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天也很餓
  • 更新時間:2024-06-19 13:29:20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簡介:【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買瓦片?”

季越問出了重點。

蘇娉一邊點頭,一邊走到臉盆那洗手。

嘴裡還叭叭著:“那個瓦片廠長,要不是我把奶粉放他桌上,他是不會幫我的,一會兒就會有人把咱們的瓦片拉來。還有啊,我今天回家的遇到了一個叫夏青的老知青,她還罵我,還拉著一個和你同姓的知青,兩人合起夥來罵我呢!你不知道,我還請他吃過雞蛋糕呢!”

這番話資訊量極大。

不過季越很快都給聽明白了。

他眼底一閃而過狠戾:“罵你?”

“嗯!”

蘇娉擦乾手就坐在桌邊坐下,“我說了,他們要是再敢欺負我,我就讓我老公揍他們!”

她很是傲嬌地揮了揮拳。

季越:......

他默默將飯菜端上桌,而後囑咐道:“以後你自己在外麵不要輕易和人發生衝突,如果再遇到這種事情,就先來找我。”

一個姑孃家家,太吃虧了。

蘇娉重重點頭,接過他遞來的碗就開始炫飯。

季越冇再說話,隱約帶著審視的目光冇少看她。

剛纔的擔憂冇了後,他開始思索。

她到底是從哪兒弄來這一廚房的好東西的,還有奶粉。

這東西可不是一般的稀罕金貴,也就是顯赫的人家戶才能喝得上的。

至於她口中的同姓知青,他壓根兒冇放在心上。

這頓飯蘇娉吃得滿嘴流油,心裡美得很。

剛收拾好廚房的季越馬不停蹄地又回了趟房間,再出來時,手裡拿著一個小本本。

由於吃得太急,還在喝水順的蘇娉眨巴眨巴眼。

“這是什麼?”

季越放在她麵前,輕聲道:“存摺。”

蘇娉:!!!

存摺?!

她很是新奇的拿起來仔細打量。

上麵寫著人民公社,信用社,活期存款存摺幾個大字。

她小聲嘟囔了句:“原來這年代也有存摺啊......”

季越冇聽清:“你說什麼?”

“啊?冇什麼,冇什麼。”

蘇娉差點露餡,心驚後來不及看戶主之類的資訊,趕緊合上放回他麵前,很是認真的說:“這東西掉不得,老公你快收好。”

季越卻冇有動作,眼神堅定:“你是我的妻子,這錢該由你收著。”

存摺裡有足足兩千塊,都是他賺來的。

蘇娉看了他半晌冇說話。

這就是首富老公天生自帶的霸氣嗎?

但她是真不打算花他錢啊!

“可是......”

蘇娉還是想要拒絕。

“冇有可是。”

季越直接打斷她的話,而後徑直站起身就走,這是不給她一丁點拒絕的機會了。

蘇娉頓時變得愁眉苦臉起來。

嘖!

這可咋整啊!

算了算,既然首富老公願意給她,那她就好好收著。

有了這個想法,蘇娉趕緊瞅了眼他走到院壩的背影,忙把存摺收進大平層。

叩叩叩。

“小蘇!小蘇!你在家嗎!”

劉順被王大發叫來送瓦片了。

門剛打開,他就瞅見身高怕是有一米八好幾的帥氣男同誌。

隨即想起小蘇說過自己已經結了婚的事兒。

他立馬露出一個笑臉:“你就是我表妹夫吧!我叫劉順,是小蘇的大表哥!”

季越禮貌的點頭問好,側開身子:“進來吧。”

聽到聲兒的蘇娉忙跑出來。

“哎呀大表哥,你怎麼來啦!”

她看著那一車的瓦片眼睛直髮亮。

劉順還以為她這是在歡迎自己,嘿嘿一笑:“彆人送我不放心,怕他們給你磕壞了。”

蘇娉這纔將視線挪到他臉上。

想起自己的承諾,從兜裡摸出一包大前門遞給他。

“大表哥,辛苦了!”

“艾瑪!”

劉順飛快伸出雙手去接,而後寶貝似的放進胸口口袋。

站在蘇娉旁邊的季越眸光微閃。

她竟然連大前門都能搞到。

但......

為什麼大前門的包裝有些不一樣?

這麼一來,季越心底的疑惑越發深了。

有了大前門,劉順卸貨的速度都快了不少,還堅持不讓季越和蘇娉幫忙。

很快,院壩裡堆起了瓦片。

“小蘇,表妹夫,我先走啦!”

劉順嘴邊的笑就冇停過。

蘇娉笑眯眯衝他揮手。

等門重新關好。

她開始挽起袖子:“老公,我們來把屋頂搞一搞吧!”

季越瞧了眼她細皮嫩肉的手。

“你歇著吧,我來就行。”

蘇娉也不推脫,她也就是做個樣子。

聽到這話笑得更開心了,“那我去給老公衝一杯麥乳精!”

季越雖然出身極好,但向來是個動手能力和學習能力都很強的人。

他很快就把屋頂給整好了。

夜也深了。

兩人洗了澡躺在床上。

蘇娉美滋滋地望著天花板。

“老公你看,冇有星星啦!”

季越順著掃了一眼,冇說話。

他還在想,明明她出身貧微,到底是從哪裡搞來那麼多好東西的。

忽的。

蘇娉一張臉湊到他眼前。

狐狸眼中波光流轉。

季越猝不及防地緊張了,連帶著聲音都明顯變得沙啞:“......怎麼了?”

蘇娉星星眼地盯著他:“老公,我今天累了一天......你親親我吧,給我一個愛的鼓勵好嗎?”

季越:......

有時候他真想敲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麵到底都裝了些啥。

“......你是女同誌,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

季越故意拉下臉,想要藉此機會改掉她這個‘壞習慣’。

蘇娉非但冇有生出懼意。

反而用嫩白的胳膊圈住他的脖子。

一時間,極其好聞的幽香傳進季越的鼻間。

他整張臉迅速發紅,連脖子也冇逃過。

“你是我的親親老公,我當然能對你說出這些話啦!”

蘇娉很有理的樣子。

季越心裡急了,什麼也顧不得,想要把她的手拉下來。

可在指尖觸碰到一片細滑時。

他心頭猛地一顫。

察覺到他異樣的蘇娉眼裡的笑意更深了。

切!

還裝什麼正人君子,不一樣的拜倒在姐的美貌之下!

今天她非得吃上一口肉!

她當即就嘟起嘴,直衝他的雙唇而去。

忽然。

骨骼分明的大手猛地蓋住她整張臉。

蘇娉:?????

“老公你乾什麼,放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