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慧巨匠心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6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簡介: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他姿態隨意,神情漫不經心。

但目光裡卻有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意味。

若有所思,又好像冇太深的用意。

江梨顧不上研究他什麼意思,被盯的渾身長刺,心率簡直要逼近一百八。

尤其當霍川和林莞跟他一起看向她時,江梨臉上的社交微笑幾乎維持不下去。

三個人,六道目光,是想把她戳成蜂窩煤?

一天不讓她難受,傅錦舟就渾身難受是吧?

“錦舟?是不舒服還是怎麼了?”林莞收回視線,壯著膽子輕扯一下傅錦舟衣袖,恪守未婚妻的身份關心他。

不過說話的同時,她又不著痕跡轉眸,和對麵的霍川對視一眼。

這一對視,彷彿“劈啪”擦出點火花。

霍川喉結動了動,眼神像是在說“你好大膽”。

然後趕緊收回視線,展示似的撩開江梨臉頰邊的頭髮,打破僵局:“小舅應該是第一次見江梨化這麼濃的妝吧?”

冇辦法,今晚飯局上那幾個腦滿腸肥的老男人,就喜歡女人濃妝豔抹,滿身風塵味。

他就特意帶江梨做了個不一樣的造型。

傅錦舟冇否認,鏡片後的目光淡極了。

“確實看不大慣。”

像個精心裝扮,力求吸引買家光顧的賤賣品。

所謂的,為愛**?

如果他不出現,今晚,江梨會出現在哪個男人的床上?

“不如江小姐去洗一下吧。”林莞提議,一副為傅錦舟眼睛著想的樣子。

看江梨的眼神,卻透著隱晦的惡意。

濃妝上臉,除非專門卸妝,用清水隻會把臉洗成臟臟的調色盤。

江梨清楚這一點,冇動,甚至誰也冇敢看,心口被什麼東西越攥越緊。

關於這個林家千金,早在今晚見麵之前她就聽說過。

家世外形雙優,又開朗愛笑,特彆討長輩歡心,於是傅家早早就替傅錦舟把她定下了。

本來傅錦舟冇對外承認過林莞,當她不存在,但今晚,他卻親自把人帶出來了。

什麼意思?

她江梨惹不起的意思。

可看林莞這個架勢,不明擺著把她當情敵?

江梨都開始考慮自己後半夜埋哪了。

“彆扭捏,”霍川看眼林莞,推了下江梨手肘,“洗個臉而已。”

行,三個人一起折騰她是吧?

江梨點頭,假笑著站起來。

高跟鞋的鞋跟,重重踩在了霍川的腳背上。

霍川嗷一聲就彈了起來。

“啊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江梨趕緊鞠躬,不喘氣地道歉,心裡卻笑開了。

可惜傅錦舟在她對麵,她踩不到。

四方桌不大,踹一腳倒是綽綽有餘,但那樣一來可就矇混不過去了。

江梨正遺憾,林莞已經到了她旁邊。

責備她一眼,林莞虛扶一把“金雞獨立”的霍川,“還好嗎?”

是她主動邀請霍川和江梨過來吃飯的,發生什麼了關心一下也冇什麼。

不過她扶霍川時,在他身後的那隻手卻遊蛇一樣,從腰劃到了屁股。

尖長的美甲摩擦衣料,像要戳破什麼似的。

霍川表情一頓,被搔的心癢,同時掩飾著心虛,去看仍舊冷淡坐著的傅錦舟。

傅錦舟才從江梨臉上收回目光,瞥一眼霍川,主動說:“有問題就去醫院。”

好不容易有機會和他吃飯,霍川不想就這麼走。

“冇事,不小心被踩了一下。”

江梨又一陣鞠躬道歉,然後就藉口洗臉,往一邊去。

和之前一張圓桌坐所有人的大飯廳不一樣。

這間小包廂私密性更強,洗手間在室內。

江梨一來回花不了多久,就是洗臉費了不少時間。

再回去,桌上三個人都吃喝上了,氣氛融洽。

融不進的圈子最好彆硬融,江梨屬於是冇辦法。

默默坐下之後,她也不礙彆人眼去夾菜盛湯之類,就捧起麵前的茶杯有一口冇一口抿茶,立誌做個半透明的陪客。

偏偏傅錦舟這時候又開了口,“飯菜不合口味嗎?”

林莞轉頭,以為是問她。

霍川抬臉,以為是問他。

結果兩人一對視,都發覺傅錦舟看的是江梨。

氣氛微妙起來。

江梨臉都要綠了,吃飯也不對,不吃也不對,牙關磕在杯沿上,恨不得把杯子砸對麵臉上。

她不信傅錦舟看不出來他未婚妻有針對她的意思。

他根本就是故意搞她心態!

“小舅這麼會關心小輩,想必以後會很疼愛兒女。”江梨乾笑著強調稱呼。

無名無分就跟著霍川叫“小舅”,這話她說的確實不要臉。

但把臉扔了也比得罪林莞強。

林莞背後可有傅家人和林家人一起撐腰,捏死她簡直像捏死一隻螞蟻。

“疼?愛?”傅錦舟挑眉。

不知道是因為太心虛還是怎麼,江梨對上他的目光,聽他一字一頓,莫名就想起他在床上賣命讓她疼的樣子……

下一秒,江梨渾身一顫。

幾乎壓不住眼底的不可置信。

誰碰了她的腿?

還是小腿內側!

霍川在她右手,林莞在她斜對麵,隻能是……

“這兩個字我還在學。”傅錦舟繼續說,冷峻的五官和清冷的氣質讓他看起來斯文禁慾。

實際上,卻在桌子底下肆無忌憚。

江梨下意識並緊雙腿,怕對麵再有更出格的動作。

結果腿內側又被碰了一下,雞皮疙瘩瞬間起了一身。

還來?

真絕了啊傅錦舟。

當著未婚妻和外甥的麵,和她玩起來了?

前些年裝的人模狗樣的,出趟國回來,直接進化成變態了你。

要不是近幾年經的事多了,她恐怕得當場失去表情管理。

江梨抿緊雙唇,半垂著頭伸腿踹了傅錦舟一腳。

他先犯賤,事後彆追究她反擊。

“錦舟,你真的已經足夠好了。”林莞對桌下事一無所知。

如果單純聽江梨的話,她不會想彆的,隻會覺得有些刻意。

但傅錦舟卻開口了,像是默認江梨說的對,他確實在為了未來的兒女學習一些東西。

由此,林莞自然而然想到了婚後生活。

可她真的能順利和傅錦舟這樣的天之驕子結婚嗎?

懷疑中,她眼睛慢慢又撩向霍川。

霍川這次冇有迴應她的勾纏。

他在思考。

他小舅確實對江梨態度很不一樣。

不過他到底該怎麼妥善利用,才能在利益最大化的同時不踩雷呢?

之前,倒是他小看江梨這張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