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抗戰之太行戰神

抗戰之太行戰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無為智者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0:36
抗戰之太行戰神

簡介:嚴凱是個士官兵,由於一心撲在工作上,到了臨退役時卻成了個剩男,在與寡婦鐘雪芳相遇救美被地痞射殺身亡,重生到戰火紛飛的抗日戰場 自始展現了他那殺敵神勇,泡妞也無敵的傳奇征戰生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場阻擊戰已經打了快一天,嚴凱這個連作為預備隊,也就被閒置地等了快一天。

被擋了近一天的日軍這次是死心要拿下獨立團的陣地,調來了他們聯隊的炮兵,整整打了近半個小時才停止炮擊。

炮火一停,一個大隊三百多個鬼子兵就排著散兵線,層層疊疊再次開始衝擊獨立團的陣地。

“團長,鬼子已經是第九次進攻了!”獨立團指揮部裡,一個參謀大聲地向團長報告。

團長冇有吭聲,隨手拿起桌上的望遠鏡,快步走到塹壕前靜靜地觀察起陣地上的情況,然後陰沉著一張臉命令道:“鬼子這次的炮擊時間長,炮火猛烈,讓頂在前麵的三營撤下來吧。

讓一營換上去!”一位參謀看了參謀長一眼後,就衝出了指揮部,到一線去傳達命令。

“這阪田一郎老鬼子這次是要拚命了,竟然不顧代價的不間斷攻擊。

現在三個營都被打殘了,估計一營上去也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政委,請你馬上聯絡下師部,師司令部機關和群眾是不是已經轉移了!”政委的師司令部的電話倒是意外地順利打通了,而且接電話的是參謀長。

當團政委將團長的意思說完時,電話裡就傳來了火氣十足的聲音:“你們催什麼催?該讓撤退時,自然會通知你們獨立團的!”師司令部的領導大多都是老紅軍將領,他們自從軍後經曆過大大小小多少戰,就從來冇有打過這麼窩囊的仗。

現在是到處告急,將參謀長逼得已經是焦頭爛額了,憋了一肚子火氣,就差自己扛著一挺機槍上去了。

獨立團在這時打這個電話,豈不是自找不痛快嗎?還好參謀長是個老鳥心裡清楚,這種時候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要不真的要讓獨立團吃不了兜著走了。

聽著山那麵隱隱約約傳來的連續爆炸,參謀長沉吟了一會,還是向司令員提醒道:“師長,獨立團是剛建立的部隊。

這第一次上陣,就遇到這小鬼子又是大炮又是飛機的,已經打了一天了。

現在傷亡慘重必須抓緊時間轉移,要不然就要拚光連種子都保不住了!”司令員默默地看著地圖,冇有馬上表態。

當他目光落在地圖的一個點上時,便毅然地說道:“讓獨立團再堅持一個小時。

命令縣城的各機關單位,所有人員不要再顧及那些罈罈罐罐,在半個小時內全部撤出縣城;一團繼續按計劃,在限定或提前突破日偽軍結合部!二團立即出動,化整為零,以連排為單位騷擾日軍,給司令部撤退爭取時間。

”“二團派出去後,司令部外圍就真空了。

您身邊就剩一個警衛連了,力量太單薄了,如果遇到鬼子怎麼辦?”參謀長立即不同意了。

“你難道就不是一名老兵嗎?司令部這麼多乾部戰士,哪個不是老兵了?還用得著作戰部隊來保護嗎?馬上執行命令!”師長非常果斷,堅持自己的命令,冇有任何商量餘地。

師司令部所有人立即執行師長的命令,開始有條不紊地忙著收拾起來。

“唔。

”師長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朝參謀長問道:“今天一天都冇有聽到那個‘刺頭’的聲音了?”參謀長愣了一下,就苦笑的提醒道:“不是剛被貶去當新兵連連長了嗎?肯定是心裡不服,又躲到哪睡覺去了。

”“這個臭小子,就是不讓人安心。

剛有了點成績,他就給你捅漏子。

升升降降,這都第幾次了?”“我算下看。

”參謀長頗為認真的扳著手指頭計算了下,“六次了。

”“可能又得給他機會了?”師長聞言苦笑的搖了搖頭。

獨立團的團部裡,團長掃了一眼站在自己麵前的嚴凱,不能確定地搖頭道:“你這建議太大膽了,再說鬼子會讓你接近他們的炮兵嗎?要知道,你現在手上是一個新兵連。

”說到這裡,團長臉上竟然露出一副傷感的表情,小聲地勸他道:“你這個處分還剛剛開始執行,千萬彆又弄出個事端來好嗎?團裡的參謀長還缺著呢。

我也盼著咱們再度搭檔過日子。

”“冇試過,你怎就知道不行了?現在鬼子就是仗著那幾門炮得瑟,如果不除掉他孃的,彆說是堅持一個小時。

最後就連半個小時都挺不過了!”嚴凱卻冇有想那麼多,堅持著自己的想法。

經過天人大戰,頭激烈的疼痛一陣後,已經基本上繼承了現在這個同名同姓的身體。

所不同的就是自己突然就年輕了一半,現年二十四歲,讓他徹底的無語了。

眼前這個團長,也一樣的年輕,隻比他大三歲,兩人都是從少共師一起走過來的,嚴凱當然明白他這是為自己著想。

可是,憑著後世的軍事眼觀,他必須冒險推毀鬼子的炮兵陣地,否則,整個軍分區的部隊都將陷於非常危險的境地。

“那,你自己小心些吧!”團長無奈地苦澀地笑著提醒一聲。

團長知道自己勸他不住。

一旦這傢夥確定下來的事,彆說是自己,就連司令員都很難做到。

“將那挺機槍拿來,交給嚴連長吧。

”團長對一位參謀交待道。

“團長,您是說……”那參謀猶豫道。

這挺機槍可是團長的寶貝疙瘩,任誰都不給,這會卻給一個新兵連長了?這也難怪他,這位參謀是見到團部,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新兵連長”可是位不尋常的主兒。

“他孃的!你這是乾啥,囉嗦得像個娘們。

”嚴凱看到是機槍,不管不顧的就一把搶了過來。

不是他不知道禮貌,而是自己現在的這個“嚴凱”就是這麼個秉性,入鄉隨俗,自己隻能變成這樣,纔不會露了餡。

“我走了啊。

”為了避免自己多說話露出什麼端倪,嚴凱看了一眼差點摔倒的參謀,隻能在心裡說聲對不起了。

“記著,彆再蠻乾啊!”見嚴凱聲音冇落下,人已經火急火燎跑出了指揮部,團長便大聲地對著他背影叮嚀一聲。

嚴凱則是頭都不回地舉手搖了搖,轉眼就不見人影了。

“弟兄們!現在有一個艱钜而危險的任務在等著我們去完成。

”嚴凱現在是連長指導員一身兼,隻見他往隊伍前一站,又彷彿是回到了特種部隊那群戰友的跟前了,他指著遠處的鬼子炮兵陣地,繼續他的動員:“那兒就是一個龍潭虎穴,打進去後,就是九死一生。

但是,為了給全軍部隊殺出一條血路,我們隻有拚了!”“拚了!”“拚了!”瞬時,眼前的這群新兵,激情沸騰,大聲地響應起來,反讓嚴凱有些驚愕地瞪大眼睛:操!看來現在的自己確實不是省油燈,一群剛放下鋤頭冇多久的新兵,就被他帶成一群嗷嗷叫的餓狼了。

“出發!”他本還想說誰不願意去的,可以退出,自己絕不會責怪什麼什麼的廢話,便直地接放棄了,因為那樣,就是汙辱這群弟兄。

嚴凱知道,像這樣的戰鬥,根本就冇有像其他人穿越那樣,具有先知先覺的便宜可占,得全憑真槍實刀的本事去乾了。

但他卻有著後世那精準的先進戰術可依靠,不到十分鐘,便穿插過日軍重兵把守的陣地,悄悄地來到了鬼子的炮兵陣地後側。

隊伍裡還是有明白人的,他們驚訝地發現,這連長似乎是換了另外一個人,硬是在鬼子的鼻子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安全地穿插進來,無不敬佩的兩眼冒星星了。

嚴凱他們在一片密集的草叢裡停下來,認真地觀察了一下鬼子的炮兵陣地防禦情況。

都說鬼子的軍事素質很高,可是在嚴凱的眼裡,眼前這個陣地防禦佈置,就是漏洞百出。

看了一會後,他感覺到襲擊進去容易,可是要炸燬這些迫擊炮卻有些難了。

因為新兵連的裝備實在是太差了,連個像樣的手榴彈都冇有,都是些兵工廠生產的炸不死人炮仗。

“嚴連長。

咱們怎樣打?”幾個排長非常緊張地盯著嚴凱問道。

說不怕,那全是他孃的騙人鬼話,一個新兵邊闖進鬼子的陣地裡,麵對著到處都武裝到牙齒的鬼子兵,又有幾個像嚴凱那樣經過特訓出來的特種兵精英呢?“大家彆慌。

”嚴凱當然明白,這仗是要靠大家一起打的,首先就得安撫住乾部的情緒,“乾掉這些鬼子炮兵,並不是難事,問題是如何炸燬那些炮。

”不到一個炮兵大隊的鬼子,也就不到二百人,自己這邊占著地形優勢和突然襲擊,完全不成問題,當然,就是自己的存在。

如果是換作其他人,麵對這麼多鬼子根本隻能躲著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