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路過的甲鬥王
  • 更新時間:2024-06-19 16:38:09
盜墓者:消失的爸爸

簡介:我爺爺是傳說中的盜墓賊,為了繼承家業,我毫不猶豫選了考古係。自我記事起,爸爸媽媽便離我而去,無影無蹤。大學畢業那天,某個神秘女人送來了一枚九竅玉。漸漸的,她一步步把我拉進了盜墓者的世界,一去不複返。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從我記事起,爺爺就經常跟我唸叨,說我們李家祖上,那是住在西安城的皇宮裡,是貨真價實的王公貴族。

可一旦我問起是哪個皇族,又為什麼要千裡迢迢搬來湖南,他就不肯往下說了。

我一直覺得,爺爺是個很神秘的人,他經常會出遠門,短則十天長則半個月,但是從來不說要去哪裡,去做什麼。

每次回來,都是半夜,身上總是帶著一絲難聞的土腥味,偶爾還夾雜著若隱若現的臭味。

到我十歲的時候,他身上長出了一些紅點,手腳連帶著脖子臉上都有,看著跟我小時候出痘一樣。

隻是出痘會好,爺爺身上的紅點,卻是越長越多。

到後來,連脖子臉上都長滿了,村裡人背地裡都說他老不正經,染上了臟病。

就連我媽,看到我爺爺都是滿臉嫌棄,天天鬨著要分家。

要不是我爸壓著,這個家早就散了。

好在爺爺常年不著家,日子倒也能湊合過,我爸媽偶爾還是會拌嘴,但是大部分時候過的也算甜蜜。

至於我,天天揹著書包上學,偶爾被人罵小臟種,打一架也就完事了。

我一直以為日子就會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下去,等我長大了娶個媳婦,生個孩子,這輩子也就過去了。

直到我十七歲那年暑假。

我至今還記得那天的情況。

向來都是半夜纔回家的爺爺,破天荒的早上回了家。

我們正在吃早飯,他一進門就不錯眼的盯著我爸和我,看到最後,竟是連眼珠子都紅了。

然後一頭栽到了地上。

我爸跟瘋了一樣衝過去,一把扒開了我爺爺的衣服。

接下來我看到的東西,這輩子都忘不掉!

我爺爺胸口處,居然到處都是湧動著的蟲子!

一條條猩紅的蟲子從他皮膚下鑽出來,不停扭動著身體。

噁心又詭異。

我媽的碗掉在了地上,嗷的一嗓子就跑了。

我爸臉色大變,連忙追了出去。

就在此時,爺爺卻是醒了過來。

他艱難的對我招手:“乖孫彆怕,我這不是臟病。”

“這是我從地底下帶出來的屍毒,你爸有,你身上也有。”

他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不僅是胸口,就連身上其他地方的紅點,都開始有蟲子掙紮著往外鑽。

“爺爺你……你彆嚇我啊!”

我渾身發抖,想要上前卻又不敢。

這一幕,太駭人了!

爺爺死死盯著我,嘴唇蠕動著。

我強忍害怕,掙紮著爬了過去:“爺爺,你想說什麼?”

“這蟲子能吃,挺好吃的,待會可以嚐嚐。”

說完就一把推開我,摸出一個打火機點燃了自己的衣服。

轟的一聲,大火瞬間將他整個人籠罩其中。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奇異的香味。

小時候摘了蜂窩,裡頭的蜂蛹用油炒了,又香又脆,就是這個味道。

格外勾人。

隻是著火的是我爺爺啊!

等我喊了人,把火撲滅後,我爺爺已經被燒焦了。

那些蟲子,更是燒的半點不剩。

按照村裡的規矩,死了人,那得停屍三天。

這三天裡,所有親朋好友都要來弔唁,順便請人看風水挖墓穴。

等墓穴弄好之後,才能入葬。

可我爸卻是當天中午就請人挖了墳,下午就把我爺爺給埋了。

當晚,我爸媽吵了起來,吵的很厲害。

我隱約中,聽到了‘詛咒’之類的字眼,再聽時,就被我爸趕回自己房間了,而他們說話的聲音也低了很多,聽不見了。

第二天,我爸消失了。

一起消失的,還有我掛在脖子上的一塊玉牌,那是我爺爺送我的東西。

不管我問什麼,我媽都不說話,隻沉默著在廚房蒸饅頭。

等到第十屜饅頭出籠,她說要去小賣部買點東西,然後再也冇有回來。

我成了孤兒,除了壓在枕頭下的兩千塊錢和十屜饅頭之外,什麼都冇有了。

村裡人說看到我媽跟男人跑了,嬉笑著叫我小野種,又說我身上也有臟病,讓自家小孩離我遠點。

最艱難的時候,我甚至連著四天冇吃過任何東西,靠學校廁所的自來水活著。

好在世上總是好心人多,高中校長找到了我,說給我申請了助學金,我熬過來了,甚至高考還考了一個不錯的成績。

奇怪的是,到了大學,助學金還冇停,每個月兩千塊錢,總能準時打到我卡上。

我問過校長,他卻隻說是我成績好,社會上的好心人資助的,我便不再多問了。

助學金一直給到我大三才斷掉,不過那會我已經能做兼職養活自己了。

其實後來我已經明白了,我爺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盜墓賊。

所以大學選專業時,我毫不猶豫選了考古係。

不僅僅是因為他當年說的話,更因為我想探尋他所探尋過的那個世界!

大學生活很枯燥,卻也很充實,我一邊打工一邊學習,一轉眼便到了大四。

這期間,我冇有收到任何關於我爸媽的訊息,心裡隻當他們死了。

反正這幾年,他們都冇管過我。

直到大四快結束時,我的生活中,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

……

實習時,我在白雲區那邊的城中村租了個單間,一個月五百塊錢。

那天夜裡,我加完班回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一進門,就被人按在了桌子上。

脖子上冰冷的觸感提醒我,應該是遇到了入室搶劫。

我斜著眼往後看,隻能看到一雙腳。

緊身牛仔褲,黑色馬丁靴。

居然是個女的。

一個東西出現在我麵前。

這是一塊拇指大小的玉蟬,整體灰濛濛的,頭部被什麼東西給侵蝕了,成了黑色。

成色極差,還透著一絲熟悉的臭味。

我學的是考古,這一門課,要學的東西雜亂的很,其中就包括了各色墓葬品的類彆。

所以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一枚九竅玉。

早在西周時,古人便有了殮玉的習俗,隻是那時候一般隻有玉冥巾,也就是在織物上縫綴玉片,覆蓋在死者麵部。

甚至直接以玉雕琢成人臉模樣,將死者整張臉都擋住。

而殮玉製度,發展到漢代時,逐漸趨於完善,除了玉冥巾之外,還出現了玉衣玉眼蓋,乃至於玉九塞。

玉九塞,又被稱為九竅玉。

顧名思義,就是把玉雕琢成各色模樣,將死者九竅儘數塞住,以此來保證精氣不外泄,達到肉身不腐,靈魂長存的目的。

而眼前的這枚玉蟬,是用在死者口中的。

“這是什麼東西,哪個朝代的,值多少錢。”

身後傳來冷冰冰的聲音:“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說不出來我就殺了你!”

脖子上的銳痛提醒著我,她不是嚇唬我。

好在這事難不倒我。

我直接告訴她:“這玩意是玉九塞中的口塞,漢代的東西,成色太差,頂天幾萬塊!”

剛說完,脖子一輕,整個人被拉了起來。

緊接著腿彎一痛,我便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

然後那人開口了:“有點用處,磕頭拜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