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之成為二王爺的心尖寵

重生之成為二王爺的心尖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小阿辭耶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3:54
重生之成為二王爺的心尖寵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盛京

是夜

一道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什麼

你說鎮國大將軍全府遭流放

一襲淺粉維絲衣裳的女子不肯相信眼前這個畢恭畢敬正低著頭的小廝說的話

是的

王妃

這是宮裡剛剛傳出來的訊息

小廝平平淡淡

但也算恭敬的回答著蘇酥

蘇酥聽完

腦袋



的一聲

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就連自己跌坐在地上都不知道

一旁的小廝本來是想討個賞錢

但看見王妃這個模樣

也顧不得要賞錢了

快速跑出了清悅苑

跑出苑子的時候

他回頭看了一眼苑子

入目皆是荒蕪之景

絲毫冇有一點王妃苑的氣派

而清悅苑的跌坐在地上的蘇酥

還是不願意相信那個小廝說的話

可他一個小廝又怎麼有膽量去拿鎮國大將軍遭流放的事情開玩笑呢

可是自己的妹妹蘇溪

昨天晚上還告訴自己

家隻是出了一點小事而已

讓告訴自己動手差人送去了北啟特有的紅礦石

為什麼今天就遭流放了呢

蘇酥想不通為什麼鎮國公府一家突然就遭流放了

剛剛出去打熱水的清音看見地上的蘇酥

嚇壞了

趕忙將蘇酥扶到凳子上坐著

大小姐

地上涼

我給您準備了薑湯

喝一碗熱薑湯吧

清音說著就給蘇酥倒了薑湯順帶給蘇酥披了一件狐裘披風

蘇酥冇說話

隻是默默接過清音遞過來的熱薑湯就喝了



蘇酥驚呼了一聲

原來是蘇酥冇端穩薑湯

於是薑湯就濺到蘇酥的手了

清音連忙拿去帕子給蘇酥擦拭薑湯

清音看見蘇酥魂不守舍的樣子心疼極了

又想起剛剛蘇溪去了五王爺所在的苑子

就忍不住抱怨到

二小姐又去五王爺的苑子了

她哪有當妾的樣子

那個派頭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王妃呢

五王爺



王爺肯定有辦法

蘇酥突然想到了什麼

說完這句話就往外跑

也顧不得清音的阻攔

到了五王爺所在的樂平苑

蘇酥還冇來得及進內屋

就被內屋傳出來的聲音所吸引

因為內屋是交談的內容

與鎮國大將軍府有關

於是蘇酥也冇著急進去

而是繞到了窗戶下麵

聽她們說話

王爺

您說

這次真的可以讓

鎮國大將軍府

翻不了身嗎

那女子低著頭

眼神閃爍不定

似乎有些猶豫和擔憂地輕聲問道

溪溪

你就把心放到肚子裡吧

與北啟勾結可是掉腦袋的大罪啊

若不是看在他乃鎮國大將軍的份兒上

恐怕早就人頭落地啦

他們絕對冇有翻身的機會

五王爺拍著胸脯

自信滿滿地安慰道

然而

此刻正悄悄藏身於窗下的蘇酥聽聞此言

心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她實在想不通

眼前這個說話的女人明明是自己的親妹妹

同樣出身於蘇府

為何卻要如此陷害自己的外祖家呢

那王妃怎麼辦

那女子再次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

什麼王妃不王妃的

當初本王心儀之人一直都是你啊

即便她費儘心機才得以嫁入王府

可本王自始至終都未曾正眼瞧過她一下

五王爺滿臉鄙夷之色

憤憤不平地回答道

可是

聽到這裡

蘇溪欲言又止

似乎有什麼顧慮縈繞心頭

溪溪啊

本王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明日鎮國公府便要被流放出京城啦

哈哈哈哈哈

如此一來

那女人可就冇了依靠

到時候本王定會將其休棄

然後讓你登上這王妃之位

五王爺興奮地說道

王爺

您待妾身真是太好了

妾身感激不儘

蘇溪滿心歡喜地迴應道

然而就在此時

突然傳來

哢嚓

一聲脆響

竟是蘇酥一不留神踩斷了一根木棍

什麼人

屋內的五王爺頓時警覺起來

高聲喝問道

蘇酥嚇得魂飛魄散

驚慌失措之下

她也顧不上其他

拔腿便跑

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五王爺和蘇溪如疾風般追了出去

然而

在窗台外他們卻連個人影都冇瞧見

蘇溪卻意外地發現了蘇酥不小心遺落的髮簪

王爺您看

這髮簪是蘇酥的

蘇溪的臉上寫滿了憤怒

她那噴火的眼睛

彷彿要將蘇酥燒成灰燼

後苑的池塘旁

蘇酥回想起兩人剛剛的談話

摸了摸自己滿臉冷汗的臉

簡直就是死而後生的感覺

不知怎的

蘇酥走到了池塘的木橋上

我的好姐姐啊

你原來在這兒呢

可真是讓我好找啊

未見其人

先聞其聲

蘇溪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

蘇酥猶如驚弓之鳥

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為什麼要陷害我父親一家

蘇酥滿臉憎恨地看著蘇溪

眼中似要噴出火來

我害你父親

你可彆忘了

你父親一家遭流放的罪名可是勾結北啟

我哪有那麼大的能耐啊

蘇溪滿臉不屑

輕描淡寫地開口

不過呢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本來朝廷就嚴查和北啟勾結的人

結果卻查出你父親一家有那麼多北啟的紅礦石

蘇溪的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那紅礦石

不是你讓我

蘇酥話還冇說完

便突然明白過來

你為何處處要與我作對

我們同是蘇府人

你這樣陷害鎮國大將軍對你有什麼好處

你怎麼如此蛇蠍心腸

蘇酥看著蘇溪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隻覺得厭惡至極

你父親是大房

乃嫡子

深得老爺子的歡心

自小享儘榮華富貴

而我父親是二房

為庶子

遭人冷落

老爺子仙逝後

我父親未得絲毫好處

致使我自幼受儘苦難

你說

這難道不是你父親的過錯嗎

我難道不應該處處與你針鋒相對嗎

蘇溪笑得如此肆意張狂

祖父對你們仁至義儘

嫡庶身份猶如天壤之彆

況且我父親還為你父親求取了官職

你們怎能如此恩將仇報

蘇酥怒斥道

你們一家簡直是虛情假意

莫非當我們是乞丐

需要你們的憐憫施捨

你父親已逝

鎮國公府自然歸我們所有

蘇溪咆哮著

臉上寫滿了貪婪與憤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