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重生:她是所有人都喜歡的大人物

重生:她是所有人都喜歡的大人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紅統群島的蘇賞罰
  • 更新時間:2024-05-28 15:51:32
重生:她是所有人都喜歡的大人物

簡介:前一刻我還在坐過山車,下一刻我又回到了十年前。讓我問你,這是否令人興奮?陸臻看著鏡子裡自己清新、年輕、十六歲的臉龐,瘋狂地笑了起來。在她的上輩子,她用一則廣告確立了自己作為國家吉祥物的地位。在她二十三歲之前,冇有人能撼動她的地位。作為從小大家看著長大的國家吉祥物,她受到全國成千上萬人的喜愛。她的演藝生涯一帆風順,獎項順利落到她的腿上。然而,她並不是性格的最佳評判者。她錯誤地把狼當成綿羊,把它們養在身邊,用她所擁有的一切支援它們的成長,最後給自己帶來了災難性的結局。被迫離開休息時間,她並不討厭它。她被誣陷吸毒並被迫戒菸,倖免於難。即使經曆了公眾強迫她假裝瘋了並留在精神病院的所有騷動,她還是忍受了。可是當她看到父親誤以為女兒取人,為那條蛇贖罪,甚至因為她而死時,陸臻再也受不了了。即使她從未稱呼過那個人為“爸爸”,即使他從來不知道她是他的女兒,他仍然為他的“女兒”而死。她從未感受過如此溫暖和真誠的愛。那份溫暖本該是她的!陸臻從精神病院逃了出來,卻冇能從迎麵撞向她的大卡車中逃脫。幸運的是,上天憐憫她,讓她重過自新。這一世,陸臻隻想做三件事。報仇,找到她的父親,賺點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娛樂圈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絕對是陸臻。

陸臻七歲因為一則廣告進入娛樂圈。

八歲那年,她在一部喜劇中扮演妹妹一角,一舉成名。

...

十七歲時,她出演了電影《遠古》後涉足電影界。

第二年,陸臻在《美人》中飾演女演員嶽琴一角。

她受到大家的喜愛,並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獎。

20歲那年,在電影《清河灣》中,陸臻飾演了兩個角色。

憑藉精湛的演技,她同時獲得了金像獎和金馬獎。

同年,《清河灣》在海外播出,她的名氣也隨之上升。

在巴黎國際電影節上獲得最佳女演員獎,進一步推進了她的演藝事業。

在她成為國際影後後,有人整理了她獲得的獎項,並得出結論,她幾乎獲得了所有獎項。

在短短十三年的時間裡,她拍攝了各種廣告、綜藝、電影、電視劇。

無一例外,任何有她的節目都會流行起來。

無數高階品牌找她代言自己的產品,國內外著名導演紛紛開出報價,希望她能出演自己的作品。

那個時候,冇有人能和她競爭。

20歲後,她的生活永遠改變了。

上半年,她就像一顆明珠,讓大家珍惜、仰望。

下半年,她聲名狼藉,被大家鄙視。

在一部電視劇的收官會上,她被注射了很多毒品。

該藥物質量低下。

一旦她上癮了,戒菸就不容易了。

由於藥物的影響,她養成了壞脾氣。

一旦她的毒癮發作,她會覺得好像有無數的蟲子在撓她的心。

她忽略了自己正在拍戲的事實,跑到洗手間吸毒。

她知道自己已經走到了儘頭,但她不敢戒毒,也不想放棄現在的生活。

漸漸地,各種醜聞被曝光。

有傳言說她被困住了,找了替身來表演她的戲,欺負新手,是一個經常酒後駕車的酒鬼,並通過選角沙法獲得了她的角色。

甚至有傳言說她賭博、逃稅、吸毒。

起初,仍然有大量粉絲在尋找證據來洗清她的名字。

誰也不相信,他們看著長大的女孩,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但隨著越來越多的醜聞出現,他們也變得可疑起來。

讓她定罪的是一條新聞,在當天的熱門搜尋中名列前茅。

【陸臻因吸毒被羈押14天。

她所有的罪行似乎都是無可辯駁的。

兩輛車相撞的疼痛瞬間傳遍了陸臻的全身。

陸臻痛得意識模糊。

那一刻,時間慢了下來。

過去的記憶在她的腦海中浮現。

陸臻嘲諷地笑了笑。

混有鮮血的淚水從她的臉上滑落,彷彿是血淚。

她的身體被壓在車底下,模糊的視線被固定在占據辦公樓整麵牆的LED螢幕上。

上麵有一張男人的照片。

那是一箇中年男人。

他長得很帥,性情沉穩。

儘管他年紀大了,但他有一種無與倫比的魅力。

光是看著照片就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仔細一看,那人的臉竟然和陸臻很像。

陸臻看到這個男人的心就開始疼了。

突然,一雙高跟鞋停在了她的麵前,女人緩緩蹲了下來。

“陸臻,你居然想用你的車碾過我?嘿!隻有你會想到這麼愚蠢的事情。

聽到熟悉的聲音,陸臻咬牙切齒的說道。

“陸柔!”陸臻每說一句話,鮮血就從嘴裡流了出來,彷彿在哭泣著血淚。

她曾經溺愛的姐姐,也是設置她的人。

陸臻看著LED螢幕上黑白照片中的人,心中一陣悲哀。

“爸爸,我們真的是父女。

我們倆都是由同一個人建立的。

“陸臻,這一次,你爹也死了。

我終於不用擔心自己的身份被暴露了。

你們兩個可以在地下重逢!你也可以承認你的親戚,哈哈哈!

陸柔的笑聲就像一把利劍刺進了陸臻的胸膛,讓她流血不止。

“陸柔,你會遭受報應的。

總有一天,我會看著你遭受報應。

陸臻斷斷續續地說著話,嘴裡不停地湧出鮮血。

她無奈地看著陸柔帶著勝利的笑容走開......

她很憤慨!她後悔了!

如果她在意識到自己被注射了毒品後報警,那些誹謗性的言論會不會出現?

如果她在發現父親把陸柔誤認為她的時候及時糾正他,她的父親現在還活著嗎?

苟。

她這輩子有太多的遺憾。

要是她能重新開始就好了......

很快,陸柔的死訊又上了新聞。

互聯網上有一些令人遺憾的評論,但它們被詛咒和慶祝所掩蓋。

下葬當天,因為陸柔無家不仁,名聲不好,前來參拜的人並不多。

不到十人中,一個身材苗條儒雅的男子在墓碑前放了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對不起,我來得太晚了。



“姐姐,對不起。

我冇有好好照顧你。

醒醒吧!

陸臻還冇醒來,就聽到了一聲哀嚎。

這個聲音......屬於陸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