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酥酥灬
  • 更新時間:2024-07-01 08:01:01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簡介:彆人穿書當女主,她卻穿成了炮灰女配。女配不女配的不重要,炮灰攻略任務結束後就可以鹹魚躺了。靠著上天恩賜的金手指,她苟著發育。一路打怪升級,遠離炮灰命運,成為自己的主角。可,偏偏,男主偏離主線黑化了!“從今天起,你要代替原女主,救贖男主!”麵對係統命令,她汗流浹背。過去,自己做任務太認真,這一次,完蛋完蛋了!瘋批的他麵對前麵飆戲的自己,又當如何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你在這做什麼?”

看著沈未靠近,葉以裳用力掐了自己一把,疼痛讓她眼中泛起點點淚花,更顯楚楚動人:

“這隻小麻雀好像受傷了,我想將它送回巢裡。”

她語氣懇切,像是真的焦急不已,抬手將掌心中還在掙紮的麻雀遞上前去,柔聲道:

“陛下可否幫幫忙?”

沈未的眼神變得有些怪異起來,先是看了一眼那不停撲騰的麻雀,再是上下打量著麵前一身白衣,頗為素雅的葉以裳。

“你?救麻雀?”

他的語氣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般。

“是的。”葉以裳重重的點了點頭。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

沈未挑眉,饒有興致的看著麵前大言不慚的人兒,開口戳穿道:

“以前你經常烤麻雀吃。”

“……”

葉以裳恨不得給自己腦袋來上一拳。

她怎麼就忘了這檔子事呢?

以前沈未不受寵愛,她們姐弟倆經常餓肚子,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開始研究如何打鳥,打了不知道多少麻雀用來裹腹。

既如此,她也隻能硬著頭皮反駁: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彆拿以前說現在!”

沈未恍然大悟的輕點下巴:

“你的意思是?現在良心發現,懂的愛護麻雀了?”

“那是當然,過了這麼多年,我自然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葉以裳故作天真的眨巴眨巴眼睛:

“陛下可能對現在的我不太瞭解,現在的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善良、天真……”

“它的翅膀是被彈弓打傷的。”

沈未一句話讓她當場僵住。

“定然是有人閒來無事,用彈弓打傷了它!”

葉以裳義正言辭道。

沈未彎起眼角,似笑非笑:

“和你的手法如出一轍。”

“……”

大哥,你這記憶力未免也太好了一點吧?

葉以裳是萬萬冇想到,沈未竟然連她打鳥的手法都能記住。

這不尷尬了?

事已至此,她隻能強顏歡笑,死不承認:

“陛下說笑了,臣妾早就不碰那種……凶殘之物了。”

“是嗎?”

沈未雖點著頭,但眼中無比清明,淡淡道:

“既然純寧皇後如此有愛心,那就自己把它送回去吧。”

“啊?”

葉以裳瞳孔地震。

她雖然會打鳥,但不會爬樹啊!

沈未卻不依不饒:

“怎麼不願?莫不是裝出來的?”

葉以裳隻能咬牙切齒的笑道:

“……臣妾是覺得,不宜在陛下麵前露出那般不雅模樣。”

沈未輕笑一聲,碎髮隨風而動,那雙醉人的黑眸中,沉澱著滿滿佳釀卻如冰雪:

“姐姐什麼模樣我冇見過?”

葉以裳呼吸一滯,差點被他這等繾綣的語氣晃了心神。

等回過神來時,隻見對方已經雙手抱臂,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

“……”

去就去!

葉以裳隻能低頭認栽,將麻雀用手帕包好放進口袋,抬手攀爬上粗糙的樹乾,用力一蹬,險險爬上去半分。

太陽的照射之下,她吃力的往上攀爬著,每爬上去一分,就會滑下來半分,隻能以龜速一點點往上挪。

皇天不負有心人,隨著時間流逝,她終於爬到鳥巢邊,將麻雀放回巢中,抬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正打算下去時,看著身下的土地,葉以裳忍不住心驚肉跳了一下。

以前怎麼冇發現,她居然還有點恐高?

“怎麼,皇後是想在上麵過夜?”

沈未的聲音遠遠傳來。

葉以裳暗自咬牙,隻能顫抖著抬腳往下攀爬,可光是爬上來已經耗費了不少氣力,加上因恐高帶來的緊張,雙腿都有些踩不穩。

汗水滑落入眼,刺痛模糊了雙眼,葉以裳隻能仰起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希望能夠看清些。

炫目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落在眼中,似是因為忙前忙後一直冇來得及吃飯的緣故,她直覺大腦一陣暈眩,腳下驀地踩空,整個人宛如樹葉往下墜落。

狂風於耳畔呼嘯,她緊緊閉上雙眼,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暇去想。

意料之中的疼痛並未到來,隻感覺一雙堅實有力的大手穩穩托住她的身體,帶著淡淡的檀木香氣。

葉以裳小心翼翼的睜開雙眼,眼前是沈未放大的俊臉。

水眸中浮現一絲不敢置信。

他居然抬手接住了她?

按照尿性,不應該冷眼看著她摔斷腿,才比較符合人設嗎?

剛想著他還有幾分人性,那雙大手便驟然鬆開,還冇來得及反應的葉以裳頓時屁股落地,疼得呲牙咧嘴。

“戲看完了,告辭。”

冷冷的撂下這句話,沈未頭也不回的抬腳離開。

葉以裳揉著屁股起身,回想起自己今天一係列操作,隻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宿主,要不還是放棄小白花計劃吧。」

係統似乎都有些看不下去,出聲提議。

葉以裳不樂意了:

「怎麼了?很不適合嗎?」

「蠻詭異的。」

「滾滾滾!」

——

不知不覺,很快便到了宴會當天,一大早,葉以裳還躺在床做著美夢,便被小翠給強製喚醒,拉起來梳妝打扮。

“今天不是舉行晚宴嗎?冇必要這麼早打扮吧?”

打了個哈欠,葉以裳睡眼惺忪的說道。

“這是娘娘第一次在所有人麵前露臉,定然要豔壓群芳纔是!”

小翠乾勁十足的弄起髮型,恨不得雙手掄出火星子纔好。

“好好好。”

葉以裳認命的閉上眼睛打起小盹。

她對豔壓群芳冇有一點興趣,隻要能完成任務,讓沈未得以救贖,就夠了。

不過小翠這麼有乾勁也是好事。

等到打扮結束時,已經過去了一個上午。

“娘娘,可還滿意?”

一襲刺繡牡丹碧霞羅,逶迤拖地的粉色水仙散花裙,身披金絲薄紗,青絲也被盤起,低垂鬢髮斜插純金鑲嵌珍珠步搖,膚若凝脂,入豔三分。

看著銅鏡中的自己,葉以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回想起上次如此盛裝打扮,還是在大婚當天。

“很美,辛苦你了。”

她由衷的道謝。

“都是奴婢該做的。”

小翠像討到糖吃的小孩般笑的開心,又略帶遺憾道:

“隻可惜這首飾實在是少了些,不然定會更加美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