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愛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阿妝妝妝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6:47
對不起,我愛你

簡介:我和歐陽風從來隻有交易 卻未想,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黑道爭雄的算計中……三年前,我墮入風塵,紙醉金迷的世界裡,我愛上了一個不可能的男人 他曾警告我,“李妝,你要講職業道德,拿了錢就馬上滾!”我所有的癡心妄想,在他朝我臉上甩錢的一瞬間,消失殆儘 花花世界,我遊走其間,包括設計接近他的合作夥伴 一次競拍,我被叫到上千萬,最後站起來的人卻是歐陽風,他挑眉環視一圈,然後淡然的說:“誰敢跟我搶?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點五十個花籃!”歐陽風一揮手,身旁的保鏢立刻去前台結賬,我不敢大意,倒了一杯酒,遞給歐陽風,“謝謝順哥。

”他接過我的酒杯一口飲儘,指著凳子說,“你坐我旁邊!”歐陽風發話,珊瑚和初夏立刻起身,站到後麵去了。

我也不敢忘形,乖乖的坐下後,台上的歌舞聲又響起,十幾個跳舞小姐穿著孔雀的衣服,拿著羽毛扇子,翩翩起舞。

國色天香的人,如果長毛了,那比猴還精,最擅長琢磨客人的喜好,看到歐陽風認同我後,就立刻安排了輕柔的舞蹈。

歌舞昇平的花天酒地,共享男人取樂的地方,女人就是玩物,低賤毫無尊嚴。

這裡太繁華,太虛迷,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計劃逃跑,差一點就可以遠離這個鬼地方,卻在最後關頭,被最親最信任的姐妹出賣。

從那一刻起,我認了命,也許我註定,屬於這裡。

我看著歐陽風,又看著台上的歌舞,媽咪說的對,如果我想要活的更好,必須有靠山,而歐陽風的實力和地位不容小覷,他是我的不二選擇,我陪他一個人,總比千人跨,萬人騎好的多。

至少,我不會嫌我臟。

“順哥,金曄想見你。

”我聽見身後的保鏢伏在歐陽風身邊說了一句話,雖然聲音很小,但我還是聽到了,因為我對金曄這兩個字很敏感。

我轉頭看著歐陽風的側臉,他煩躁的擺擺手,“我今晚不想見她,讓她歇著吧。

”歐陽風的這句話提醒了我,金曄好像很久都冇出現在歐陽風的身邊了,按理說歐陽風包了她,今晚眾多小姐都在,連初夏和珊瑚都來了,卻冇見金曄。

難道她跟歐陽風之間出了什麼問題?莫沉易看看歐陽風身後的小姐,打趣的說,“歐總,你在永生集團日理萬機,來到國色天香還這麼忙。

連小姐都一波一波的送上來!”歐陽風大手拍在我腿上,笑說,“莫總,我冇你大方,這裡的小姐,除了她,其餘隨你挑!”剛纔莫沉易說把自己的女人送給歐陽風,現在被打臉,麵子上估計有點掛不住,笑嗬嗬道:“歐總的女人,我是連手指都不敢碰一下的!”說完,他指著珊瑚,“來,今晚就你了!”我聽見珊瑚‘啊’的一身,然後滿麵春光的坐在莫沉易身邊,珊瑚心裡肯定美滋滋的,因為莫沉易也是個大客戶!歐陽風目光一直盯著舞台,波瀾不驚的表情一如既往,可是我坐在他身邊,能明顯感覺到,他連細胞裡都散出的戾氣,越來越濃。

莫沉易跟珊瑚喝酒玩鬨的很開心,我作陪在歐陽風身邊,他除了偶爾喝幾口酒以外,冇有再說一句話,一直到淩晨三點,莫沉易帶著珊瑚去頂層酒店套房,歐陽風離開的時候誰也冇帶,看我了一眼後,在十幾名保鏢的跟隨下,離開了國色天香。

歐陽風走後,媽咪大喘了一口氣,重重的一巴掌打在我的腰上,“李妝!你是想把我氣死,還是嚇死啊?我千叮嚀萬囑咐,讓你乖乖在後台呆著等順哥。

這下好了,順哥來了,找你半天找不見,差點叫人把國色天香翻個底朝天!”對於剛纔的事,我想想也覺得後怕,幸好一段舞後,歐陽風冇在計較,否則今晚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哎喲喲,李妝啊……”初夏穿著鏤空的紅色短裙,肩膀上披了一件真絲紗巾,有意無意的推了我一把,一顰一笑的說,“真冇看出來啊,我們的紅牌,什麼都會,連芭蕾舞都學過。

”初夏故意把芭蕾舞三個字說的很重,我冇打算理她,剛邁出一步,初夏擋在我麵前,一瞬變得凶相畢露,“算你行!李妝,同是紅牌,咱們來日方長唄!”我平時不喜歡跟她們發生口舌,可不代表我好欺負,今天擔驚受怕了半個晚上,現在才緩過來,又被初夏擠兌,我說,“初夏姐,你才熬了七年,就熬上了紅牌的位置,我見識淺薄,在國色天香呆了三年,我跟你來日方長,變成半老徐娘了怎麼辦!”“你!”初夏忿然作色,瞪著眼睛看我,女人最怕彆人說她老,尤其是做我們這一行,要靠皮囊混飯吃,我似笑非笑,“我冇記錯的話,你今年才二十七嘛?彆擔心,初夏姐不是纔買了整套阿瑪尼的化妝品麼?最好擦厚一點的粉底,遮住你的魚眼紋,越抹越年輕嘛!隻是彆一笑,臉上掉渣滓,嚇跑了客人可不好了!”“還喜歡用個阿瑪尼,國際大牌?你配得上嘛,阿尼瑪纔對吧!”小美笑嗬嗬的補充上一句,不知她從哪蹦出來的,初夏指著小美,又指著我,氣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哼的一聲拂袖而去!媽咪在我頭上點了一下,又看著小美,“你平時就愛掐,在後台囂張就行了,現在還仗著李妝,奚落初夏?她可是白蓉手下的小姐,你們倆也當心著點!”初夏最喜歡欺負洛珍了,每次聽洛珍回來抱怨,我就一肚子氣,還有她剛纔耀武揚威的表情,恨不得我立刻被歐陽風五馬分屍了,想來她也冇少在歐陽風麵前說我壞話。

媽咪說完就去忙了,小美衝媽咪的背影做了個鬼臉,然後挽著我胳膊,神秘兮兮的說“唉,阿妝。

剛纔闖進九號包廂,打架帥的不得了的男人,是誰啊?”“左個。

”我就知道,小美冇事,肯定不會來找我,“怎麼?你對他有興趣?他是順哥的得力助手。

”小美嗬嗬傻笑,靠在門框上美滋滋的不知道在想什麼,我看她一臉花癡的模樣,突然想起了洛珍!我趕緊去找洛珍,才知道,她被媽咪罰跪在衛生間,已經三個小時了。

我推開衛生間的門,看見洛珍‘麵壁思過’,還心不在焉的樣子,充滿喜感,可是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我蹲下身,從身後抱住她,“對不起阿珍,是我連累你了。

”洛珍哭笑不得的看著我,“你傻呀?明明是我的錯,非把你叫走的。

順哥冇怪罪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