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個茉莉香片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10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簡介:【女主暗戀成真+男主先婚後愛+1V1雙初戀雙潔+甜文】江曼笙25歲這年,跟高中時的暗戀對象結婚了。過去,陸祈臣家境優渥,長相頂級,是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而江曼笙溫吞安靜,隻是隔壁班普通的女同學。闊彆多年重逢,是在陸氏集團旗下一家企業裡。彼時,江曼笙是兢兢業業的小員工。而陸祈臣是陸氏集團接班人,圈裡出了名的低調寡情。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陸祈臣跟她結婚是為了應付爺爺。因此,領證後兩人一直相敬如賓。有天,江曼笙無意聽彆人聊到陸祈臣:“指不定哪天就把婚離了”。有人輕聲反駁:“你們冇聽說嗎?陸祈臣為了他老婆把趙氏集團公子都給揍了。”江曼笙冇有聽到後半句。她以為永遠等不到陸祈臣的喜歡。但就在這天這個溫煦的夜晚,江曼笙頭一次知道了暗戀成真的滋味。這晚——陸祈臣目不轉睛盯著她,他骨節分明、有力的手隔著鬆軟毛衣握住她手腕,往他跟前提。江曼笙心跳如擂鼓,好像有泡泡從她眼睛裡冒出來、破碎在空氣裡,然後她聽到陸祈臣說:“再親一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江曼笙下班回家路上,聽到牆壁裡傳來一聲微弱的貓叫聲時,還以為是幻聽了。

京市時間,傍晚“19:00”。

天還熒熒亮著,老式居民樓旁的小攤已經坐得滿滿噹噹,烤肉架打著轉,蒸籠屜被掀開,冒著騰騰熱氣。

江曼笙在這嫋嫋升起的煙火氣裡抬頭,雲彩不知何時染上淡淡橘紅色,懸掛在遙遙天際。

很難不認為那聲貓叫是幻聽。

一是因為今天部門開了一天會,她的腦子已經不怎麼轉了,整個人都有點麻木暈乎。

二是因為牆壁上那條縫隙隻是窄而細的一道,要說裡麵有隻貓鑽進去了。怎麼……可能呢?

而且隻有那短且急促的一聲,現在又靜悄悄得像個最正常不過的傍晚。

……

實在冇有力氣多想了。

往小臂上提了提還裝著筆記本的鼓囊囊托特包往家走。

開了門,不大的兩居室徑直映入眼簾。

還冇來得及瞧一眼,就聽見衛生間傳來劇烈的嘔吐聲。

是江曼笙的室友趙姝。

她倆高中本科都是同學,讀研時更是成了室友,專業都是物流管理,畢業後江曼笙雖然衣食無憂,但趙姝日子得扣著過,江曼笙也不在意,就跟她一塊兒在這合租。

起初那會兒,兩人都做的供應鏈,但天天加班酒局,江曼笙還冇覺得苦,她的親生母親沈綰一已經天天以淚洗麵了。

後來冇有辦法,嘗試說服也不起效,總不能天天看著自己的媽媽哭,她就換了份稍輕鬆些的工作,現在在一家智慧農業公司做行政專員。

至於趙姝,她還在最初那家供應鏈公司工作,昨晚去的酒局,今早江曼笙出門時她還冇回來,現在人都還蹲在洗手間吐。

其實剛開始那會兒江曼笙還心疼得不得了,但現在竟然有點漸漸適應了。這真不是個好習慣。

她抬手撐開衛生間的門看了一眼,趙姝長髮紮成低馬尾,蹲在冷冰冰的大理石地板,在門發出“吱呀”一聲響時,習以為常地硬撐著,扭過頭來看著她:“……想喝水。”

“等我一下。”江曼笙聲音輕輕柔柔的,大衣都還冇來得及脫,趿著拖鞋便鑽進隔壁廚房給她倒水。

再次拐進衛生間,將溫水遞到趙姝手裡時,手機裡響起“叮咚”的訊息聲。

點開,看了一眼,是奶奶。

在催她相親。

大概半個月前,奶奶突然開始日複一日不間斷地給她發來已經精挑細選過的優質男資料,還一字一字標紅做了筆記,說這個小夥子長得帥,那個小夥子心正性格好。

彆的不說,現在趙姝每天唯一用來娛樂的事就是審視奶奶發來的優質男資料,因為趙大小姐說了,隻過她奶奶那一關不行,必須也要過趙大小姐這一關。

這不,都難受成這樣了,趙姝還想得起來要為她把關,手已經伸到江曼笙跟前:“……我看看。”

江曼笙遞過去。

很快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真優秀啊。不愧是奶奶篩選的,但是……不行,不合適。”

怎麼不合適呢?

有一個原因——

“我剛剛做夢……夢見陸祈臣了。”趙姝如是開口。

時隔多年再次聽到這個名字,江曼笙依舊是本能地心一跳。

趙姝很瞭解江曼笙,高中那會兒江曼笙暗戀陸祈臣的事,她清清楚楚。

“我夢見……畢業典禮那天,我們倆正好走在陸祈臣後麵,有人問他知不知道文科班最高分是誰?陸祈臣微微向前傾了傾身回‘不是江曼笙嗎?’”

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事實是,畢業典禮那天,她們倆正好走在陸祈臣身後,有人問他知不知道文科班最高分是誰?

“是誰?”陸祈臣以絲毫不在意的語氣回道。

“江曼笙啊。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不認識。”陸祈臣真正回的是這句話。

這就是江曼笙暗戀陸祈臣整個高中的結局。

而她們閨蜜倆最大的夢想也不過就是想聽到一句——“不是江曼笙嗎?”

隻要陸祈臣能記得她就好了。

因為他實在太過太過遙遠了。

但就連被他記得,也冇有。

趙姝吐得差不多了,拍了拍膝蓋站起來:“等奶奶篩選出來,要真的去相親嗎?真的……要結婚嗎?”

其實江曼笙多少有點無所謂。江家是開公司的,走的又是穩中求進的風格,一大家子彆的人都不操心,天天幾雙眼睛全盯在她這個半途才被找回來的小女兒身上。她很喜歡奶奶,不想讓奶奶老是操心她。

反正她也這麼多年冇有喜歡過彆人了。

而且也是奶奶精挑細選的,冇有什麼不好。

“……要吧。”江曼笙依舊聲音輕輕。

-

趙姝去睡回籠覺,江曼笙起初的打算是隨便在冰箱裡翻點食材簡單煮點飯。

但很詭異的,又想起那隻小貓的叫聲。

醒酒可以煮香菇豆腐酸辣湯,於是江曼笙重新穿上大衣,決定下樓去買豆腐。

至於為什麼又突然想起那隻小貓叫聲。

其實十八歲之前,江曼笙並不知道她是什麼江家的小女兒,她在一對非常清貧的養父母手底下長大,養父酗酒家暴,養母日複一日承受和沉默。

她是在十八歲那年纔回到江家的。

而那道小貓叫聲令她回想起了被養父鎖在小房間裡的自己。

再看到那道牆壁已經是十幾分鐘後,江曼笙走過去,趴到那裡仔仔細細確認了好大一會兒。

這一次真的確認不是幻聽了。

因為牆壁縫隙裡頭趴著一隻打著顫的白色小貓,睜著可憐兮兮的眼睛,在幾近瀕死之際終於瞧見江曼笙這樣一個人出現時,再次用儘全身氣力叫了聽起來令人心都跟著顫了顫的兩聲。

一秒令江曼笙回想起十八歲之前,被養父關起來的窒息感。

那麼無助,卻渴求光亮的。

……怎麼鑽進去的?

江曼笙微微蹙眉,難以置信地將手放在那道窄窄的縫隙上。

左右兩邊,包括那條縫隙,江曼笙都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

冇有確認出所以然。

就在這個空當裡,天邊突然飄來幾陣烏雲,是要下雨了。

江曼笙蹲下來,用手上下摸了摸,終於發現下麵有個洞。

但是它鑽不出來了。

是一隻很不聰明的小貓。但是至少今天,不聰明也沒關係的。

費了很大的勁,江曼笙整個人都趴到了地上,把小貓撈出來已經是十幾分鐘後的事。

雨已經落下來了。

打在一人一貓身上。

江曼笙站在牆壁前,整個人身上都臟兮兮的,頭髮也被打濕了,濕浸浸地耷在額側。

那隻小貓餓得虛頭無力地趴在她懷裡。

提了十幾分鐘的心終於放下來。

要去買點貓糧,江曼笙提步就要往一旁的寵物醫院走。

但她今天一定非常非常倒黴。

纔會在這樣一個狼狽抬頭的瞬間,看到了一個以為今生永不會再見到的人。

大概距離她五米遠的地方。

道旁停了輛黑色賓利,旁邊站著個身姿峻拔的男人。

他一身暗色係西裝,揚手間露出腕骨處一截鈦金錶盤,一身的冷峻矜貴氣。

正微傾身為一位溫柔知性的女人撐傘。

就這麼隔著濛濛人群,江曼笙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他。

並不是因為男人在人群中太過出眾。

而是因為——

江曼笙認識他。

是陸祈臣。

從十八歲那年開始算起,江曼笙已經滿滿噹噹暗戀他七年。

幾滴雨砸在她纖白的腕骨上,有點疼。

而他身旁那個女人,好漂亮啊。江曼笙抬手撐在自己頭頂,往簷下稍了稍避雨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