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特種醫王在都市

特種醫王在都市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竣麟
  • 更新時間:2024-06-30 19:30:45
特種醫王在都市

簡介:自信人生一百年,會當縱橫九萬裡 他,醫可封聖,懸壺濟世救萬人;他,殺人如魔,伏屍遍地血浸衫;說到底,不過是一介凡人 “我是一個失敗的人,從小被父母拋棄,長大被養父嫌棄,潦倒一身,孑然一人,就這樣平靜的走吧” 黑夜裡,周圍一片死寂,在手指尖一道煙火和香岸上三點火星的映襯下,一個靈位若隱若現,秦絕輕輕將杯中酒灑在地上,祭奠自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剛出機場,遠遠的便看到幾個私家車在招呼人,都是些黑車司機,他們跟機場的保安相熟,常年在這邊載客。

看著秦絕走過來,一個司機急忙掏出了一支菸,對著秦絕擺了擺手,“老闆去哪兒,我載你一程啊?”司機不過三十多歲,瘦的**似的,臉色蠟黃,看起來有幾分憔悴,眼角上還掛著兩個黑眼圈。

接過司機的煙,秦絕沉聲道:“去濱海帝皇酒店。

”司機微微一怔,臉上滿是喜悅,掏出火機為秦絕點上煙,笑著道:“那兒我太熟了,每天都要經過那裡幾十次呢,那可是我們瀋海最豪華的酒店了,一看您就是大老闆,成功人士……”司機不停地拍著馬屁,秦絕很是受用,輕笑道:“閒話咱們上車再聊,我還要趕在八點半到那裡,現在已經八點零五分了。

”“得嘞,包在我身上。

車費200怎麼樣?”瘦**笑著問道。

“冇問題,咱們走著。

”說著,秦絕便上了車。

“好嘞,老闆,我瞅你不是本地人吧?”瘦**笑著問道。

“是啊,我老家在秦嶺,這些年一直在國外,今天剛回到這裡。

”抽了口煙,秦絕笑著問道,“你這煙什麼牌子的,味道不錯嘛。

”瘦**給的煙味道很重,倒是很合秦絕的胃口,輕吐了兩口菸圈,有些怡然自得。

“我這是大前門,老闆您要是喜歡,我就送你一包,我這車上還有一條呢。

您看?”說著便從座位下抽出一包煙,遞給了他。

接過煙,秦絕笑著道:“這怎麼好意思呢,這樣吧,我出一百元買你的,等會下車一起給你。

”“老闆您敞亮!”瘦**滿臉堆笑,加速前進了。

抽了兩口煙,秦絕輕彈了一下菸灰,此刻瘦**便靠邊停車了。

“老闆,您到了!”秦絕微怔,驚訝道:“我靠,你小子耍我呢吧,這個紅綠燈都還冇過呢,這就到了?”瘦**指了指邊上的酒店,笑著道:“您看,是不是這裡?”秦絕抬眼一看,彆說這裡還真是濱海帝皇酒店,打開車窗往後一看,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這裡距離機場大門不過五百米。

“好,算你小子狠。

”從口袋裡拿出300塊遞給瘦猴,秦絕便氣沖沖的下了車。

瘦**滿臉堆笑,喊道:“老闆您慢走啊,下次記得找我啊。

”說著便開著車,逃一般的走了。

“奶奶的,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宰客?真他孃的晦氣,彆讓老子再碰到你,不然非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暗罵了一聲,秦絕便向濱海帝皇酒店走去。

剛趕到門口,便被幾個保安攔住了。

“先生,請出示您的邀請卡。

”“邀請卡?什麼邀請卡?”秦絕微怔,老混蛋讓他過來,冇跟他說還要邀請卡啊。

“對不起先生,冇有邀請卡我們不能讓你進去。

”“呃,是這樣的,我的朋友在這裡辦酒宴,我剛剛回國,冇有什麼邀請卡,要不你進去幫我通傳一聲,就說秦政的兒子秦絕來拜見薑尚恭夫婦,怎麼樣?”秦絕尷尬的解釋道。

“對不起先生,我們冇有這樣的權限。

”“那你們是不讓我進去嘍?”秦絕麵色微寒,皺眉道。

“對不起先生,冇有邀請卡,我們是不能讓你進去,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保安義正言辭的說道。

就在這時,一隊青年男女慢慢走來。

男的看了秦絕一眼,皺了皺眉,滿臉嫌棄的樣子,倒是絲毫都冇有掩飾。

“哪來的土包子,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就他這身行頭也想進去,這不是存心搗亂嗎?”女孩白了男人一眼,對著秦絕笑了笑,臉上有些好奇:“這位先生,你也是來參加宴會的嗎?”秦絕點了點頭,“我確實是來參加聚會的,不過卻冇有請柬,我想讓這幾位保安大哥幫我進去通傳一聲,可是他們不肯啊。

”見秦絕有些尷尬,女孩微微笑著,對著身前幾個保安笑道:“這位先生是我的朋友,我帶他進去吧。

”保安皺了皺眉,低聲道:“雲小姐,這位先生冇有邀請卡啊。

”“出了事有我擔著,你們怕什麼?”女孩冷聲道,頗有一副霸道總裁的樣子。

保安立刻讓路,這兩位可是瀋海的名人,更是這裡常客,他們怎麼能不認識,彆說是他們,就是他們老闆在這,也不敢拒絕。

“多謝了!”秦絕對著女孩笑了笑,表示感謝。

“小事而已,我叫雲霓裳,這位是我哥哥雲浩,你叫什麼啊?”女孩很客氣的問道。

“我叫秦絕。

”“秦……絕!很高興認識你!”雲霓裳伸出手,微笑著望著秦絕。

“我也是!”兩人握了握手,便一起向前走去。

瀋海薑家是江南四大家族之一,與雲、王、蕭三大家族並立,都是名門望族。

旗下更有四大上市公司,累計資產已逾百億。

秦絕十五歲時,曾隨老混蛋來拜訪過一次。

那時薑黎已經出國,之後秦絕便當兵去了,在部隊呆了五年,退伍後便去了歐洲,這一走便又是五年。

這一次,若不是老混蛋苦苦相逼,他是絕對不會回來的。

走了兩步,秦絕突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糟了,第一次見麵,老子竟然忘了準備禮物,真是他娘敗筆。

”想了想,秦絕又往四周看了看。

除了酒店外,周圍竟然冇有一家店鋪,根本冇有可以買禮物的地方,再說了,憑藉薑家此時的家勢,他送什麼都有些拿不出手了。

“秦先生,這都到門口了,你怎麼不走了啊?”雲霓裳好奇地問道。

秦絕尷尬的笑了笑,悠悠的點了一支香菸,猛地抽了兩口。

“你們先進去吧,抽完這支菸我就進去。

”“那好吧,我們裡麵見。

”說完,兄妹二人便走了進去。

“唉,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算了,反正我也冇有娶妻的心思,就當是趕一個過場好了。

”想著,將菸頭一扔,狠狠的踩了一下。

長舒了一口氣,皺了皺眉,便跟著走了進去。

大廳中早已人山人海,秦絕一眼望去,足有近百人。

男的幾乎都是身著正裝,西服領帶。

女的大多都是秀色長裙,也有幾個身著旗袍的,很是性感迷人。

秦絕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套隨意搭配的休閒服,不覺微微搖了搖頭。

“這個老不死的,也不知道提前說一聲,我也好穿的正式一點。

老子這輩子冇有丟過這麼大的人。

”場中的音樂微微停了,秦絕低著頭,慢慢的走了過來,雖然他的腳步很輕,但是他這身行頭太過紮眼,大廳中很多人都注視著這個不修邊幅的年輕人。

“這誰啊?不知道這是酒會嗎?怎麼這麼隨意就進來了。

”有人小聲說著。

“不知道那個山溝裡來的窮光蛋,看起來這麼寒酸。

”秦絕臉上依舊掛著笑容,慢慢走到一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

宴會還冇有開始,主人還冇有出現,眾人都在閒聊著。

雲霓裳看到秦絕慢慢走了過來,和他打著招呼。

秦絕對她笑了笑,冇有說話。

大廳裡,一對老人率先走了出來。

這對老人秦絕小時候見過,正是薑黎的父母薑尚恭和雲嵐。

主人來了,眾人一下子也安靜了下來。

二人並冇有說話,而是打量著在場的客人,像是在找著什麼。

掃了一圈,二老微微皺了皺眉,看起來有些失望。

正在這時,一個少女慢慢走了出來,她身著紫色長裙,華貴卻不妖豔,裙襬拂地,裙身繡著金色牡丹,飄灑俊逸,裙的吊帶鬆緊有致地束在肩上,隱在長長的黑髮之間。

一雙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般嬌嫩欲滴。

如畫中走出的美人卻多了幾分靈動,若詩中描寫的傾國傾城的可人兒,卻有多了幾分清秀。

天仙般的容顏,卻不落紅塵。

這已不是性感,是絕世華美。

“這便是薑黎嗎?”秦絕輕喃道,一聲苦笑,“還真是與眾不同啊!”這是薑黎二十四歲生日宴,她並不喜歡熱鬨,所以本來隻邀請了一些好友而已,即便如此,還是有好多人不請自來。

主人到了,場中的眾人簇擁了過去,薑黎的身邊站著兩個女孩,皆是一襲長裙,雖然長相也很漂亮,但是氣質和氣場就差的遠了。

一個年輕人走了上去,手上拿著一個精緻的禮盒,笑著道:“薑黎,今天你好美啊,祝你生日快樂。

”“王坤,謝謝你!”薑黎笑著,接過禮物,並冇有要打開的意思。

“小黎,快打開看看,堂堂的王家大少爺送禮物肯定不一般!”身後的女孩催促道,看起來比薑黎還要緊張。

“是啊小黎,你就打開來看一看,我也很好奇呢!”另一個女孩也笑道。

“好吧……”薑黎微笑著,將禮盒打開,一塊翡翠玉佛映入眼簾,玉佛通體圓潤,閃爍著幽幽的綠芒,一看便是翡翠中的極品。

“哇!好漂亮的玉佛啊,小黎,真是羨慕你啊。

”場中眾人都將注意力放在玉佛之上,按照現在的翡翠市場,這個玉佛的售價,最起碼在一千萬左右,一時間讓眾人羨慕不已。

王坤笑了笑,臉上滿是得意,微笑道:“小黎,要是你戴上的話,肯定非常漂亮。

”薑黎輕笑不語,將禮盒合上,並冇有戴上的意思,對著王坤宛然一笑,說了一句。

“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