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36
官場政路

簡介: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金倩已經徹底瘋狂了,她現在就感覺自己體內就像是集藏著一股火一樣,燒的她渾身都燥熱難耐,金倩緊緊的抱住劉明強,一隻手壓住劉明強的腦袋壓像自己的……劉明強也在金倩的身上體會到了與和江映雪身上不一樣的味道,一個是緊緻,一個是火熱。

少女與熟婦之間的不同可能也就在這吧,可這也就更讓劉明強迷醉……最後之剩下兩團爛泥一樣的倒在床上。

“你個壞蛋,弄的我痛死了,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金倩忍受著火辣辣的痛楚埋怨著劉明強。

“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錯吧,要不是你一次次地叫著還要還要,我哪能這麼對你呢。

”劉明強恬不知恥的道。

“你還說,就是你的不對。

”金倩也想起來自己前麵那非常妖豔的動作和話語當即羞紅了半邊臉。

“好好好,我承認,是我不對。

我保證,下次一定會非常的溫柔。

”劉明強笑著看著金倩害羞的摸樣投降了。

“這樣還好,不過,明強,會不會懷孕啊?。

”金倩轉過身子皺著眉頭問劉明強。

原因便是第一次兩人太過於激烈,而忘記了戴上早就準備好的,而劉明強在關鍵時候又冇有殺住車,冇來得及抽身出來便就在金倩的體內爆發了。

“應該不會吧,要不去買一盒避孕藥吧。

”劉明強也有點怕了,不置可否的道。

“不要,那東西對身體有很大的影響。

聽說吃多了以後便很難懷孕了。

”金倩搖頭道。

“那就算了,冇事,應該不會懷孕,假如真的懷孕了我們冇辦法,就抓緊時間結婚然後做好做父母的準備吧。

”劉明強想了一下後道,邊說邊掏出煙開始抽著。

“可是我都還冇有做好結婚的準備。

”金倩抱著劉明強的手臂道。

“結婚還要有什麼準備嗎,不過這事也不一定,假如懷孕了咱就結婚,假如冇懷孕那就隨你,你想什麼時候結婚就什麼時候結婚吧。

”劉明強一邊撫摸這金倩光滑的背部一邊道。

“隻能這樣子了,希望彆懷孕,聽說生孩子很痛苦。

”金倩若有所思的道。

劉明強笑了笑,這個問題他無權回答,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劉明強掏出手機一看,現在都已經一點半了。

劉明強在想著江映雪會不會一直在等自己呢?應該不會吧,這麼晚了她應該睡了。

想到這劉明強就冇有給江映雪發資訊。

而且身邊有金倩在也不方便。

劉明強抱著金倩便也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劉明強帶著金倩一起坐上了老王的車,先送金倩去了報社,然後再去接著金清平。

上午的時候劉明強便一直坐在辦公室裡麵寫著這篇給報社的稿子,這篇稿子有難度,因為冇有證據,所以便不能把問題定性,隻能是旁敲側擊地引導讀者,多問一些為什麼,比如明明在全國鋼材市場都火爆的情況就唯獨江南省鋼管廠一直處於虧損的境地,而且是一年比一年虧損的要多。

為什麼自從江南省鋼管廠換了新的領導班子之後就開始全麵的虧損等等問題。

從而達到一個既冇有點出是江南省鋼管廠的領導貪汙而又讓讀者充分相信江南省鋼管廠的領導一定就在貪汙。

要達到這兩個要求確實很難,劉明強一直就做在辦公室裡冥思苦想,逐字逐句地斟酌著用詞,這是為了避免萬一冇有查出什麼東西過來讓寫稿人“金倩。

”背上官司的這種可能性。

這也是用為什麼的原因,即使冇有查出來我也冇有說你貪汙啊。

劉明強還根據自己所瞭解的一些情況比如那天在鋼管廠和那些老人們的談話內容都寫了進去,著重寫了鋼管廠的領導可能勾結毆打舉報的員工的事情,當然,也隻是一為什麼的形式說出來的。

一個兩千多字的稿子劉明強是整整寫了一整天,這其中是修改了無數次,最後劉明強覺得自己再也從中找不到什麼欠妥的地方纔停筆。

當天下班便就又去找了金倩,兩人直接去了金倩的宿舍,一同把這份稿子又修改了一遍,當然,大致都冇有變,隻是金倩在稿子裡麵加上了一些記者用的一些常用計較罷了。

而後,不用說,兩人又是一番,但是最後金倩還是冇有讓劉明強留下來,她比劉明強的麵子還要薄的多。

留一個男人在自己的單身宿舍過夜她做不出來。

劉明強也是無奈地走了出去。

打個車回了自己的宿舍,然後把停在宿舍旁邊停車場的那輛豐田車給開了出來,直接去江映雪的家。

門衛早就認識了劉明強,在給劉明強打開車門的時候都會很恭敬的問候一聲“劉先生。

”。

劉明強直接把車開到了院子裡麵。

在外麵摁了兩聲喇叭提醒江映雪自己回來了,然後便打開車庫的門,把車開進了車庫。

當劉明強從車庫裡麵出來的時候江映雪早就站在院子裡等他了。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江映雪問道,劉明強這段時間很忙,而且由於省裡人大開完就要亂刀市裡了,而金清平是新上任的,所以各市的領導班子都會有一次大換血這是肯定的事情,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嘛,誰都不會用不聽自己話的人,現在是金清平掌權,所以金清平肯定會換上許多自己的人馬。

於是這便造就了最近來請劉明強出去**的人越來越多,劉明強也一心在想著為自己積聚人氣,所以大部分應酬都冇有推辭。

當然,答應出去應酬不代表劉明強就都答應了幫他們說話的條件,劉明強在答應幫忙在金清平那提點之前都會詳細的對這個人進行考察,看看是不是符合金清平的用人標準,假如符合劉明強便會深交,當然,這些送的禮劉明強也會照單全收。

而不符合的劉明強也隻是應付敷衍一下,彆人給的禮他也全部委婉的拒絕了,反正他是絕對不會去得罪人,這對他並冇有什麼好處。

“今天冇什麼事情,有個人找我的,不過挺不靠譜,所以我直接回絕了。

”劉明強說著走過去抱住了江映雪然後溫柔的道:“對不起,我昨天晚上冇有回來,事先冇有打電話通知你,讓你久等了吧,我下次不會了。

”。

“傻瓜,彆忘了,我隻是你的。

你有你的生活,我隻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我不會怪你的,不過無論多晚我都會等你的。

”江映雪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劉明強和自己的親密,劉明強一抱起她她便非常配合的摟著劉明強的脖子。

“想我了冇有,昨晚。

”劉明強在江映雪的耳邊吹著熱氣道,一邊抱著江映雪走進了房子。

“想。

”江映雪有點害羞的道。

“是哪裡想了?是不是下麵想了?。

”劉明強一進門便很是蕩的的江映雪,因為他覺得自己昨晚冇有回來讓江映雪等了自己一夜,覺得自己愧對江映雪,便決定補償江映雪,而補償的方式莫過於以身體上的滿足來對江映雪達到心理上的補償了。

“不跟你說了,你現在對我是越來越冇有樣子了。

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江映雪嬌羞地佯裝著推了劉明強的肩膀一下來示意自己要做掙脫劉明強的懷抱,隻是她手上根本就冇用什麼力氣。

“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對你?是不是這樣?。

”劉明強說完直接把江映雪給扔在了沙發上,然後壓了上去,直接吻住了江映雪的嘴唇,同時雙手直接把江映雪寬鬆的睡裙給魯到了胸口之上,由於是晚上,所以江映雪並冇有穿。

“啊,不……明強……咱們去臥室……。

”江映雪吐出了劉明強的舌頭後道。

她在認識劉明強之前一直是個挺保守的女人,雖然這段時間被劉明強調教的開放了許多,這其中就包括開始江映雪時隻接受男上女下的姿勢到現在江映雪已經可以用無數種姿勢和劉明強狂歡,但是即使如此,江映雪還是無法接受在客廳林做這種事。

即使客廳裡冇人。

“為什麼要去臥室,這裡不是更有情趣嗎?。

”劉明強在江映雪的耳邊輕輕的道,然後毫不猶豫的脫下自己的衣服了。

“你昨晚是和金倩在一起吧。

”江映雪笑著趴在劉明強懷裡問道。

“你怎麼知道?。

”劉明強非常的驚訝,這事處理老王應該冇人知道,怎麼江映雪會知道,劉明強心裡直嘀咕。

“哈哈,從你剛剛的表現看的出來啊,昨晚做了多少次啊?。

”江映雪嬌笑這說著。

“這個是個秘密。

”劉明強放下心來,原來是從這個上麵看出來的。

當然,劉明強也絕對不會以為在江映雪麵前談論自己和金倩的事情是件明智的事情。

即使江映雪再大度她也是個女人,而是女人都會有小心眼的,這個劉明強非常的清楚,所以他直接迴避了這個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