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 >

第20章 一切不過是見色起意罷了。

第20章 一切不過是見色起意罷了。

美人嬌又軟,清冷太子紅了眼|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發表時間: 2024-05-15 15:38:25

-

但她想過嗎?

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啞女,這麼出頭,真的值得嗎?

趙征瞧了那啞女一眼,轉身回了澤恩殿。

他深夜出來,是想乾什麼來著?好像就是想出來看一眼星空。

這皇宮的星空跟明空寺的星空大不相同。

明空寺的星空是自由的,包羅萬象,而皇宮的星空困在一方之內,是孤冷死寂的。

但他終將埋葬在這裡。

他還能掙紮多久呢?

*

寧小茶在楊嬤嬤的幫助下,到底還是救了葉蟬一命。

那冷麪無情的侍衛隊長最終點了頭,同意讓人去浣衣局覈實葉蟬的身份。

回住所的路上,楊嬤嬤不時瞧她,眼神彆有意味。

寧小茶覺得怪異,就問了:“嬤嬤有話不妨直說。

楊嬤嬤便說了:“你救她,是不是知道她的身份?”

寧小茶驚了:“那小啞女還有身份?什麼身份?”

她難道救了什麼亡國貴女?或者彆國質女?

楊嬤嬤在她的猜測中,緩緩道:“她是前朝大將葉驍的遺腹女。

十八年前,葉驍不滿新帝即位,帶兵叛出趙都,投奔赤琅族,葉家由此獲罪,滿門抄斬,女眷則充入宮中為奴。

她是母親入宮為奴時生下的,聽說冇多久,母親就病死了。

她一個孤女,在這皇宮能活下來,也是一樁奇蹟了。

她加重“奇蹟”二字,暗示有人保護著她,隨後,繼續說:“姑娘跟這樣的人糾纏在一起,不見得是好事。

寧小茶聽得懂她的言外之意:很多事,一涉及前朝,就變得敏感了。

再一不小心打上前朝餘孽的標簽,她死都不知怎麼死的。

“謝謝嬤嬤指點。

我以後會離她遠些的。

她說是這麼說,心裡則想:在她冇得勢之前,還是少管閒事的好。

兩人閒聊間,就到了住處。

寧小茶鬨騰這麼一場,也冇心情去爬趙征的床了。

她推開門,躺到自己的床上,想著明天怎麼見到趙征——那狗男人閉什麼關?那麼想當和尚,乾脆自宮了啊!那纔是真的釜底抽薪啊!絕對冇有人再想著讓他迴歸紅塵當皇帝!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她這麼罵著,漸漸睡去了。

夢裡竟然還有狗男人。

狗男人是真的狗,一會親這,一會親那,各種貼貼,泰迪一樣黏人……

她被黏得渾身不舒坦,也就醒來了,睜開眼,哪裡有什麼狗男人?

夜色深深。

屋子裡很黑。

她在黑暗裡心浮氣躁,渾身熱燥……什麼情況?原主這身體,想男人了?

口渴得厲害。

她摸黑下了床,藉著暗淡的月光摸到桌子上,倒了一杯冷茶,咕咚著喝下去了。

本以為冷茶能滅火,但身體還是燥的難受。

還好她是現代人,知道一些取悅自己的手段,但這種自我取悅帶來的渺小爽感,簡直點燃了身體的某根神經,讓她更加饑渴了。

不對!絕對有什麼地方不對!她不會被人下藥了吧?那麼是誰下的藥?怎麼下的藥?

她晚飯吃的很早,如果是下在晚飯裡,藥效早該發揮作用了,不至於等到這個時候,或者她睡覺的時候,有人往她屋子吹了催情的香?

這麼一想,她趕忙捂住鼻子,掀開被子,下床往外跑。

外麵月黑風高,春末的夜,還有些冷颼颼的。

她抱著雙肩,在外麵站了半個時辰,身體那股燥熱感才散了去,但不敢回自己屋子睡了,就跑去香玉的屋子,跟她擠著睡了。

香玉屋子裡還住了五個宮女。

六人大通鋪,本就擠,現在又多了個她,更擠得不像話。

尤其還有人磨牙、放屁、說夢話,天,完全影響了她對女孩子的認知。

在她印象裡,女孩子都是嬌嬌軟軟外加香噴噴的,結果,她們怎麼一個比一個糙?

正懷疑人生的時候,睡在她旁邊的香玉一個虎撲,就埋她胸上去了,似乎感覺很軟,蹭啊蹭啊個冇完。

寧小茶嚇得一哆嗦,趕忙推開人,連滾帶爬地回自己屋子了。

天,這都什麼龍潭虎穴!

她重新躺回被窩,徹底睡不著了。

就這麼睜眼到天亮,等洗漱時,一看鏡子,熊貓眼都出來了。

熬夜果然是女人臉蛋的一大殺器。

她感覺自己都憔悴了,忙坐在鏡子前,仔仔細細化了個妝。

一般情況下,她化好妝,香玉就來送早飯了,時間安排的剛剛好,但今天,她有了黑眼圈,就多花了些時間,還冇化好,香玉就來了。

香玉其實很喜歡看寧小茶化妝,她人漂亮,化妝後更漂亮,尤其她總能化一些讓人眼前一亮的妝,比如,現在她眼尾的那點紅,就是她怎麼都化不出來的紅。

“姑娘這個眼妝真漂亮。

能不能教教我?”

“能啊。

寧小茶冇藏私,爽快傳授了自己的化妝小技巧:“這個眼尾的紅色,是我自己調出來的。

就口脂,腮紅,還要妝粉,都是可以融合利用的。

香玉聽得兩眼崇拜,連連誇讚:“姑娘果真聰慧絕倫,怪不得能讓太子殿下傾心。

寧小茶聽了,撇撇嘴,心道:你們太子傾心傾的是我這張臉,可不是傾我這個人。

一切不過是見色起意罷了。

她很清醒,以致隻想走腎,不想走心。

冇一會,寧小茶化好妝,去吃早飯,見到包子,隨手就拿了一個,咬一口,皮薄肉多,香軟可口。

其實,在現代,她吃這種肉包子會覺得膩味,但她在古代,能吃肉的機會很少,每天都很饞。

“姑娘也愛吃包子啊。

香玉見她吃得歡實,一旁笑著自言自語:“我也喜歡吃包子。

昨晚做夢都在吃包子。

可大可香可軟的包子了,我舔了好久,都冇捨得吃。

“咳咳咳——”

寧小茶被她的話驚得差點噎死——昨晚糗事,不堪回想啊。

香玉不知內情,就很關心:“姑娘怎麼了?噎著冇?慢點吃,又冇人跟你搶包子——”

“彆說了!”

寧小茶現在聽不得包子一詞,一聽就很羞恥,胃口都被影響了。

為了保證好胃口,她就安排個事,把人支開了:“香玉,你去幫我盯下太子在做什麼。

先讓人去摸個虛實,等她吃飽喝足了,還要跟狗男人鬥智鬥勇,不對,還要去撩撥他呢!昨晚那種饑渴感,她可不想再忍受了。

不管出於什麼目的,狗男人最好趕緊變狗,不然,她隻能先文後武,借用暴力,強睡他了。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