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靈氣復甦:我半步仙境成了人間第一

靈氣復甦:我半步仙境成了人間第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軒瘋狂
  • 更新時間:2024-06-20 14:38:00
靈氣復甦:我半步仙境成了人間第一

簡介:他是曾經的天下第一,現在改了名字隱藏在江海老街,開了一家不知名的診所。十八年前,江海市出現了天地異象,他趕來查詢情況。卻發現了這天地異象是纔出生的一個小女孩引起的。她是罕見的體質,一出生體內就有一團真元之火,為了救她,他把至寶冰魄打入她體內,這才保下了她一命。可至此以後他卻跌落巔峰,還身受重傷。十八年後,他本想取回至寶,可現在冰魄已經跟她融為一體。他想要重回巔峰隻有依靠雙修吸取她體內冰魄的能量......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雙雙,你聽我解釋……”

張雲開口解釋,可是話到嘴邊卻有不知道說什麼。

“吵什麼吵?”一道厲喝聲響徹。

一名身穿紅色衣裙的性感女子從遠處飛來平穩的降落在地麵上。

看到導師到來,空地上的學生都自覺的盤膝坐在地上。

“你是哪班的?上課時間來到高三一班的靈山乾什麼?”傅紅夢瞥了張雲一眼,美豔的臉蛋上帶著一抹冰霜。

“嗬嗬,傅老師!”遠處傳來一道笑聲,緊接著一箇中年胖子飛來,身體降落在地麵上。

“校長好!”

盤膝坐在地上的同學異口同聲的叫了一聲。

丁波現身後看著傅紅夢,笑著說道:“傅老師,他是新加入高三一班的同學,叫張雲,距離高考還有三個月時間,這三個月,你多擔待一點。”

傅紅夢看了張雲一眼,一臉不屑的說道:“我最恨的就是這種托關係的人,一點真氣都冇有,這根本就冇希望考上武道學院,還來浪費時間。”

丁波看到張雲身上都是腳印,還鼻青眼腫,不由的詢問道。“張雲同學,你這是怎麼了?”

“無礙。”張雲微微擺手,“雖然我是托關係進來的,但是我不需要特殊照顧。”

傅紅夢冷哼道:“這樣最好,一班是一中最好的班級,能進入一班的都是佼佼者,你年紀比較大,想要入一班,需要完成考覈,否則滾……”

張雲看了傅紅夢一眼,漫不經心的問道:“什麼考覈?”

傅紅霜指著眼前上百個學生,說道:“你隨便挑十個同學跟他們戰鬥,能贏十場,我就認可你成為高三一班的學生。”

聽到這話,李雙雙也有點著急了,急忙的站了起來,說道:“張雲,你彆鬨了,你一點真氣都冇有,比普通人還弱,你跟高三一班的同學打,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張雲微微一笑,道:“雙雙,你這是擔心我嗎?”

“滾……誰擔心你,你愛咋滴就咋滴。”李雙雙一聲輕哼。

張雲則看著傅紅霜,說道:“既然這是規矩,那老師安排吧。”

“張雲,你確定?”校長丁波忍不住勸說道:“你是我安排在高三一班的,你可以不用遵守規矩。”

“我說了,不需要特殊照顧。”張雲微微抬手,製止了丁波的好意。

“好!”傅紅雙雙頓時拍手叫道:“有骨氣,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冇有修煉出任何真氣的普通人,怎麼跟我教出來的天才學生一較高下。”

“王博,張君,陳一凡,周昆……”傅紅夢一連叫了十個同學。

被叫到的十個同學頓時站了起來朝前方走去。

“老師是鐵了心要讓張雲難堪。”

“傅老師叫的都是班上名列前茅的。”

“這小子叫張雲吧,他慘咯,肯定會被打的臉爹媽都不認識。”

下方的同學都是一臉幸災樂禍的神情。

李雙雙看著上場的十個同學,她俏臉微微一變。

張雲是什麼人她很清楚,這十個同學中有好幾個比她還強。

她想製止,可是想起之前張雲強行的對她,她心中就來了氣,隻是輕哼,冷聲道:“既然你想找死,那你就死吧。”

張雲一臉漫不經心的看著同學,說道:“人都齊了,那麼接下來戰鬥開始。”

李雙雙的追求者王博瞥了張太初一眼,嘴角上癮,勾勒出一抹詭笑。

“張雲是吧,咱們就比劍術如何?”

“隨你。”張太初漫不經心的說道:“刀,槍,棍,棒,拳,掌,腿,拿你最拿手的就行。”

“我馬上安排人去武器庫取劍。”丁波開口,說話拿出電話,撥打了一個電話,對著電話說道:“馬上去武器庫取兩把劍送來高三一班靈山。”

很快,學校武器庫的管理員就送來了兩把鐵劍。

高三一班靈山的格鬥場。

格鬥場外彙聚了高三一班的上百號學生,還有校長丁波跟導師傅紅夢。

格鬥場中王博率先拔出長劍。

催動真氣後手中的長劍微微顫抖起來。

他手中長劍橫指著,臉龐上帶著不屑之色,說道:“張雲,刀劍無眼,現在跪下求饒還來得及。”

張雲緩慢的拔出了手中的劍,看著不遠處的王博,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出招吧。”

“想死,成全你。”

王博臉色一沉,手持長劍朝張雲初衝去,他速度極快,十幾米的距離,一瞬間就抵達。

手中的鐵劍,朝張雲身上要害刺去。

丁波目不轉睛的盯著擂台,張雲是上麵安排來的,冇有任何真氣,要是死在一中,他這個校長就當到頭了。

他盯著擂台,要在關鍵的時候出手救下張雲。

“小心。”看到王博鐵劍即將刺在張雲胸口,李雙雙一顆心都懸掛到了嗓子眼,忍不住驚呼一聲。

其他同學都閉上了眼,不忍心看到接下來血腥的一幕。

在他們看來,張雲的胸口已經被擊穿了。

王博是一境巔峰,他手持長劍對任何普通人出手,那都是一招秒殺。

但,他麵對的不是普通人。

那是張雲,曾經的天下第一張太初。

如果連一個一境巔峰的強者都能傷他,那他就愧對這曾經的天下第一了。

就在王博手中的長劍即將刺穿張雲胸口的瞬間。

張雲身體微微傾斜,手中的劍瞬間貼在王博劍上,然後迅速的變招,手中的長劍順勢架在王博脖子上。

王博都還冇反應過來,就感到脖子處傳來冰涼,他嚇的額頭上都冒出了汗珠。

“承認。”

張雲收起了手中的長劍,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格鬥場外,傅紅夢看了丁波一眼,問道:“校長,發生了什麼?”

丁波微微皺眉,意味深長的說道:“就在那麼一瞬間,張雲身體傾斜,避開了王博這一劍的正麵衝擊力。”

他頓了沌,繼續說道:“隨後利用手中的劍貼著王博的劍朝前走了一步,手中的劍順勢架在了王博脖子上,王博是朝前衝刺的,力道比較大,他卻能把劍架在王博脖子上,而冇有上王博分毫。”

“這怎麼可能?”傅紅夢深吸一口氣,說道:“如果說,王博對戰的是一個強者,做到這些不難,可是這張雲冇有任何真氣。”

“確實。”丁波點頭說道:“冇有感應到任何真氣波動,這隻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實力太強,以我八境的修為,還無法感應到他的真氣波動,二是他對劍的理解已經達到了極致,對力量的把控達到了極致,這樣才能做到卸掉王博力量的同時把劍架在他脖子上而不傷他分毫。”

“他屬於哪一種?”傅紅夢問道。

丁波搖頭說道:“不知道,但是,這兩者應該是成正比的,一個普通人,是絕對不對劍有如此精準的把控的。”

格鬥場上的王博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心有餘悸的說道:“多謝手下留情。”

隨後,他留下劍,灰溜溜的走下了擂台。

“下一個。”張雲神色平靜的開口。

“我來。”

一個同學瞬間飛上了擂台,拿起長劍,對張雲展開攻擊。

這同學劍招犀利,攻擊張雲要害,在他近身的一瞬間,張雲出劍了。

對手還冇看清楚他的動作,他的劍已經架在對手脖子上了。

“同學,你敗了。”張雲輕聲開口。

“這……你,你這是什麼劍術?”這同學瞬間呆滯。

“下一個。”張雲收回了劍。

接下來不斷的有同學上台戰鬥。

可是張雲劍招變幻莫測,縱使是冇有真氣,縱使速度比較慢,可是這也不是這些才高三學生能招架的。

他輕易的就擊敗了後麵挑戰的同學。

傅紅夢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校長,你覺得這可能嗎?十個同學中最弱的都是一境後期,其中還有兩境的,他們在張雲手中,最多的居然隻堅持了三招,而且張雲全都是以手中的劍架在對方脖子上取得勝利?”

丁波深吸一口氣說道:“真是難以相信,一個冇有任何真氣的人對劍的把控如此恐怖,無論對手出什麼招,都是輕易的破解,如果張雲跟我是同一個境界,他擊敗我隻需要一招。”

“老師,我可算是過了考驗?”張雲站在擂台上,看著擂台下一臉驚愕的傅紅夢。

傅紅夢木訥的點頭,“過,過了。”

擂台下有上百名學生,可是現場卻出奇的安靜。

這些同學已經冇有了之前囂張的氣焰,也冇有了之前幸災樂禍的神情,而是一臉震驚。

“他?怎麼可能?”

就連認識張雲三年的李雙雙都是一臉不相信這一幕。

她認識張雲三年了,知道張雲初冇有任何真氣,而且身體很虛弱,有時候走多了都會氣喘。

她怎麼也冇想到,就是這麼一個人,輕易的擊敗了她的十個同學,這十人中有的是比她還強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