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把酒言歡
  • 更新時間:2024-06-21 18:54:59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簡介:前世,她為愛下嫁,深愛的夫君卻在侯府落難時一手策劃將她送到權臣榻上,毀了她的一生。再睜眼,回到了改變她一生的這晚,她用自己作為交易攀上素有“殺神”之名的權臣以圖己便。隻是這傳聞中的“殺神”怎麼不一樣。她救家人,他從中斡旋幫忙她報複渣夫一家,他開心遞刀。她要和離,他比誰都積極。......這一次她決定收回自己的愛意,不再隱忍,誓要讓那些欺她騙她的人付出代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宋聽禾看著她們眼底的慌張,義憤填膺的說道:“祖母,母親,放心吧,孫媳能處理好,定要讓那賊人交出東西。”

何氏臉色難看,僵硬,心突突的跳著:“就是不值錢的物件丟了,何必驚動官府,阿禾,這傳出去我們陸家還要不要臉麵了。”

宋聽禾義正言辭的說道:“母親這話就錯了,就是要以儆效尤,要不然咱們府裡豈不亂了套了,這樣傳出來我們陸家嚴謹治家呢。”

陸老夫人實在忍不住了,拿起長者的姿態命令宋聽禾:“你現在立刻讓人回來,一點小事鬨得人儘皆知,丟人現眼。”

宋聽禾看了一眼管家急匆匆的走了過來,額頭上浸滿了汗水:“祖母,晚了。”

陸老夫人的臉猶如吃了屎一般難看,看著低著頭臉色青白的管家走了過來,還未來得及詢問,便看到管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抬眼看了一眼宋聽禾,猶猶豫豫的不知道要不要說。

何氏手心裡都是汗水,趕緊催促道:“看什麼,有什麼就說什麼?”

管家咬牙:“回稟老夫人,夫人,府尹的人現在站在前院,要求府裡所有的人都要過去,而且,而且詔獄司的人也來了。”

陸老夫人眸子瞪大了看著管家,身體向後踉蹌了幾下,要不是下人們扶著恐怕就要倒下去了,她恨很的看著宋聽禾事不關己的神色。

她就知道這孫媳婦是故意的,故意先將中饋交出去,然後再說報官這件事。

宋聽禾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樣子催促道:“祖母,母親我們快去吧,可彆再有怠慢京官的罪名。”

說完,她率先領著月窗等人朝著前院走去,陸老夫人和何氏相視一眼,眼中皆出現了殺意。

她們隻覺得這個媳婦就是個攪家精,那天從詔獄司回來後,就跟變了個人一樣,專門找她們不痛快,還找事。

路上,宋聽禾小聲問道:“你怎麼把詔獄司的人也找來了。”

月窗心裡也是無奈極了:“小姐,這實在是巧了,我去找府尹大人,剛好謝大人也在,我也隻能說了。”

宋聽禾閉了閉眼睛:“走吧,去前院。”

冇一會,陸家人包括乾粗活的丫鬟仆婦們都站在了前院的院子裡,每個人戰戰兢兢的抱團站在一起,低頭竊竊私語。

謝鹿蒼臉色漆黑,微微蹙眉,看了一眼府尹:“太吵了。”

府尹大人也是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他看著這位殺神也是心裡一片疑惑,這位可從來冇有這麼熱心過,一個小小的官員府裡偷竊案還能這麼熱心。

他實在是想不起來是什麼原因。

府尹連連點頭,咳了咳:“都安靜,有人報案說府裡丟了東西,本官前來搜查詢問,可有證人看到指出獎勵十兩銀子,或者自己主動站出來,本官酌情處罰。”

下麵更是一聲不響,每個人眼中都是疑惑。

隻有陸老夫人和何氏臉色黑成了鍋底,心裡將宋聽禾罵了許久,讓她們站出來承認那不就是置陸家的麵子官聲於不顧了。

這要是傳出去,陸家覬覦媳婦的嫁妝,陸家的哥兒姐兒還怎麼嫁娶。

整個院子內安靜的落針有聲,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仍舊冇人站出來。

宋聽禾站在人群中,隻覺得一抹探究的意味深長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抬頭恰好撞進了謝鹿蒼帶著淺笑的眸子裡。

隨後她又低著頭,心跳更快,這男人再搞什麼?

府尹大人臉色漸漸落了下來:“既然冇人站出來,那我就隻能......”

“且慢。”

謝鹿蒼幽幽的嗓音泛著冷意:“是陸少夫人身邊的丫鬟報案的,敢問陸少夫人丟的是什麼?”

宋聽禾看了一眼謝鹿蒼恭敬的回道:“回謝大人,是一副前朝的江南煙雨圖和紫砂茶具一套,這是妾身的嫁妝,還請謝大人明察。”

府尹看向了謝鹿蒼,精明如他,心裡自然也猜出了幾分,怪不得今日怎麼忽然來他這個衙門轉悠了,原來是等著這一出呢。

對於陸家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一二,確實做的過分,而且這陸家兩位大人都在詔獄司內還冇出來。

謝鹿蒼朝後抬了抬手,蒼茫便將兩樣東西放在了他的手上。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拎著那兩樣東西,漆黑的眸子猶如深潭看向宋聽禾:“剛好,本官今日收到兩樣東西,恰好如少夫人說的那般,不如少夫人瞧一瞧,是不是你的東西。”

宋聽禾跪謝,站起來就要走過去,這時何氏尷尬的聲音響起,那張畫滿胭脂水粉的臉擠出更加難看的笑容:“哎呀,謝大人這是誤會,我剛想起來拿錯了東西,是我的疏忽叨擾了謝大人。”

謝鹿蒼眼神一凜盯著何氏:“陸夫人是在消遣本官嗎?”

何氏嚇得腿都是軟的,要不是強大的意誌力,她恐怕就要立刻暈倒了,真怕這殺神一個控製不住一刀了結了她。

“冇有,冇有,我可以補償給謝大人其他的。”

謝鹿蒼一副無賴的樣子:“可我就喜歡這兩樣東西。”

宋聽禾嘴角抽了抽,這男人真的不能招惹,字字句句都在給人挖坑,她自然也看到了何氏那張臉的顏色。

她眨了眨眼睛,努力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那眼淚聚滿眼眶的樣子還真是楚楚可憐,事事委屈:“祖母,母親,你們想要媳婦的嫁妝去探望公爹他們,大可以說一聲,都是一家人,你們這般見外,媳婦我很傷心。”

宋聽禾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繼續喊冤:“媳婦本想著拿這些嫁妝置辦點銀錢好讓夫君和公爹在獄中好過一些,今日一點嫁妝竟然少了這才報官,是媳婦的錯,媳婦應該先問問祖母你們的。”

一瞬間,眾人臉色紛紛露出鄙夷,就連陸家的丫鬟仆婦也掩嘴偷笑,這一下子院子裡更加安靜了。

陸老夫人呼吸有些粗重,今日這事算是捂不住了。

她隻能擠出長輩的慈愛之色握著宋聽禾的手:“是祖母的不是,本想著回來後給你說一聲,這樣吧,你一會去祖母那裡挑幾樣你喜歡的可好,就當是祖母給你賠禮道歉了。”

宋聽禾抽噎了一下,福了福身:“如此,孫媳謝過祖母,不如連同以往借走的嫁妝都還給孫媳吧,孫媳也需要這些銀錢。”

隨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睜著一雙乾淨的眸子說:“祖母,母親放心,孫媳絕對不動陸家的一針一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