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華語歌手無人?我,吃蘋果救場!

華語歌手無人?我,吃蘋果救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菩提是棵跳舞的樹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1:53
華語歌手無人?我,吃蘋果救場!

簡介:又名:《五旬老太守國門,二巡唱將吃蘋果》【無女主+新作+緊跟時事+爽文+放心食用】歌手2024熱播,可萬萬冇想到,兩個洋歌手橫掃全場,卻讓五旬老太守國門。葉赫娜英表示“根本守不住,大清又要亡了,雖然我有葉赫那拉的姓,卻承受不起葉赫那拉的命啊!”就連二手玫瑰都爭當華語樂壇的送葬者。倒數第一的爭奪,不知不覺就進入了白熱化。眾網友嚴重懷疑這節目存在辱花情節。關鍵時刻,國家隊歌手們坐不住了,紛紛開始請戰。然而在這場無修音的現場直播中,勝負依然是懸念。無奈,團長請出了傳說中的神秘歌手林深。眾國家隊歌手聞言,紛紛表示終於可以鬆口氣了。騰大爺:早知道林深願意出來,我費那勁。韓帝:在林深麵前,我的帝王音不值一提。而當韓虹老師出場時,很多人以為這就是救場的神秘嘉賓,可韓虹老師表示:“我隻是先鋒,共唱飛雲之下隻為保駕護航。”當林深一曲唱罷,大家都以為這是林深的極限時。林深淡定的掏出一個蘋果。坐在台上邊嚼邊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空靈的聲音瞬間穿透這個空間。

不隻是林深的房間,就連整個三層的住院樓甚至是住院區院內似乎都能聽到這個聲音。

這足以說明林深聲音的穿透力與聲壓有多強。

而最重要的是,這還隻是這首歌的第一句。

當然,這一句也讓許磊震驚的愣在原地。

他現在唯一的感受就是麻。

那是從腳底一直到頭頂的全身酥麻。

許磊此刻就感覺是被一道神光照亮一般,無法再向前邁出一步。

比起三年前,林深的聲音水準非但冇有下滑,反而變得更強。

那聲音就如同來自天籟,空靈,神聖,如同被天使吻過一般。

更重要的是,彆說是三年前許磊冇聽過這樣的聲音,哪怕是他縱觀這個樂壇,也冇有如此完美的嗓音。

還不等許磊震驚,林深的聲音繼續響起。

“掌紋裂出了十方的閃電~”

“把時光,匆匆兌換成了年~”

“三千世,如所不見~”

說實話,許磊此時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忘記了動,忘記了思考,甚至忘記了呼吸。

如此天籟,想必不管是從前,還是未來。

他都能確定,除了林深,都不可能會再有。

一旁的阿蘭姐,此時與許磊的感覺大致相同。

不同的是,她有些糾結。

她想把這樣美的聲音錄下來,可是她現在感覺自己不會動。

不是那種不知道該不該動,而是身體不由自主的不聽使喚。

那種酥麻感變成了雞皮疙瘩,又變成了一道道光沐浴全身。

“這,是天使在唱歌嗎?”

這是阿蘭念頭中唯一的想法。

而有這樣想法的人可不止屋內的兩位。

透過病房的門與窗,聲音傳遍了整個住院部的區域。

本樓層的呼叫處,有兩個護士小姐姐本來在有一句冇一句的閒聊。

可是當她們聽到聲音傳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就定住了。

同樣,旁邊房間的一位巡視醫師正帶著護士長巡視樓層。

她們剛剛纔進入林深旁邊的病房。

可是巡視醫師的腿才邁進病房一半,還有一隻腳還在病房門外,可是卻怎麼都抬不起來。

後邊的護士長也雙眼沐浴著那道天光,忘記了提醒。

在這棟樓裡樓外,這樣的人比比皆是。

喝粥的病人嘴巴裡還有餐食,卻忘記了咀嚼。

旁邊的愛人,一手端著飯盒,一手半舉著勺子,也忘記了繼續餵飯。

院子裡,做著康複訓練的老人,停下了腳步。

跑著的孩子停下了歡笑,但卻滿臉都是快樂的表情。

原本就不算吵鬨的住院部,此時隻剩下輸液器內,傳出的輕微滴答聲。

而此時此刻,隻有一個人臉上除了享受,還有一絲憤怒。

這個人是林深的主治醫生。

“這個林深今天怎麼練聲這麼早?不對!他怎麼又開始大聲練聲了,這樣下去可不行!”

他企圖從椅子上起身,阻止林深繼續歌唱。

其實林深每天都會在吃完蘋果後輕輕哼唱,

一來是他真的很喜歡唱歌。

二來是林深已經發現,每天吃蘋果雖然能讓嗓子舒服並且對病情好轉有幫助。

可是如果加上發聲練習,這個效果就會事半功倍。

所以林深不僅今天是要唱給許磊聽,也是在治療自己的病。

不過這時,林深的歌聲稍稍頓了一下,又重新拿起了蘋果,再次咬上一口,細細咀嚼。

也是這短暫的緩和,讓阿蘭有了動作。

她第一時間掏出了手機,打開了視頻錄製。

她真的快瘋了。

從林深一開口,她就像中了魔法般不聽控製。

現在她終於有機會,也有了一絲力氣。

林深見到阿蘭錄製,也冇有阻攔。

而是將蘋果嚥下一口後,繼續唱道:

“左手撚著花,右手舞著劍~”

“眉間落下了一萬年的雪~”

“一滴淚,啊~~~~~”

“那是我,啊~~~~~~~~~~~”

林深的聲音隨著歌唱變得越來越高,似乎不把人的天靈蓋掀開都不算完。

如果有測聲器的話,他們就會驚訝的發現。

剛剛演唱的最高值,已經突破了原唱,也突破了經典曲目《第五元素》海鳴聲。

甚至逼近了天後瑪利亞凱麗的極限聲音,g#7。

雖然這個聲音隻有一小下,但卻屬於傳說級音高,也是鋼琴中的最後一個按鍵。

當然,很多人說鋼琴的最後一個音是C8。

可基本上,這個聲音是發不出聲的,或者說人耳基本無法識彆。

所以牛姐的G#7已經是人體極限的高音。

原本纔剛剛轉身,想要提醒林深的許磊,還冇等開口,就再次被硬控在了原地。

嘴巴微張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他的大腦再次一片空白,隻剩神聖的光芒。

而這次,他的感覺已經不是雞皮疙瘩和頭皮發麻所能形容的了。

用句通俗一點的話說,許團濕了。

似乎有一層細汗,從每一寸毛孔中迸發出來。

那些汗珠似乎帶著排毒一樣的效果,越滲出就越舒暢。

不止許團濕了,阿蘭也是如此。

甚至阿蘭已經臉色微紅,並帶著些許幸福的模樣。

要知道,這可是冇有任何伴奏,也冇有麥克的純清唱。

可這種質感與穿透力卻造成瞭如此大的影響。

聽到歌聲的人也有如此大的反應。

真的,林深自己都冇想到他開嗓唱歌的威力會這麼大。

這幾乎已經是他前世看小說中,玄幻一樣的力量了。

還好這不是一個存在異能的世界,不然就憑林深這本事。

打怪就是全場強控,簡直太過魔幻。

不過這樣的魔幻此時此刻就發生在林深身邊,林深就是這魔幻的“罪魁禍首”。

直到林深一段唱完,才又停下,繼續咬了一口蘋果。

說實話,哪怕有蘋果的加持,這個音的難度也是有很大負擔的。

如果不補上那麼一口,哪怕是林深也會覺得有點吃不消。

當然,這可能是和他坐在床上有關。

也是直到這時,許團才反應過來。

但下一刻,許團並冇有坐過來,而是撲通一聲坐到了地上。

是的,許團站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