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夢想當鹹魚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6:08
替嫁被判流放,反手坑仇家上路

簡介:【爽文+女強+空間+流放+基建+不聖母+虐渣】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被渣爹後孃算計,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這不行,屬於我的東西,誰都不能拿走。趁著亂,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連老鼠洞冇放過。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根據原身的記憶,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流放路上殺機重重,旁人如臨大敵,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等瑾王醒來的時候,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王爺,王妃要的不多,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在家相夫教子就成。”“王爺,彆怪我們背刺,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嗝。”“兒啊,你有福了,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季如歌:乖,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站在周文帝身邊的萬公公適時開口了。

周文帝,大理寺卿等人的視線齊刷刷的朝他看過去,想聽聽他怎麼說。

得到皇上許可,萬公公便說了一句。

周文帝一聽,精神一振。

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啊,隨後讚許的看著萬公公。

其他大臣聽完後,對視一眼。

這個老奸巨猾的死太監,餿主意倒是不少。

流放?可算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了。

那流放千裡,期間有多辛苦,不用經曆,猜也猜的出來。

現在死太監卻建議皇上讓瑾王府一家流放,瑾王昏迷,老王府那三個兒子也都是平庸之人,接著一家老小,如何能安然度過流放?

“流放的路上,讓人盯緊了瑾王府眾人。“周文帝想到了王府裡消失的那些東西,以及自己後宮丟失的金銀珠寶等不少物件。

他要人盯著,看看是不是瑾王府老祖顯靈。

如果是,這流放路上勢必會對他們諸多照顧。

所以他要看,看看瑾王府那些人在流放路上的日子過的如何。

周文帝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當即決定,判瑾王府流放千裡,前往北境無人區。

幾位大臣一聽,心裡咯噔一下。

這老畢登不是個好人啊。

北境無人區那是什麼地方?就是韃子來了,都要掉頭進去的地方。

那裡是寸草不生啊,且極冷。

但凡想活的,都不會在那裡生活。

留在那裡的,都是重罪的犯人。但是那邊條件艱苦,能活下來的很少。

所以皇上這一招狠啊,真的太狠啊。

這是打算跟瑾王府老祖懟上了是不是?也不怕瑾王府老祖半夜將他打一頓。

幾位大臣視線落在大理寺卿身上,示意他說點什麼。

但是顯然,大理寺卿不想開口。

緩緩閉上眼睛,累了,就這樣毀滅吧。

攤上這麼一個老畢登皇帝,他有種想辭官了。

但是,大理寺主管各種刑事案件,要是他走了。就憑那些個酒囊飯袋,隻怕冤假錯案多不勝舉。

何況還有一家老小,他不能因為自己頭鐵的得罪皇上,讓家裡人跟著受罪。

隻可惜了,幾代崢嶸的瑾王府,要被老畢登給害了。

唉……

心累,身體也累。

回去,回去他就燒香上奏給先皇,好好入夢罵一罵老畢登不乾人事。

卸磨殺驢,也不帶是這樣的下場。

生氣,不想開口說話。

其他幾位大臣也不免有種兔死狐悲的心情。

如果有天,皇上一個不爽衝著他們開刀,他們又該如何?對付他們一個人倒是不擔心,可若是刀尖衝著他們的家人們,剜心之痛也不過如此。

唉,這都是什麼事。幾位大臣垂頭,心情很複雜。

周文帝這會心情也不是很好,他覺得自己堂堂一國之君的威嚴被鬼給挑釁了。

偷了那麼多的東西,什麼鬼這麼能耐呢。

他要找人,找人做法滅了這囂張的鬼。

瑾王府老祖?嗬嗬嗬,看朕弄不弄你。

很快,瑾王府全族流放的聖旨下來了。

但是放眼瑾王府全族,攏共加在一起也就百來人。

鳳家的兒郎少年就開始征戰沙場,很多兒郎們上陣殺敵,最後回來隻剩一杯土。

鳳家最後剩下的也就是老弱病殘了。

至於鳳司瑾三個兄長,是老王妃狠下心把他們養廢,文不成武不就,就隻能承.歡膝下。

為此,老王妃揹負了多年的罵名,就連自己的夫君和兒子們都誤解自己,對自己有心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