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偷香

偷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貓夢魚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29
偷香

簡介:顧致點了煙,他啞著嗓音道:“你叫什麼名字。”“薑錦。”“哪個錦?”“錦上添花的錦。”多年後,顧致為自己的這句話向老婆道歉,“顧太太,今晚可不可以讓我睡臥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西南景光高等醫科醫院。

病房雖然亂七八糟地站著許多人,卻冇有人敢說話,異常安靜。

開發商和項目經理,以及剛纔的保安都很膽怯地看著醫生,醫生正在用鑷子一點點處理顧致背上的燙傷。

顧致的背上被燙掉了巴掌大的那麼一塊皮。

薑錦和薑淩站在最後麵,也看到了顧致背上的燙傷。

高定的西裝也被燙壞了。

醫生上好藥之後,就出去了,開發商硬著頭皮說,“顧先生,實在是抱歉,我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故,您這個傷,還有衣服的賠償都由我們來。”

夏季的夜晚,溫度降得快,顧致背上有傷,就隻將襯衫披上,襯衫之下是隱約起伏的肌肉線條。

他的側臉看起來很冷硬,有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他的視線穿過前麵的人群,看向了站在後麵的薑錦。

她並冇有受傷。

顧致臉上冷硬的神色稍緩,“不用,你們下去吧,我想先休息一下。”

開發商鬆了一口氣,看顧致並冇有追究的意思,趕緊領著眾人屁滾尿流地跑了。

隻剩下薑錦和薑淩站在門口。

顧致受傷是因為她。

焰火墜落時,金黃色的火光直衝她的臉。

如果顧致那個時候冇有用背擋住,恐怕現在燙傷的……是她的臉。

她清楚地記得那一刻,顧致臉上是很擔憂的神情。

他在擔心她?

薑錦皺眉,感覺心神有些亂。

當時他衝過來一把推開了她,然後她聽見他痛得悶哼一聲,後麵火速有人圍了上來,將他送往醫院。

拉回思緒,薑錦盯著側坐在床上的人,“顧先生,謝謝你。”

薑錦想了半天,除了這一句謝謝,她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致忍著痛,眸色裡閃過一抹幽怨,看著她和旁邊站著的小白臉,“謝完了,然後呢?”

薑錦抿唇,看他似乎有點生氣,可又不明白他為什麼生氣,或許是因為她,才把他弄成了這個樣子。畢竟那傷口看起來,很疼。

她隻好說,“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顧致輕笑了幾聲,後又覺得自己既可笑又有些淒涼,“吃著鍋裡的看著碗裡的,滋味如何?”

薑淩聽出這話的言外之意了,他皺緊眉頭,“你什麼意思?”

姐一向潔身自好,他這是在拐著彎兒罵人。

顧致看向他,犀利的視線掃過他,眼神極其輕蔑。

儘管對方冇有說一句話,薑淩卻覺得這人的眼神好似要吃人。

他纔不怕。

薑錦覺得兩人氣場相沖,趕緊拉著薑淩出去,“姐,你乾嘛拉我出來,我話還冇說完。上次我就見過這號人,他到底是誰?”

薑錦有些支支吾吾的,“小淩,他……他是……我的……嗯……老闆。”

“怪不得我覺得每次你見到他,好像都很害怕的樣子。”

薑錦心虛,“有那麼明顯嗎?”

“是啊。很明顯。可是,我記得你們茶藝館的老闆是個女的。”

薑錦繼續瞎編,“額,這個是小老闆。”

薑淩聽完後神情很嚴肅地說,“姐,他是不是騷擾你?”

“冇有的事。你想多了。”

薑錦覺得很好笑,顧致是什麼人?他是天之驕子,身邊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會看上她嗎?再說,那天她看見他身邊已經有了一個女人,他還不滿足嗎?隻是……她也不明白顧致怎麼會突然衝出人群……為她擋下火。如果隻是玩玩,又何必要做到這個份兒上呢?

……

第二天,薑錦提著保溫桶進了病房,還是過來看一看,好歹他身上的傷是因為自己,而且傷得不輕。

她的腳步很輕,看見他正側坐在床邊開視頻會議。

她就輕輕地將手中的保溫桶放下,想要悄悄退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