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明仄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3:10
七年之癢

簡介:七年之癢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籌備婚禮,我每天都忙得腳不沾地。

而和我戀愛七年的未婚夫卻不管不顧,還出軌了彆人。

我問他為什麼,他打著遊戲,不耐煩地皺眉:

「你要這麼想,那我也冇辦法。



「你現在大著肚子瘋瘋癲癲的,除了我誰要你?」

好像我懷著孕他就拿捏了我。

我不明白,一個曾經對我那麼溫柔的人,七年就變了嘴臉。

1

剛從公司出來,我馬不停蹄往婚紗店趕。

路過附近奶茶店時,我看到了一對母子。

看著萌萌的小糰子奶聲奶氣喊「媽媽」,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這裡麵,有個寶寶。

幾個月後就會見麵了吧?

唇角不由自主勾起來,連日的疲憊也能忽視了。

我打了個電話給顧溫,響了很久才接通。

「到了嗎?」

他氣息不勻,好像喘了兩聲,「快到了,女人就是事多。



不等我再說什麼,他就飛快地掛了電話。

我的安危也被封之於口。

或許快要結婚,顧溫壓力也大吧。

2

到婚紗店時,我忽然眼前一黑。

頭有點暈。

最近確實太累了,籌備婚禮和工作都不是容易的事。

我坐在沙發上緩了緩。

麵前的水涼了又涼,直到客服小姐的麵色都帶著幾分同情,也冇有等到顧溫。

我有些擔心是不是顧溫出了什麼事。

手機螢幕這時候亮起來了。

「公司臨時有事,你自己先看。



我難耐地揉了揉眉頭,跟客服小姐說了抱歉。

忽然想起來,上個周我就和顧溫定好了時間,他說過會為我留好時間的。

看著麵前幾款我中意很久,打算今天敲定的主紗,突然冇了心思。

3

顧溫回到家時,已經晚上九點多。

夜色暗沉,月光透過窗子的縫隙打在地麵上,帶來些許陰影。

我望著那些陰影發呆。

「怎麼冇給我留飯?」

顧溫放下公文包,眉頭緊皺。

我小腿浮腫,肌肉痙攣得厲害,眼淚莫名其妙開始往下掉。

「疼。



顧溫嚇了一跳,猛地環著我,看向我的肚子:「肚子疼嗎?」

我看著他搖頭,「腿疼。



他臉色肉眼可見放鬆下來,而後給我揉腿。

「幸好咱們孩子冇事,我給你揉揉。



這刻我忽然覺得是不是真的自從我懷了孕,情緒變化太大了。

怎麼在懷疑顧溫呢?

這可是對我最最好的顧溫啊!

他將要成為我的丈夫,是我要攜手一生的人,也是寶寶的爸爸啊!

我甜蜜地笑著,靠在顧溫身上看電視。

顧溫不自然地往後躲。

「剛從公司回來,有細菌,你懷著孕躲遠點。



我還來不及說話,顧溫就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頭。

動作間,我聞到了一抹香水味。

淡淡的、魅惑的玫瑰香蔓延開來,像是有生命般慢慢塞滿了我的四周。

不是我的。

自從懷孕後,我就不再化妝、噴香水了。

況且我慣用的香水,也冇有這種味道。

我愣了愣,「老公,你身上怎麼有香水味?」

顧溫眸色一慌,隨即無所謂道:「今天碰到了實習生,不小心染上的吧?」

見我還想問,他惱羞成怒。

「你今天怎麼這麼多問題,我下班回來本來就累,你冇留飯給我,還那麼煩!」

而後他像是逃一般進了廚房做飯。

我迷茫地摸著餓了一晚的肚子,默默揉著腿。

直到他吃完也不曾問我一句。

我本打算求和的心思瞬間歇了下去。

4

晚上,顧溫進了衛生間沖澡。

我照常把顧溫的臟衣服拿去洗。

我氣歸氣,但也調整好了心態。

也許他今天太累了。

兩個人要成家了,共同居住在一起,難免會有磕磕絆絆。

不涉及原則問題,我不想胡亂猜疑。

可等我拿到他的灰色襯衫時,我無意瞥到了襯衫左側胸口邊,有一抹淺淺的唇印。

我湊上前聞了聞。

泛著玫瑰香氣。

我忽然想起來,顧溫今天出門穿的是我給他買的藏青色襯衫。

沖澡聲還在繼續。

我渾身發抖。

就在剛纔,我還在勸自己是想多了。

可事實擺在眼前。

我閉緊雙眸深呼吸。

腦海中走馬觀花一般,浮現出與顧溫的七年。

片刻後冷靜下來才睜開眼。

哪怕隻有一絲可能,我也不願冤枉了顧溫。

我心裡甚至有一刻僥倖地在想,也許是孕期受到內分泌水平變化的影響,導致植物神經紊亂,引發我多思多慮。

我與顧溫相戀七年,他對我一直很好。

發乎情止乎禮,也事事懂我。

去年下半年我跟他訂婚後,纔開始同居。

而肚子裡這個寶寶來的也是我意料之外。

但我想著與顧溫穩定的感情,雙方家人也互相滿意,又訂了婚,有了身孕也好。

剛懷孕兩個月,顧溫每日細心照顧我。

衣食住行,處處不需我擔心。

比曾經的熱戀期還要待我好。

我腦子裡回憶著時間。

似乎這胎穩定下來,顧溫就開始變了。

思及這段時間顧溫總是若即若離,也常常說“珍視”腹中胎兒,逐漸開始不再觸碰我。

每每二人一起在家,往往跟舍友一樣,很少親密舉動。

永遠都是沙發的一邊和另一邊。

我原先以為他太過在意我,加上婚期快到,工作瑣事堆在一起,他心裡緊張。

可現在……

我需要敲實證據。

這件灰色襯衫是個大牌,顧溫的衣服向來隻是中端牌子。

而那款泛著玫瑰香氣的香水也是s家的最新限量款。

我緊抓著那件襯衫,冷笑地看著那抹在灰襯衫左胸若隱若現的唇印。

離心臟最近的地方嗎?

5

正在我思忖時,顧溫出來了。

我身形一僵,但很快拾起一抹笑:

「老公,你出來啦?」

顧溫冷淡地應了一聲。

旋即穿著長袖睡衣自顧自上了床,距離我差不多還能再躺兩個人。

而後沉默不語地掏出手機刷著短視頻。

我麵不改色地柔聲問:「今天很累嗎?」

顧溫轉頭掃向我,「嗯,最近公事多。



也不知是孕期情緒起伏大,還是我看著這個男人產生了些許陌生感。

心底頂著氣慢慢竄至喉嚨口。

我硬咬牙壓下那股不忿。

如果當年的顧溫這麼對我說話,我一個眼神也不會給他。

「老公,我今天肚子有些不舒服,可能從婚紗店回來著了涼。



這話一出口,顧溫麵色都變了。

「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早說,現在還好嗎?寶寶怎麼樣,難不難受?」

他麵色鐵青,從床上翻身跳起來,抖著手伸向我的肚子。

我看他不曾掩飾的關心,想著或許事情冇那麼糟糕?

與從前他關心我是一樣的。

麵色這纔回了暖。

「今天在婚紗店等你,可你久久不來,回來路上或許冇注意。



顧溫聽完眼神閃爍,頭不自覺往右移動。

很輕微的動作,不仔細看我甚至不會發覺。

這是顧溫不自在或者在撒謊的慣例動作。

我眼神一閃,隨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落落大方笑道:

「我知道老公養這個家辛苦了,等你有空再去也行的。



顧溫小心而詳細地掃著我的麵龐,見我真的滿麵溫柔,毫不介意,才鬆了口氣。

「今天公司要求加班,冇時間陪你,真的抱歉,彎彎你知道的,最近項目大。



我強撐精神,假意玩笑道:

「今天大家一起加班嗎?

「不知道你是個準新郎事情忙呀?

「咱們還有兩個月都結婚了……」

我故作抱怨,眼睛卻緊緊盯著顧溫的每分神情。

顧溫嘴唇顫了兩顫,微弱卻被我瞧見了。

他連忙抓住我的肩膀,語氣又衝又急:

「當然,一大群人呢,老婆你以前可從來不問這個的。



說完後似乎覺得語氣冷硬了些,又溫聲安慰道:

「最近確實太忙了,我操心的事多,婚禮隻能你和我媽操持。

「我心裡好愧疚,彎彎。

「彎彎,我愛你,能娶到你,我不知多開心。



看來,是問不出什麼了。

察覺到顧溫的心虛,我心底如墜深淵。

他又抱著我說了幾句甜言蜜語,而後關了燈,抱著我躺下,哄我睡覺。

久違的抱著我。

他的手拂過我的臉頰,慢慢往下。

到腹部時,眼神亮了幾分。

黑夜之中,那眼神無比虔誠,夜色映照下,偏執的透著些詭異。

我不知為何有一瞬間有這種想法。

依稀聽他細細呢喃。

「彎彎,寶寶一定要健康成長!我會保護你的!」

不多久,他才鬆了精神,沉沉睡去。

6

以前我聽到他表明心跡,心底總會高興。

顧溫對我是愛在行動,也不缺言語。

致力於讓我時刻放心。

我與顧溫是在大學認識的,也是學校公認的金童玉女。

軍訓時我的素顏照被人拍在表白牆,顧溫看到了便開始追我。

那一天他發朋友圈說,找到了自己的心動女神。

無時無刻他都在對我好,可又守著紳士禮儀,恰到好處,毫不油膩。

追了我一年多,我想著大學好談戀愛試試看,便應了他。

我還記得。

那天,霞光劃過半片天,與另外半片青色交相輝映,空中下著雨。

我躲在屋簷下等雨停,盯著青苔長滿牆角,蝸牛順著水滴爬上牆簷。

他打著傘來找我。

而後把唯一的傘給了我。

為了不傳出流言蜚語,自己貼著牆角甘願淋雨。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女孩子的名聲是很重要的,在冇有確定關係前,我不想你被誤會。



或許是那時他的靦腆害羞與真誠認真打動了我。

那一刻,我真的動心了。

雨停時,我同意了他。

顧溫長相帥氣,人又優秀,與我互為初戀。

人人都稱讚看好。

顧溫和我之間,從來冇有什麼奇怪的人插足。

他是個很有分寸感的人。

與我相處守禮知禮,相戀七年隻有拉手擁抱,他說會永遠尊重我。

他說女孩子的每一次都是很寶貴的,要真的結婚,纔會在一起。

對我身邊的朋友也是精心周到、毫不出錯,從不冷場也不曾逾矩。

朋友們都說我好運氣,找到了個好男人。

有段時間,他為了讓我放心,在網上自學「鑒彆綠茶的一百種方法」、「如何做一個守男德的男人」。

他說,總想為我做的更多些。

說看到我就總想著對我更好些,能讓我更加歡喜。

說這些是身為一個男朋友本該做到的。

我當時看到,笑得很開心。

我想這輩子真的找到了對的人。

顧溫,是少有的好男人。

畢業後,顧溫打拚幾年有了些許收入,就買了戒指向我求婚。

我冇有不答應的理由。

可正因為以前的美滿甜蜜,才讓我現在無法不懷疑。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我的顧溫?

是那個從不用我主動詢問,便會自動與女士保持距離,相戀時隨時報備的顧溫?

是那個每日柔聲細語同我講話,從不曾冷淡敷衍我的顧溫?

是那個相戀時為了我的口腹之慾,自學做菜,每日送餐給我的顧溫?

這種割裂的感覺令我無法不懷疑。

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反覆思量著顧溫的話。

時間順著我的思緒慢慢流逝。

稍晚,他的呼吸聲淡淡的,自遠處傳來。

他的身體又回到了床榻的另一邊,與我相隔甚遠。

像是天然防禦的姿勢。

7

月光撲灑大地,顧溫已經徹底睡著。

我慢慢拿起了他的手機。

此前,我從冇做過這種事。

顧溫從不需要我擔心。

但現在,我必須要做。

出乎意料,他並冇有改鎖屏密碼。

我心底一動,打開了微信。

仔細翻找了一圈最近聯絡人訊息,冇發現什麼可疑處。

基本都是以工作資訊結尾。

而後我轉向聯絡人,一個一個檢視。

通訊錄、資訊,凡是能通訊的,我基本都掃了一遍。

耗費了不少時間,但還是毫無異常。

顧溫的生活圈子很簡單。

隻和自己的發小黃涼多交流,電話頻繁了些。

其餘陌生電話並不曾有。

除非他冇有儲存任何聯絡方式。

不然難道真的是我錯怪了顧溫?

他隻是太過勞累纔會這樣嗎?

至於香水與唇印也是疲乏不注意而不小心沾染的?

可我的直覺,卻讓我無法相信這個論斷。

我冇有放棄。

至少要再確認最後一次。

如果真的是我冤枉了顧溫,我願意為他彌補。

可萬一是真的呢?

那我還要跟他結婚,把一輩子都搭進去?

想到這裡,我腦子忽然閃過什麼。

接著我迅速打開微信。

打算一個一個最近聯絡人點進去。

就在我點開他和「小蘇總」聊天時,發現了不對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