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鬼手之李斐傳

鬼手之李斐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喜歡苦?的薩比
  • 更新時間:2024-05-28 09:36:16
鬼手之李斐傳

簡介:年底被裁員,李斐再想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他清楚,這是小氣老闆故意為之。更讓他頭疼的是,房租也即將到期。看著手裡的3000塊工資,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幾年拮據的生活讓他倍感壓力。想到過年回家要麵對村裡鄰居的閒言碎語,他不禁無奈地苦笑。突然,背後傳來一聲爆喝:“讓開,快給老子讓開!”李斐回頭一看,隻見兩名中年男子飛快地朝他跑來,其中一人手裡還拿著一隻斷了一條揹帶的女士小包。他們凶惡地朝李斐吼道。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年底

離過年還有兩個月不到的時候

李斐再次失業了

這一年

國國內經濟普遍不景氣

各行各業都顯得蕭條

大公司年底裁員的訊息也頻頻傳出

走在回家的路上

李斐不以為意地嘀咕

不就是我泡上了你公司最漂亮的女員工嘛

公報私仇而已

一米八二的他身形偏瘦

但肌腱強壯

顯得精乾

他的相貌普通

細看之下略有些帥氣

但此刻他的臉上輕鬆的表情掩飾不了內心的鬱悶

年底被裁員

李斐再想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清楚

這是小氣老闆故意為之

更讓他頭疼的是

房租也即將到期

看著手裡的

塊工資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幾年拮據的生活讓他倍感壓力

想到過年回家要麵對村裡鄰居的閒言碎語

他不禁無奈地苦笑

突然

背後傳來一聲暴喝

讓開

快給老子讓開

李斐回頭一看

隻見兩名中年男子飛快地朝他跑來

其中一人手裡還拿著一隻斷了一條揹帶的女士小包

他們凶惡地朝李斐吼道

搶劫了

搶劫了

有人搶我的包包

快來人幫幫忙

幫我攔下他們

兩名男子身後

一個年輕女孩氣喘籲籲地追來

臉上露出慌張的神色

她是歐陽玲玲

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

可愛的小臉蛋上多了幾分緊張

卻也顯得彆有一番韻味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李斐也不例外

他猶豫了片刻

但看到玲玲那無助的眼神

他下定了決心

這女孩子的包被兩箇中年男子搶走了

李斐望著向他們疾奔而來的兩名劫匪

無奈地搖了搖頭

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他在心裡自嘲道

李斐啊

都已經三年過去了

但總有人不希望你過上平靜的生活

他們都在逼你迴歸

好吧

鬼手不會讓你失望的

三年後

鬼手李斐的微笑再次浮現

這又將掀起怎樣的風波

那些能夠認出這個微笑的人

無一不是國家的權貴或各領域的頂尖人物

因為這個微笑

曾經讓多少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感到畏懼

它讓無數世界巨頭吃過大虧

甚至對某些人來說

這微笑就是死神的預告

是他們夜間的噩夢

死神的微笑

這樣的傳說並非空穴來風

可惜的是

關於鬼手李斐的傳說和事蹟一直被各國政府封禁

鮮為人知

除非你是那些有資格知道他名號的大人物

否則普通人是無法接觸到他的真實身份的

李斐現在所在的城市

能夠知道他原名的人寥寥無幾

更彆提有人能當街認出他了

即使他隱退了三年

他在世界各地的刺客界仍然被譽為無冕之王的刺客至尊

鬼手李斐

跑在前麵的中年男子

手中拿著搶來的包

看到前方有一個愣頭青擋路

不僅不讓開

還站在原地傻笑

彷彿是個瘋子

劉五怒了

他對普通人從不留情

更何況這個擋路的愣頭青可能真是個傻子

他大聲喝道

趕緊滾開

一個被嚇壞了的孩子

如果再不退開

我就不客氣了

一腳踹飛你

到時候進了醫院可彆後悔

劉五剛有這個念頭

身體卻已經不由自主地往後飛去

他驚訝地張開嘴

還冇來得及說出一個字

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劇烈的疼痛傳遍全身

劉五彷彿全身的骨架都被摔散了

想要動彈卻疼得無法動彈

他忍不住呻吟起來

聲音充滿了痛苦

劉五的同夥是這一帶出了名的狠人

他看到劉五如此慘狀

心中一驚

今天他們竟然遇到了一個練家子

然而

僅憑李斐一個人

還不足以讓他退縮

於是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隨身攜帶的匕首

小子

識相點就磕頭認錯

我可不是好惹的

張子風揮著匕首

威脅李斐

國人總是愛看熱鬨

不一會兒

這裡就圍滿了人

都想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這不是風哥嗎

對麵的小夥子今天看來是要倒黴了

一個認識張子風的本地群眾說道

小夥子

你還是認慫吧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遇上張爺

那小姑娘算是倒黴了

你可彆因為這事進了醫院

不劃算的

就算你叫來警察

也管不了他的

一個好心的老大爺提醒李斐

剛趕到的歐陽玲玲看到歹徒掏出匕首

嚇得驚叫出聲

這一天接連發生的事件

讓她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歐陽玲玲來不及多休息

便急忙對李斐說

小弟弟

包包我不要了

你彆受傷

讓他們先走吧

李斐第一次被一個小姑娘這麼稱呼

他轉頭看著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漂亮女孩

雖然李斐不太喜歡被叫做

小弟弟

但想到這個女孩在第一時間關心的是他的安全而不是財物

心裡不禁湧起一股暖意

這是一個難得的善良女孩

在這個社會已經很少見了

與以往李斐救助過的某些人相比

那些人的冷漠和自私讓他深感不悅

張子風看到這一幕

怒火中燒

他舉起手中的匕首

對著李斐熟練地展示了一番苦練多年的刀法

刀光劍影舞動

嚇得圍觀群眾陣陣驚呼

張子風以為這樣可以嚇破李斐的膽子

通常

像李斐這樣的普通人在得知張子風的身份後

是不敢輕易阻攔他辦事的

要知道

以前那些想要挑戰張子風的人

至少都被打進了醫院躺了三個月

甚至有人斷胳膊斷腿

現在

李斐的行為無疑是對張子風威嚴的嚴重挑釁

他不生氣纔怪

然而

李斐卻對此嗤之以鼻

嘴角微揚

在他看來

一個小毛賊拿著匕首恐嚇他

真是一件有趣又可愛的事情

在成為刺客至尊

鬼手李斐

之前

李斐曾是黑起小隊的隊長

他經驗豐富

對於這種小毛賊的恐嚇早已見怪不怪

鬼手李斐的名號早已聞名中外

他之所以被稱為

鬼手

是因為他手中經常把玩和使用的武器

那把成名已久的匕首

鬼影刺

僅憑這把匕首

李斐便贏得了赫赫威名

更在刺客領域締造了永恒的傳奇

被譽為當今的刺客至尊

李斐確實實至名歸

如今的李斐

輕鬆自如地一步步走向手持匕首的張子風

三年前

他完成了心中的執念

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也放下了曾經的過去和所有痛苦與榮耀

迴歸了平凡百姓的生活

歐陽玲玲雖不想丟失包包裡的重要證件和十萬塊零花錢

但她更不願看到麵前的小弟弟因這些財物受到傷害

她善良的天性讓她看著李斐不聽勸說

一步步走近張子風時

心中緊張到了極點

張子風看著麵前的青年一臉輕鬆帶笑

穩健地走向他

隨著距離的縮短

他內心的不安感越來越強烈

彷彿被李斐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來

他內心湧起恐懼

畢竟他張子風在這一帶也是小有名氣

怎麼可能被一個無名小青年嚇倒

然而

張子風拿匕首的右手已在不知不覺中顫抖

隻是他自己尚未察覺

他的心中已被恐懼深深占據

失去了對其他感知的注意

待他稍稍恢複一些理智

才發現自己的內衣已被冷汗濕透

這個青年究竟有何來頭

他再也不敢直視李斐那雙深邃的眼睛

那雙眼睛平靜得如同湖水

注視著他

如同蒼鷹俯視草兔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麵對眼前的一切

張子風第一次感到如此心慌

內心即將在重壓下崩潰

終於

他無法承受這份壓力

不自覺地喊道



你彆過來

雖然他之前在心裡無數次地默唸這句話

但出於麵子

他始終冇有說出來

張子風向來注重麵子

但這句話一出口

他反而清醒了

他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表現完全不符合自己的身份

要知道

他手裡還握著匕首

他鼓起勇氣

深吸一口氣

決定先發製人

他用力揮動匕首這一幕讓圍觀的路人驚恐萬分

歐陽玲玲更是嚇得尖叫出聲

不要啊

這是她第一次真正為他感到害怕

擔心他會受傷甚至喪命

就在張子風的匕首即將刺中李斐的關鍵時刻

李斐早有準備

伸出左手

輕鬆抓住了張子風的右手腕

他稍一用力

張子風的手腕就被掰開了



匕首掉落在水泥地上

圍觀群眾驚訝地看著這一幕

隨後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和喝彩聲

真是高人啊

深藏不露

太厲害了

真是厲害了

張子風此刻才深刻體會到

今天他所遇到的對手是多麼令人畏懼

他的驚訝尚未表露

李斐已經利用力道順勢一扯

使得張子風整個人如同劉五一樣狼狽地摔趴在地上

此時的歐陽玲玲看得目瞪口呆

她原本以為這位在她口中被稱為小弟弟的青年即將陷入危險

嚇得她心驚膽戰

然而

事情的發展卻出乎她的意料

李斐輕鬆地化解了危機

讓她驚愣當場

要不是她深知這一切並非電影情節

而是真實地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實在無法相信世上竟有如此身手矯健的青年男子

他如同她夢中常常出現的英雄

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

拯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

讓她不禁為之著迷

你冇事吧

歐陽玲玲急切地兩步並作一步

趕到李斐跟前

關切地詢問道

李斐撿起歐陽玲玲的包包

輕輕拍去上麵的灰塵

他注意到這個精緻小巧的女士包包上的商標

又瞥了一眼這位嬌弱女子的穿著

心中頓時明瞭

難怪這兩個小劫匪會選擇在光天化日之下對她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