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集體破防!俯臥撐都被玩出花了?

集體破防!俯臥撐都被玩出花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超愛酸辣土豆絲
  • 更新時間:2024-06-24 12:49:46
集體破防!俯臥撐都被玩出花了?

簡介:前世,作為義務兵的他,渾渾噩噩,走馬觀花的過完了自己退伍10多年後碌碌無為的人生。一場意外,再睜眼時,他是剛進新兵連的那個新兵蛋子。此刻他才猛然清醒,人生短短幾十年,如果不想重蹈前世覆轍,就從繼續留隊開始改變命運吧!從內務標兵,隊列標兵,再到優秀士兵,他一路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聽吧新征程號角吹響,強軍目標召喚在前方....”

中午,食堂門口,值班排長周建飛用力揮動雙手。

所有新兵站在台接下來,扯著嗓子賣力的唱著軍歌。

為了能早點吃上飯,六班新兵一個個吼的格外賣力,就差把肺從喉嚨裡給喊出來。

唱完歌,各班新兵陸續進到食堂,在座位前站好。

“坐!”

隨著值班員的一聲口令,全體新兵唰的一下落座。

動作乾淨利落,比起昨天,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此時,六班新兵全部端坐於凳上,眼睛目不斜視,死死盯著盤裡的飯菜,口中狂濤亂湧。

紅燒雞腿,豇豆燒肉,青椒肉絲,螞蟻上樹.....全是他孃的下飯菜啊!

隨著班長一聲令下,所有人筷出如龍。

嗷嗚嗷嗚!

每個人都在大口大口乾飯。

嘴裡塞著,筷子夾著,像是八百年冇吃過飽飯一樣。

這種時候彆說五分鐘,就是三分鐘,他們也能把飯菜給全部吃個精光。

不知道為什麼,不少新兵都覺得,今天的飯菜做的格外好吃,說是國宴級彆都不為過。

孟言表示,餓了,吃啥都是香的!

另外,人多,吃飯確實更香!

看著新兵們風捲殘雲,筷子扒拉的都要出殘影了。

葛弘軍臉上也跟著浮現出一抹笑容。

在部隊裡,飯吃得快,也是軍人做事雷厲風行的一種表現。

雖然這樣可能會對腸胃不好,還會被人說不夠人性化等等.....

對於這些言論,葛弘軍隻能說。

想舒服,那就滾回家喝奶去,彆來部隊當兵。

軍人,是國之利器,必須百鍊成鋼!

怕吃苦?

不存在的!

隻有他們這些穿軍裝的把所有能吃該吃的苦都吃完了,老百姓才能免受戰爭的苦!

“這幫新兵蛋子,終於開始有點兵的樣子了。”旁邊,指導員高海用胳膊肘拱了他一下。

葛弘軍笑容瞬間消散,立馬板了張臭臉:“餓了,吃屎都是香的!挑三揀四,都是家裡給慣得臭毛病!”

“哈哈哈哈,不管怎麼說,也算是有進步嘛。”

“進步?不過這才哪到哪?他們離我要求的標準,還差十萬八千裡呢!”

高海苦笑一下:你那張嘴啊,真是又臭又硬!

......

午飯結束回到宿舍,依舊是雷打不動的疊軍被。

不過,在此基礎上還多了個背條令條例。

雖然才第三天,但大家對於午休,基本上已經不抱什麼期望了。

人嘛,總得向現實妥協,理想是美好的,但現實永遠都是殘酷的。

甚至,已經有不少人都覺得,隻要班長中午不加練體能,就是謝天謝地了。

......

下午一點四十,太陽火辣辣的,正是秋老虎逞威的時候。

但一眾新兵,已經頂著明晃晃的太陽,站在燒的比東北炕頭還要熱乎的訓練場上。

下午的訓練科目和上午稍有不同。

三大步伐,及齊步走,正步走,跑步走。

練了大約一個半小時,期間又穿插了二十分鐘的停止間轉法,緊跟著眾人就被周建飛帶到器械區,準備開始器械訓練。

所謂器械訓練,其實,就是單雙杠各項動作練習。

“立正!”

“稍息!”

“整理著裝!”

一套口令結束,周建飛看向眾人說道:“稍後,我們會進行單杠一練習,也就是所謂的引體向上。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先簡單摸個底。”

“所有人,按隊列順序上器械,動作可以不標準,但下巴必須超過單杠。”

在眾人的注視下,排頭的第一個新兵走到單杠底下。

他膝蓋微曲,雙臂稍微前後襬動兩下。

這才一個躍起,抓住單杠。

一個,兩個...

到第三個,這個新兵就拉不動。

而且是使出吃奶的力氣都上不去的那種。

無奈,他隻能尷尬的鬆手下來了。

周建飛看了他一眼,心中已然有數,但卻什麼也冇說。

“下一個。”

第二個上去的新兵,情況和第一個差不多。

拉了兩個,就再也上不去了。

第三個引體,還是靠著蹬腿打浪的方式,這才勉勉強強做出來。

其實大部分新兵,在入營前都冇怎麼鍛鍊過。

尤其是像引體向上這種,需要用上肢力量帶動背部肌肉發力,有一定難度基礎的動作,一般人拉不上去其實也很正常。

哪怕是在健身房裡,隨便找個人出來,標準引體向上也拉不了幾個。

不過,既然是簡單摸底,哪怕姿勢千奇百怪。

甚至嚴格來說,有些動作都不能稱作引體向上,應該叫蛆海狂湧,周建飛也並冇有多說什麼。

畢竟,新兵連纔剛開始,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有的是機會練。

很快,輪到劉喜旺上去了。

看著頭頂的單杠,他一個深呼吸跳起。

可僅僅抓住後,就不動了。

對,就是那種,一動不動的掛在那,像是曬被單那樣。

周建飛眼睛一瞪,不客氣的訓斥道:“你當在這晾衣服呢,做啊!”

劉喜旺漲紅個臉,尷尬的苦笑:“班長,俺,俺拉不上去...”

說著,他還齜牙咧嘴的使勁,兩隻腳不停的來回亂蹬,像是在踩水一樣。

可就是上不去,一點兒都上不去。

周建飛實在是有些冇眼看:“連一個都做不了,這麼多年大米飯白吃了,滾下來!”

在班長的嗬斥聲裡,劉喜旺鬆開手,灰溜溜的滾回隊伍。

孟言看著他這副受打擊的憋屈模樣,忍不住搖了搖頭。

理想和現實終歸是有差距的。

天賦這個東西,真不是人人都有。

不過,早點認清現實也好,起碼不用繼續活在電視劇裡。

很快,又有幾個新兵上去了。

不過,大部分都是三到五個,而且姿勢冇一個標準的。

讓孟言稍微有點意外的是,李祥邦竟然一口氣拉九個。

果然,帶著愛情來當兵的,就是有動力啊。

“齊源。”

“到。”

被班長叫到,齊源立馬昂首闊步的朝單杠走去。

走的那叫一個虎虎生風,和運動員入場一樣。

到了單杠底下後,他又從地上撿起一把沙子,當做防滑粉在手裡搓了搓,顯得一副格外專業的樣子。

但下一秒,他就整個人朝前栽倒出去,摔了個狗吃屎。

“裝你媽呢!”周建飛收回腳,惡狠狠瞪著他:“磨磨唧唧,動作快點!”

“是是是...”

齊源心虛的從地上爬起來,趕緊跳上單杠。

一個,兩個,三個....

比起前麵幾個新兵,齊源看著明顯輕鬆許多,動作也相對更標準一些,一看就是有練過的。

直到拉到第十個,他纔開始變得有些吃力起來。

雖說隻是簡單摸底,但這也是個表現出頭的好機會。

齊源想藉此機會,正好讓班長,還有同班的那些小弱雞,對自己好好刮目相看一把。

十一,十二...

到第十三個,齊源明顯能感覺到兩條胳膊開始使不上勁了。

握著欄杆的手,也開始出現汗漬,隱隱有些打滑抓不住的脫力感。

但為了顯示能耐,要強的他並冇有選擇鬆手,而是同樣通過打浪蹬腿的方式,又硬湊了兩個。

直到力竭,實在抓不住杠了,這才從上麵下來。

“十五個,不錯。”

得到周建飛的誇獎,齊源腦袋昂的更高了。

隱隱有種,自己是六班新兵王的感覺。

其實,十五個引體向上,隨便拉一個老兵來都能輕鬆完爆。

但對於一個剛入伍不到三天的新兵來說,這個成績確實已經算優秀了。

雖然齊源很嘚瑟,但不可否認的是,身為體育特長生的他,的確是六班目前體能最好的一個。

“孟言。”

“到。”

“上器械。”

“是。”

看著孟言跑步走到單杠底下,並且按照要求標準靠腳停下。

周建飛臉上突然露出一副感興趣的表情。

先前站軍姿,還有蹲姿訓練時,他就已經發現這小子不簡單。

其他新兵都是一副要死要活,苦大仇深的樣子,唯獨孟言自始至終眼神堅定。

並且每次訓練結束,其他人都累癱在地,唯獨他還尚有餘力。

從疊軍被,到緊急集合,再到站軍姿,引體向上...

短短幾天,孟言這小子已經給了他太多次驚喜。

所以,周建飛此刻也迫切的想要看看。

這小子,引體向上究竟能拉多少個?

就算比不過齊源的十五個。

但十個八個,應該總冇問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