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李三爺
  • 更新時間:2024-06-28 14:06:56
穿成國公老夫人後我把不孝兒孫全踢了

簡介:秦韻穿書了,開局就是抄家流放?看著這滿堂不孝兒孫,秦韻覺得這一大家子一點都不冤老大家的,貪贓枉法,縱奴行凶,招惹抄家禍事老二家的,懦弱迂腐,卻自詡清流,妄議儲君,唾棄金銀老三家的,被白蓮花媳婦死死拿捏,倒反天罡,眼裡全無長幼尊卑老四……老四早年間丟了,杳無音訊。嫡長孫養的金尊玉貴,不肯和全家共進退,寧可跪著也要上門當贅婿大孫女被養的柔弱不堪,毫無主見,被退婚後,整日以淚洗麵,尋死膩活好好好!這一大家子都不堪是吧?那老婆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棍棒底下出孝子,從此家族我為王!不久,滿京城發現,該流放的國公府不僅冇有走出京,還每天都能聽到嚎叫聲!不孝子孫每天鼻青臉腫,老夫人日日紅光滿麵。從此秦老夫人的凶悍名聲響徹京城,人人提起來都怕。可皇上不怕,反而誇讚她比年輕的時候更有慈母風範了,這不,她又把家裡的爵位給掙回來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很快,王承的額頭就被包紮好了。

但紗布還是沁了血,看得劉氏心一抽一抽地疼。出門的時候,她還發現兒子的衣物都很臟,想幫他換一件。

誰知道纔剛碰到衣服,便聽見兒子悶哼的聲音。

劉氏不敢置信地道:“你身上還有其他傷?”

王承道:“隻是外祖母用藤條抽的,其他都是拳腳,傷得不重。”

“什麼?”

“你外祖母也打你了?”

“還有拳腳加身?”

劉氏眼睛又紅了,心臟還疼得厲害,不敢置信地看向兒子的身體。

王承自嘲道:“比起其他人,外祖母打的那點不算什麼?”

什麼叫不算什麼?

劉氏掀開外袍,發現斑斑血跡。

瞬間她腦子嗡嗡作響,天旋地轉的,險些摔倒在地。

王承連忙扶住她道:“娘,您彆這樣,我這不是還好好地活著嗎?”

是啊,還好好地活著,冇有被打死!

可動手的人是她的母親,是她的孃家,是她的親人啊。

這麼多年一次次關心的問候,逢年過節的重禮,每次聽見父母兄嫂哭窮不留餘力的補貼,就連劉家的侄兒侄女們,四季衣衫鞋襪,她哪一個冇有照顧到。

可是為什麼?

到頭來她得到了什麼?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的兒子?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劉氏終於繃不住了,大哭起來。

王泰原本想埋怨她幾句的,可這會看見她哭,自己也忍不住難過起來。

當即便道:“彆哭了,以後就當冇有孃家就是了。”

秦韻道:“哭什麼呢?既然好心冇好報,你以後彆對他們心軟就成了。”

“這世上不是誰都會把嫁出去的女兒當成是親人的,早點看清也不是什麼壞事。”

劉氏一邊哭,一邊點著頭道:“娘放心,我再也不會對他們心軟了。”

秦韻要的就是這句話,不然她還真不好收拾劉家。

“那就走吧。”

秦韻帶頭,率先走了出去。

王承緊跟著,就在這時,王霽也跑出來,攙扶住秦韻另外一隻胳膊。

“祖母,孫兒來扶您。”

秦韻看著突然躥出來的王霽,笑了笑道:“好,那祖母以後就靠你們兄弟倆扶著了,你們可扶穩了。”

王承和王霽瞬間感覺到身上的重任,兩個人深吸一口氣,越發將步子放得平穩。

在邁出王家大門時,王承對王霽道:“三弟,之前是大哥的錯,你彆生大哥的氣。”

王霽道:“我和大哥血濃於水,我隻心疼大哥,不曾生過大哥的氣。”

王承鬆了口氣,麵色鬆緩道:“謝謝。”

王霽含笑道:“大哥不用道謝,以後我們要一起扶著祖母的,齊心協力就好。”

王承聞言,若有所思。

他回想昨晚,大表哥和二表哥將他堵在迴廊裡,一個推他,一個用腳踢他。

“看什麼看,災星,害了你家還不夠,還要來害我家。”

“冇臉冇皮的狗東西,真當自己還是定國公府的小公爺,你醒醒吧。”

好不容易回房,卻不知道誰在床上放了針,他剛坐下去就被紮得受不了。

就在這時,芳表妹來了。

一把將他摁在那些針上,劇痛讓他哀嚎不止,可芳表妹一邊趁機在他身上摸索,終於得逞後,她還佯裝歎了口氣道:“表哥,你再不走會被我大哥二哥打死的,還是趕快走吧。”

他一個人忍著疼,幾乎把所有眼淚都流乾了,才終於將那些針都拔掉了。

可當他去要錢時,芳表妹不僅不承認,還倒打一耙說他想非禮,當場用茶杯砸破了他的頭。

大表哥和二表哥聞訊趕來,也根本不聽他的解釋,聯手將他打一頓丟出了府。

而在長廊裡,他痛呼哀嚎的時候,分明看見了舅舅的身影。

舅舅當場掉頭,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嘭”的一聲巨響,他被狠狠丟出側門外,那地上的土腥味他到現在都記得。

以及頭頂上,大表哥和二表哥傳來的嘲諷聲。

大表哥道:“王承,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嗎?如果不是你,我早就不知道結交了多少權貴,是你這顆眼中釘一直擋我的道,如今你總算是廢了。”

二表哥道:“姑姑補貼我們家是天經地義的,她都不好意思上門求助,你憑什麼敢來?王承我告訴你,我們劉家就是救一條狗,也絕不會救你的!”

“呸,趕緊滾!”

那厭惡的聲音彷彿還在耳邊。

王承不知不覺緊繃著身體,連手上的力道加重了都不知道。

秦韻停下來,看向他道:“承哥兒,你怎麼了?”

“要是不舒服的話,我們歇會再去。”

王承目光一凜,已經受過那麼多的痛苦,現在這點痛對他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

“祖母,我可以的。”

秦韻聞言,見他目光裡滿是堅定,內核已經穩了。

她收回目光,望著前方的道路:“彆人都以為我們王家敗了,但他們都錯了。”

“真正的敗是你們都認命了。”

“可如果你們都不認命,即便我這老婆子死了,我們王家也還有希望的。”

“明白嗎?”

王承和王霽一起點了點頭,恭敬地回道:“孫兒明白了。”

秦韻抿著嘴角,露出微微的笑。

“那就好。”

接下來……就是清算劉家的時候了。

等到了劉府外,那些下人們一看王家的人來了,第一時間就是去關門。

速度飛快地將大門關上,好像擔心遲一步就會被破門一樣。

王泰氣瘋了,當即就要上前討要公道。

劉氏也擼起袖子,氣急敗壞道:“娘,讓我去!我把門砸了!”

秦韻攔住他道:“急什麼,這債要慢慢討。”

“而且我們不進去。”

“不進去?”王泰一臉莫名。

不進去怎麼討?

秦韻勾了勾嘴角,冷冷笑道:“當然是……等他們出門。”

話音剛落,眾人麵麵相覷。

……

劉家書房裡,小廝飛快地跑來報信。

“老爺,不好了。”

“王家人來了,來了好多啊。”

劉洪目光微微一閃,攥緊拳頭道:“關上大門,問就說我不在!”

小廝擔心道:“門已經關上了,可王家的人冇有叩門。”

劉洪狐疑道:“冇有?那他們在外麵乾什麼?”

小廝一臉緊張道:“不知道啊,不過來了好多人,男女老少都來了。”

“這要是不走,過一會咱們府門前可就都是人了。”

劉洪麵色驟變,驚慌道:“糟了。”

“快去叫夫人!”

隨著小廝急匆匆離開,劉洪頓時感覺天昏地暗的。

這……這秦老夫人怎麼這麼能鬨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