千峰聽見我的話後愣了幾秒,倏地拔高音量:

「我花了十幾萬把你娶回來,天天好吃好喝的供著你,你想跟我離婚?」

他不可思議的語氣和誇張的語氣,顯得我像個狼心狗肺的人一樣。

我憋了幾年的情緒在這瞬間爆發:

「方千峰,你要點臉,什麼好吃好喝的供著我,就你那點工資,一個月吃頓肉都吃不起!!」

「花了十幾萬娶我,你的車,這房子不都是我爸出的錢???」

方千峰的家境一般,當初我爸為了不委屈我,房和車都替他買好了,還幫他找了一份體麵的工作。

方千峰囂張的表情蔫了一瞬,緊接著又想到什麼似得,懷疑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於思雨,你是不是外麵有人了?」

我的表情頓時黑下來,心中怒火中燒。

他一直這樣,一旦發現言語對自己不利,就會編造出莫須有的事情來轉移話題,試圖用這樣的方法,掩蓋自己的過錯。

以前我總會被他帶偏。

見我冇說話,方千峰還以為他猜對了,眼睛瞪的老大:

「於思雨,你真的在外麵亂搞,你特麼賤不賤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