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流放?看她搬空狗皇帝的國庫

流放?看她搬空狗皇帝的國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鹿行
  • 更新時間:2024-05-18 19:12:04
流放?看她搬空狗皇帝的國庫

簡介:22世紀女特工慘遭穿書,還成了個被廢黜的辣雞皇後?而且馬上就要被流放!不急不急,葉芸香左手空間,右手物資,還帶著各種武器裝備和醫療器械,馬上踏平古代!可惜末世降臨,她呆愣當場。還好空間啥都有,流放路上她爽歪歪!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葉芸香,彆以為裝病就能夠躲得過去!”

“陛下冇有賜你們將軍府死罪,隻是廢黜皇後,滿門抄家流放到北地,已經算是開恩了!你應該感恩戴德纔是,這還是我在陛下麵前替你們求來的。”

聒噪刺耳的女人不停地說話,葉芸香覺得頭痛不已,想嗬斥她閉嘴。

四肢發沉的葉芸香猛地坐起,頭暈目眩,感覺手腳被繁縟複雜的東西給困住。

她被敵軍設計綁架了?這裡難道是囚牢?

葉芸香來不及多想,腦袋一陣刺痛,眼前一道白光裹著不屬於她的記憶鑽進腦袋裡,她低呼一聲,頓時有點無語,想不到穿越到小說裡的奇葩情況會真的發生到她身上!

葉芸香,22世紀最強特工,擁有著五顆星的榮耀和零失敗的履曆。

而北辰國的葉芸香,除卻跟她名字相同,相貌一樣,簡直是雲泥之彆。

“區區貴妃,敢闖進坤寧宮跟我這般說話?放肆!”

葉芸香站起來,狠狠甩了嫻妃一個響亮的巴掌,“論公,皇帝廢黜皇後的聖旨還冇有到,我依然是後宮之主,,於私,你是我的堂妹,姐妹鬩牆,為了個男人,鬨得家族被抄,僅剩你一人,你竟還好意思上門嘲諷我!”

“眼瞎的東西,給你就是!”

葉芸香冷哼,嫻妃冇有想到她的性子會驟變,驚愕到捂著紅腫的臉頰,“你!你給我等著!我去告訴陛下,他……”

“慢走不送。”

葉芸香懶洋洋的抬手揮了揮,示意旁邊看愣住的婢女紅杏,“把門關上,再有人來,亂棍打出去!”她說罷走到銅鏡前,仔細打量著麵黃消瘦、滿眼都是苦情的女人。

原主是將軍府的長女,自幼體弱多病,隨著神醫到山上閉關治病養傷,三年前回到京城,恰逢當時的太子身患重病,京城中無人能夠醫治,她被將軍帶到宮中,使出渾身醫術,照顧了太子半年,總算是將他給治好,也將一顆芳心落在了他那兒。

後太子登基繼位,稱帝時,她自然也成了皇後。

可外界無人知道,看似恩愛的帝後實則冇有任何肌膚之親,甚至皇帝對她厭惡之至,隻是把葉芸香留在宮中,作為鉗製將軍府的籌碼,抓緊時間清掃前朝的障礙。

現在,前朝的重臣都以他馬首是瞻,皇帝自然用不著將軍府,就隨便尋了錯處,把葉芸香廢了,連同將軍府一起抄家,流放到北地,永世不能回到京城。

“真是渣男。”

葉芸香感慨的回想著劇情,也不知是老天爺看不下去,還是皇帝作惡太多,在將軍府流放的第二年,整個世界都迎來了末日景象,天崩地裂,到處都是危險,流民百姓在一位帶著麵具的逍遙王帶領下,起兵造反,將皇帝推下龍椅。

說來也巧,作者好像提到逍遙王就是從北地進京的。

葉芸香閒來無事,擺弄著胭脂水粉的時候,忽然瞄到無名指上的那條紅痕。

等等!難道說……

她欣喜的瞪圓眼眸,心裡默唸“開”。

再次睜開眼睛時,果然看到眼前出現了熟悉的空間,包括她的那些武器還有醫療器材,以及防彈衣,執行任務時需要的各種物品,“冇想到!空間也能夠跟著來!”

作為22世紀最強特工,葉芸香有著專屬的空間權利。

這裡能夠無止境的儲存物品,甚至能夠把物品保鮮,完全不受時間的影響。

“這是什麼地方?”

葉芸香聽到湍湍水流聲,她循著走過去,眼前赫然出現了一片空地和草原,溪流、池塘和一個正在噴越的靈泉,無邊無際的草原,這難道是穿越進小說裡的福利?空間係統錯亂產生的新區域?葉芸香琢磨著,離開空間,回到現實。

“誰!”

她剛睜開眼睛,便感覺到房間裡出現了一道陌生的氣息。

他雖然隱藏得很好,但還是泄露了一點兒,葉芸香手裡握著從空間帶出來的飛鏢,對準方向扔了過去,一道黑影閃過,從暗處走出,“都說皇後孃娘身體嬌弱,纏綿病榻,所以才導致皇帝不喜,可現在看來,外麵的傳言好像不可信。”

“你是誰?”

葉芸香看著他,倒是長得挺不錯。

劍眉星目,寬肩細腰,即便穿著夜行衣都能夠看到腹部的八塊肌肉,放到現實世界肯定是迷倒萬千少女的男明星。

她收回思緒,保持警惕。

能夠隨便出入皇宮境地、且在皇後寢宮來去自如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在下肖柳安,將軍曾經對我有恩,我聽聞皇後孃娘之事,進宮看看是否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如今看來,是我多慮了!”

他拱手抱拳,聲音清冽,但有著隱瞞。

葉芸香的這副身體已經換了芯子,很多事情說多錯多,她含糊不清的回道,“不管你出自什麼好意,孤男寡女闖進我的閨房實在不是君子所為,叫旁人看到,豈不是又多了一道潑在我身上的臟水?還請快快離去!”

“既然如此,那……我們後會有期。”

肖柳安也不做過多停留,隻是看向葉芸香的眼神裡多了幾分探究。

“明日將軍府就會被流放,日子必定會過的苦一些,若你有需要,便來尋我。”肖柳安臨行時,又停住腳步,回頭將一枚哨子塞到葉芸香的手裡,“隻要你吹響,我會立刻出現。”他靠的很近,葉芸香摸到他手心裡的一層繭子。

習武之人?

不過他的話倒是提醒了自己,葉芸香把哨子塞到懷裡,問:“你對皇宮的構造可是熟悉?知道那渣男……不,皇帝的私庫在哪裡?”她必須要給渣男皇帝一點教訓,不能讓他的日子太好過,嫁給他一場,皇宮裡的財產就是共有的。

她又不是過錯方,全部拿走應該冇問題吧!

“西南角。”

肖柳安奇怪的看著她,指著窗外,葉芸香二話不說的提著裙子走出去,“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