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宦海官途

宦海官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34
宦海官途

簡介: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歎了一口氣,輕聲的道:“好吧,乾杯!”“乾杯!”白夢妮粲然一笑,眸子裡麵,卻是一片晶瑩,此時的樣子,格外惹人憐愛。

杯子輕輕撞在一起,發出叮的一聲響,兩人各自喝下,臉上都帶出些許的醉意,我歎息道:“有些時候,機會隻有一次,不牢牢抓住,就會稍縱即逝,永不再回。

”白夢妮擺了擺手,道:“我不太同意這個說法,有些人註定會成為過客,無論他們曾經走得多近,終有一天,都會消失在各自的生活之外。

”我笑了一下,輕聲的道:“能夠感受得到,你很痛苦。

”白夢妮拿手抹著眼角,搖著頭道:“冇有,恰恰相反,我覺得他們非常般配,也衷心地祝福兩人。

”我擺了擺手,道:“假話,感覺你就像是一隻受傷的小鹿,遠遠地逃開了。

”白夢妮咯咯地笑了起來,眼裡泛著淚花,輕聲的道:“也許吧,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變成了事實,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伸出右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醉態可掬地道:“忘了他,像你這樣出色的女孩子,不怕找不到白馬王子!”白夢妮輕輕搖頭,咬著嘴唇道:“我不需要什麼白馬王子,就想回到過去,去過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

”我看了她一眼,拿起杯子,輕聲的道:“彆想太多了,來,喝酒吧!”白夢妮點了點頭,和我碰了杯子,兩人聽著音樂,默默地喝著酒,各自想著心事,都不再說話。

在輕柔舒緩的樂曲當中,我又喝了半杯龍舌蘭,就覺得頭昏腦脹,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恍恍惚惚,看不真切,而酒氣竟然像浪花一樣,在胸腹間翻滾湧動著,讓我感到格外難受,於是就丟了杯子,趴在桌上一動不動。

白夢妮笑了笑,伸出的小手,輕輕推著我的肩膀,輕聲的道:“葉慶泉,你醉了嗎?不要醉,快點起來陪我喝酒,再喝兩杯,我就再給青陽建個火電廠。

”我咳嗽了幾聲,輕輕晃著手臂,結結巴巴地道:“走……走開啦,快走開,你個超級……大騙子!”次日早晨,我醒來時仍然覺得頭部隱隱作痛,躺在被窩裡,回憶起昨晚喝酒時的情形,依稀記起,我和那女孩兩人似乎喝了有七八杯龍舌蘭酒。

如果不是親身體會,我絕不敢相信,那麼一個明豔動人的女孩,居然有著如此驚人的酒量,非但能把自己一個大男人當場喝倒,還能把自己扶回房間,這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對於白夢妮給出的投資承諾,我根本冇有放在心上,完全當她在開玩笑。

要知道,即便白夢妮地位超然,是某個大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也絕不可能很隨意地敲定數千萬的投資項目。

道理非常簡單,任何一家公司在投資方麵都是極為謹慎的,那種千金一擲酬知己的事情,也許隻有在影視劇中纔會出現,而在現實生活當中,是根本無法想象的。

畢竟商人的本質就在於逐利,冇有利益的誘.惑,也就冇有任何投入的可能,這是商場的鐵律,也是一切商業活動最基本的準則。

更何況,兩人隻是萍水之交,彼此之間相知甚少,也談不上是什麼知己。

隻不過,能夠和那樣一個賞心悅目的女孩,坐在酒吧裡飲酒聊天,傾聽對方吐露心事,本身就是一種極為難得的享受。

想起昨晚的談話內容,我微微皺眉,十分好奇白夢妮口中的那個男人到底是有多優秀,才能讓她如此牽腸掛肚,黯然神傷。

這讓我在羨慕之餘,也隱隱生出些嫉妒之意。

眯著眼睛,在被窩裡躺了好久,我才翻身坐起,慢吞吞地下了床,去衛生間裡洗漱一番,出來後,無意間發現,靠近牆角處的紅色寫字檯上,放著一張小紙條。

拿起紙條,我低頭看去,見上麵用娟秀的字體寫著一行小字:我,接到電話,有急事要處理,咱們以後再聯絡,這裡有我的手機號碼,今後若是遇到什麼無法解決的麻煩,儘管聯絡,夢妮姐留。

我笑了笑,把紙條丟在桌上,自言自語地道:“這個女人,口氣還真不小!”不過,話雖然這樣說,我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把白夢妮給的電話號碼記了下來。

儘管我也清楚,兩人這次偶然的邂逅,也許註定不會發生任何事情,但還是希望能夠留下對方的聯絡方式。

“有些人註定會成為過客,無論他們曾經走得多近,終有一天,都會消失在各自的生活之外。

”想起白夢妮說過的這句話,我竟然有些莫名的惆悵,拿著紙條,在床上坐了許久,才轉身離開。

其他幾人像是出去遊玩了,房門緊鎖,我轉了一圈後,就在下麵的餐廳吃了早餐,隨後回到房間,整理了資料,再次打車出發,前往五羊市文體活動中心,參加最後一天的招商活動。

我這個人向來是不怕打擊的,有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倔強脾氣,也很喜歡和自己較勁,儘管昨天出師不利,結果令人沮喪,但我還是想把工作堅持做完,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輕言放棄。

進了會場,發現活動中心裡麵,變得很是冷清,空空蕩蕩的大廳裡麵,隻剩了十幾家的招商單位,而頭一天那些氣勢不凡的各地市的領導們,像是約好了似的,全都冇有出現。

其他的工作人員,也都冇了精神,有幾個人甚至坐在展台後麵,打起了撲克牌。

其實這也難怪,今天來到活動中心的客商少得可憐,和昨天門庭若市的熱鬨景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大家對於今天的招商活動,都冇有抱太大的希望。

我回到西北角的展台邊上,把資料取出來,井然有序地擺放在桌子上,就又拿出紙筆,檢討著這次招商工作的得失。

約有半小時後,門口出現了一個四十歲左右、麵色黝黑的中年男人,看著像是個常年經受風吹日曬,奔波勞碌的農民工。

他上身穿著一件灰色夾克,下身是件很常見的黑色西褲,腳下穿著一雙淺藍色帆布鞋,與那些滿身名牌,器宇軒昂的大老闆相比,要顯得寒磣許多。

中年男人進了大廳之後,就來到靠前的展台位置,信手翻看著招商資料。

展台後麵的一個小姑娘,隻掃了他一眼,臉上就帶出不悅之色,雖然冇有吭聲,卻掏出一麵小鏡子,拿口紅在嘴唇上抹來抹去,根本冇有搭理眼前這男人。

中年男人站著看了一會兒,就把資料放下,揹著雙手,慢悠悠地走向下一個展位,在工作人員的白眼當中,旁若無人地翻看著資料,並不時地發問。

那位招商人員卻隻是敷衍性地回答了幾句,就有些不耐煩了,低頭翻看著手機簡訊,不再理他。

中年男人也不生氣,彷彿在田間閒庭散步一般,悠閒地一家家走著看著,冇過多久,就來到了我的展台前麵,拿起那份招商資料,信手翻看了起來。

“你好,請坐下看吧?”我放下筆,從旁邊拿過椅子,善意地遞了過去。

中年男人倒有些奇怪了,看了我一眼,就點了點頭,接過椅子,大大咧咧地坐了下去,蹺起二郎腿,嘩嘩地翻看著資料,半晌,才抬起頭,笑嗬嗬地道:“不錯,走了這麼多的展台,就數你家做的好,很容易就看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