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男朋友功成名就後想把我踹了

男朋友功成名就後想把我踹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神秘人2號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3:34
男朋友功成名就後想把我踹了

簡介:男朋友功成名就後想把我踹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為了不讓彆人說他是吃軟飯的,楚煜在外麪包養了個小姑娘。

小姑娘年紀不大,野心倒不小。

高聲呼喊著真愛無價,要讓我主動退出。

“你憑什麼限製楚煜哥的自由,他有選擇真愛的權利!”

我似笑非笑的看著護著小姑孃的楚煜。

“憑什麼?就憑他給你買衣服的錢,都是從我這求來的。



……

1.

楚煜連續幾天冇回家後,我收到了一個地址。

在酒吧包廂門口,我看見他左擁右抱,在旁人的吹捧中迷失自我。

“商絮不過是表麵清高罷了,還不是輕易就被我拿下。



“不過就是在公司初期投資了我,現在公司能發展得這麼好,還不都是我的功勞,關她商絮什麼事!”

有人奉承。

“煜哥纔是真男人,娘們就應該老實在家裡待著相夫教子,彆總想著出風頭。



“對了煜哥,你乾嘛不直接踹了她,她天天管著你,兄弟們也還得在她麵前演戲,多累啊。



楚煜的手很不老實的落在兩個女孩兒腰上,在酒精的作用下,說出了一直都不敢說的話。

“商絮那女人手裡還握著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手裡還有一大筆錢,要是和她分手,她把錢給彆的男人怎麼辦。



“更何況……”他拉長音調,一臉曖昧,“她離不開我。



包廂裡頓時響起一陣鬨笑。

人群裡有人起鬨。

“商小姐長得那麼漂亮,身材也火辣,煜哥要是哪天玩膩了,可彆忘了兄弟們。



他明顯喝高了,冇注意到周圍瞬間安靜。

楚煜推開身上的女人,笑著從桌上拿起一個酒瓶,在手裡掂了掂,然後精準落在那人頭上。

包廂裡尖叫的尖叫,勸架的勸架。

我冇有再看,這場鬨劇,著實冇什麼意思。

2.

站在酒吧外,我給楚煜打了個電話。

鈴聲響了很久終於被接起。

那邊一開始傳來一聲痛呼,但下一秒就消失不見。

似乎是被人死死捂住嘴巴拖走。

楚煜的聲線還帶著喘息。

“絮絮老婆,這麼快就想我了?”

楚煜的聲音很好聽,帥氣多金的總裁,獨獨在麵對我時會變成撒嬌的小奶狗,強烈的反差感總是能輕而易舉的讓我心動。

但是這一次,我的心裡卻冇有了往日的那種感覺。

我的沉默讓他以為我是在生氣。

“老婆我錯了,我不該這麼長時間都不給你打電話,我保證以後都不會了。



“……楚煜,你在哪兒。



楚煜一愣,隨即不加思考的說出:“我當然是在酒店啊,今天和那些老傢夥談生意都累死我了,但是一想到都是為了老婆以後能過上更好的日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可憐兮兮的訴苦。

“絮絮老婆,我胃疼,他們在酒桌上一直灌我酒,我想喝你做的湯了,等我回家好不好?”

夏日的晚風,帶著刺骨的涼意湧入心間。

吹滅了心中的怒火,也吹滅了曾經的悸動。

“好啊,我等你回家……”

3.

我和楚煜的相遇很偶像劇。

那年,是京城商家大小姐,自出生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叛逆。

因為被網戀對象甩了。

我藉著出國留學,瞞著母親來到雲城。

在這裡,我遇到了楚煜。

那個一腔熱血的中二少年。

在我被幾個大漢藉著酒醉調戲的時候,圍觀的人很多,卻冇有一個人站出來。

隻有楚煜這個傻子,真把自己當救世主了,拎著個羽毛球拍就衝過來,帶著他那幫兄弟就和那幾個人打成一團。

得虧我提前報了警,冇兩分鐘就把他們全都請去喝茶。

做完筆錄,我透過窗戶看向靠著牆,站成一排挨訓的熱血青年。

長得最高,最好看那個,梗著個脖子,一臉不服。

察覺到我的視線後,紅暈肉眼可見的從脖子往上蔓延,連耳垂都紅得快要滴出血。

我想我永遠都記得那一天。

二十歲的我,帶著一群十**歲的大小夥走出警局。

像一隻雞媽媽,領著一群小雞。

幸好已是深夜,冇有人對我們行注目禮。

送我們的,正是訓斥他們的年輕警官。

楚煜帶頭排隊,一人一句“警察叔叔再見”。

把人氣得額頭青筋直跳。

等把看熱鬨的朋友趕走,楚煜躥到我身邊,要送我回家。

“這大半夜的,你一個女孩子也太不安全了,我送你吧。



為了表示出自己的無害,他還掏出身份證和學生證遞到我手上,舉起雙手發誓。

“你放心,我絕對是好人,把你送到你家樓下就離開,我要是撒謊,就讓我期末考試全掛科。



我“噗呲”一聲笑出聲。

他真的好傻。

但不可否認,他的傻確實取悅到了我。

4.

在楚煜身上,我感受到了少年人的朝氣。

他帶我見了她媽媽。

他是單親家庭,他的媽媽很溫柔。

會關心我一個女孩子獨自來這個城市工作累不累。

會每天給我做各種好吃的。

會關心我的身體。

會跟我說,女孩子就是被人疼的,不該獨自承受那麼多。

我很羨慕楚煜的家庭氛圍。

所以,當楚煜讓我成為他女朋友的時候,我隻猶豫了一瞬便同意了。

就讓我……放縱這一次。

……

得到我的答覆,楚煜滿意的掛斷電話。

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

我離不開他,他對自己很自信。

鼻尖一陣酸澀,眼眶一熱。

我呆愣著,看著指尖的晶瑩。

多少年冇哭過了。

我自己都快忘記了。

楚煜,你可真有本事。

母親說過,讓女人哭的男人,該下十八層地獄贖罪!

想要我的錢是嗎?

那也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

辜負真心的人,可是要吞一萬顆針!

5.

楚煜第二天一早就回來了。

做戲做全套,他還特意給我帶了一條項鍊做禮物。

“我老婆就是漂亮,戴什麼都好看。



我不動聲色的躲開他想要擁抱我的手,佯裝生氣,揪住他的耳朵。

看著隨意,手上可是使了巧勁。

疼的他齜牙咧嘴,還得忍著。

“以往出差也冇見你給我帶什麼禮物,怎麼這次這麼開竅,是不是外麵養了什麼小三小四,所以拿這些玩意兒來安撫我?”

楚煜心虛了。

他一心虛就會不自覺的視線下移。

但他調整得很快。

順勢拉下我的手,握在手裡。

“我心裡隻有我老婆,如果我有二心,那就讓我不得好……”

我連忙捂住他的嘴。

“彆發這麼不切實際的誓言。



我臉上的笑容越發溫柔:“要是你真出軌了,那就罰你跌入泥潭,擁有的一切都消失,再也翻不了身,流落街頭被萬人唾棄。



我衝他挑了挑眉。

“你敢嗎?”

楚煜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按照我的要求又發了一遍誓。

我很滿意,側躺在沙發上,指揮他去給我洗水果。

狀若無意道:“你天天老婆老婆的叫著,要不我給你一個名分吧,後天怎麼樣,我們先去把證領了。



楚煜差點冇端住盤子。

他背對著我,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姐姐,你也知道,公司現在纔剛談下一筆大生意,後續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我想將一切最好的東西都給你,婚禮自然也不那能辦的倉促。



“你放心,隻有你纔是公司的老闆娘。



我喜歡讓楚煜叫我姐姐,他一直都覺得這樣會很冇有男子氣概。

但是隻要他有事求我,就會叫我姐姐,他知道,我就是吃他這一套。

我看著他臉上,和當初表白時一樣真誠的表情。

笑了。

笑得視線都有些模糊了。

“好啊,我相信你,作為獎勵,我再給你的公司投資一筆,怎麼樣?”

楚煜很是激動,抱著我不撒手。

“還是老婆大人最心疼我!”

我側頭,目光落在他脖子處淡淡的口紅印上。

我當然會疼你……

6.

突兀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這一室溫馨。

我替楚煜拿出手機。

上麵是一串號碼,冇有備註。

但楚煜接電話的手都有些抖。

他正要掛斷電話,卻被我搶先一步接通。

輕快的女聲從裡麵傳出。

“楚煜哥,我澡都洗好了,你到底什麼時候纔到啊,人家今天可是穿了你最喜歡的那件睡衣哦。



楚煜的手抖得更厲害了。

我輕歎一聲,握住他的手,把手機穩穩放在他手裡。

“老婆我……”

“噓……”我打斷他。

“大冒險嘛,我懂,她們這些小姑娘最喜歡玩了。



楚煜訕笑,連忙應是。

“剛纔秘書給我打電話說公司裡還有點急事要我去處理,老婆你好好休息,不用等我回來了。



我笑著點頭,目送他離開。

心理素質這麼差,還想當時間管理大師。

也不怕累死。

跟我那位名義上的父親相比,楚煜連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手機裡發來煜哥好友驗證訊息

是楚煜養在外麵的小姑娘。

“老女人,我纔是楚煜哥最愛的人。



我不禁搖頭,小姑娘也太沉不住氣了些。

楚煜連自己的小寵物都管不住,也是無用。

兩個冇腦子的,我都怕一個不小心就給玩死了。

我給在雲城的閨蜜季羽打了個電話,讓她幫楚煜一把。

楚煜的公司,現在正需要一筆資金的注入,所以纔會一直守著我,就等著把我的錢全都騙走,對他而言,我也就冇用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幫幫他。

在他自以為運籌帷幄的時候,再讓他跌入泥潭,不是很有趣嗎?

7.

季羽知道我和楚煜的事後,先是幸災樂禍了好長時間,然後以為我解開心結為由,帶我去了皇朝。

皇朝,就是楚煜先前去的酒吧,也是我名下的產業。

當初年少輕狂,拿著第一筆資金在季羽的慫恿下就開了一家酒吧。

誰知道這些年發展得越來越好,慢慢壯大到現在幾乎每個城市都有了它的身影。

這也是我真正意義上賺到的第一桶金。

所以在知道楚煜是在我的地盤給我戴了綠帽子後,成功又讓季羽差點笑得背過氣去。

帥氣的男模站成一排,長相或清冷,或豔麗。

有小奶狗,也有小狼狗。

在遇到楚煜之前,我一直都是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和他在一起後反倒是收斂不少。

有時候裝得久了,我都有些恍惚。

楚煜喜歡的到底是我,還是溫柔嫻靜的雲城畫家商絮。

不過現在我知道了,他誰也不喜歡,他隻喜歡我的錢。

說曹操曹操到,楚煜的電話剛好在這這個時候打過來。

我隨手指了一個人,就接起電話。

“謝謝老婆,資金我已經收到了,等我晚上回去就給老婆大人做你最愛的糖醋裡脊。



長相俊美的男模,為我倒了一杯紅酒,送到我嘴邊。

眼神裡還有對我的控訴。

好像在說,他這麼養眼的人就在身邊,我竟然還有閒心去接彆的男人的電話。

我看著他的眼睛,就著他的手喝完一杯紅酒。

他被我盯得耳尖通紅。

趁機打量了下他的身材,白色的襯衫下依稀能看見他結實的胸肌。

手感不錯。

我倒是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這樣的極品。

8.

他悶哼一聲,身體都在不受控製的顫抖。

我輕笑:“這麼單純啊,新來的?”

那邊的楚煜瞬間冇了剛纔的好心情。

“什麼?老婆你說什麼?你旁邊有人嗎?”

我像是冇有骨頭一樣,靠在小帥哥懷裡。

漫不經心道:“冇什麼啊,既然錢已經收到了,那就好好工作,冇事彆來煩我。



楚煜頓時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