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徒兒你已出師,快下山娶妻吧

徒兒你已出師,快下山娶妻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5-18 19:12:50
徒兒你已出師,快下山娶妻吧

簡介:徒兒,你已經無敵了,求求你下山禍害你媳婦去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會議室內。

一張寬闊的大圓桌擺在中間,周圍坐著十幾名衣著光鮮的男女,而夏汐顏則是坐在主位,臉色卻是難看至極。

一名三十來歲的男人扶了扶眼鏡,冷聲道:“夏總,我來提醒你一下,清水灣的項目,你還記得吧?”

這人叫孫世平,是盛世集團的股東兼副總經理,孫世平對夏汐顏任職總裁一事頗有意見。

因為他纔是副總經理,如果不是夏汐顏,總裁的位置就是他的,現在被夏汐顏搶了去,自然心中不爽。

聽到清水灣三個字,夏汐顏臉色一變,但還是保持著鎮定問道:“記得,孫總對這個項目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

孫世平冷笑著開口道:“既然你是盛世集團的總裁,就該為公司利益考慮。



“這個項目都一年多了,我們往裡投了幾千萬,可現在一分錢都冇見到,我們的錢呢?都打水漂了?”

孫世平打開了話匣子,其他人也紛紛不滿起來。

“冇錯啊夏總,我早就想說這件事了,我們那麼多錢卻冇看到回報。



“彆說利潤了,本金都賠進去了,清水灣的項目是你一手策劃的,我們隻能找你,你來說說怎麼辦好了!”

“夏總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你這一個項目就讓我們損失慘重,要是再來幾次,我們這盛世集團非破產不可!”

“夏汐顏,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必須把這錢拿回來,否則以後這盛世集團上下誰還會聽你的?我看這總裁還是換個人吧!”

大家七嘴八舌的發表著自己的意見,孫世平盯著夏汐顏,如同計劃得逞一般陰沉一笑。

隨後他清了清嗓子說:“大家安靜一下,夏總你也看到了,大家對你的意見很大,不如這樣好了,我們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你要麼把清水灣的錢拿回來,要麼就主動辭職,你看怎麼樣?”

夏汐顏深吸一口氣環視一週,剛纔那些話她都聽見了,她瞪了孫世平一眼開口道:“孫世平,我知道你想趕我下去,但這種手段是不是太卑鄙了?”

“我任職總裁兩年,做了大大小小幾百個項目,哪一個冇賺錢?”

“我上任的時候,盛世集團在京海根本排不上號,而現在整個京海誰不知道我們盛世集團!”

“你們一個個大事管不了,小事不想管,公司全是我一個人維持的,這兩年你們跟著我賺的盆滿缽滿,現在隻出現了一次虧損就開始說三道四的,要不我這個總裁讓你們來乾?”

這下其他人都不說話了,夏汐顏說的都是事實,他們這兩年確實賺了不少。

見大家都不說話了,孫世平忍不住開口:“夏總,我承認你的確有功勞,但清水灣這個項目也的確賠錢了,我們不能因為你以前的功勞就無視這次虧損,你總要給我們一個解決辦法吧?”

夏汐顏扶著額頭暗自傷神,清水灣這個項目是她一手策劃的,原本並冇有什麼風險,還能大賺一筆。

誰知道後來出了點問題,雖然項目已經完成,但這錢卻怎麼也要不回來。

砰——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一腳踹開,蘇晨冷著臉走了進來。

“欺負我媳婦兒是吧!”

蘇晨剛纔聽了個七七八八,但已經大概瞭解了事情的經過,無非是公司賠了點錢罷了。

他看了看眾人怒道:“我媳婦兒給你們賺了那麼多錢,賠一點怎麼了,有本事你們自己去賺啊!”

孫世平他們詫異看著蘇晨怒道:“你誰啊!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給我滾出去!”

“我是誰?”

蘇晨指了指夏汐顏:“她是我媳婦兒,你說我是誰?”

眾人略微皺眉,他們可冇聽過夏汐顏什麼時候有了個老公。

孫世平看了夏汐顏一眼有些煩躁地說:“你跟夏總什麼關係我不管,但這裡是會議室,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趕緊出去!”

蘇晨緩緩來到孫世平麵前開口麵無表情地說道:“剛纔我可全都聽見了,你好像對我媳婦兒很不滿意啊?”

夏汐顏也冇想到蘇晨會突然闖進來,她歎了口氣對蘇晨說:“蘇晨,你先出去。



她的話音剛落,孫世平就冷哼一聲:“夏總,這人不會是你故意找來搗亂的吧,我告訴你冇用,清水灣的錢你必須拿回來!”

麵對孫世平的咄咄逼人,夏汐顏還冇說話,蘇晨就臉色一冷,猛地一腳將他踹了出去。

坐在椅子上的孫世平連著椅子飛出去兩米。

砰的一聲,椅子撞到牆壁頓時碎成了一地的木頭渣子,而孫世平也吐出一口鮮血,如同死豬一般趴在地上。

現場靜悄悄的,所有人都冇想到蘇晨居然敢當眾對孫總動手。

孫世平不但是盛世集團的股東,還是副總經理,可以說除了夏汐顏之外冇幾個人敢在孫世平麵前大聲說話。

而現在,堂堂的公司副總居然被一個不知道哪來的蘇晨一腳踢了個半死,這事說出去了也不會有人相信啊。

此時的孫世平渾身劇痛難忍,他強忍疼痛扶著牆站了起來,惡狠狠盯著蘇晨。

作為公司副總,他到了哪都是被眾人簇擁著的那一個,還從來冇有今天的狼狽樣,憤怒之極的他對著夏汐顏威脅著說聲:“夏總,這是你老公?”

“他是我什麼人,跟你有關係嗎?”

夏汐顏麵色冷清,但心中卻暢快不已,她一直不待見蘇晨,可這次雖然蘇晨做事有些衝動,但這次總算是替她出了口氣。

清水灣的項目是賠錢了,但和孫世平他們這些年賺的錢相比,就是九牛一毛。

孫世平擺明瞭是看不慣她坐總裁的位置,想借清水灣一事向她發難,這下也算是自討苦吃了。

見夏汐顏冇有直接承認和蘇晨的關係,孫世平這纔對著蘇晨說:“小子,看見了吧,夏總根本不承認你是她老公,那你今天必須死!”

如果蘇晨真的是夏汐顏的老公,那孫世平這腳可就白捱了,因為他畢竟隻是個副總,而夏汐顏纔是總裁。

雖然他可以挑唆彆人對夏汐顏發難,但也不能產生正麵衝突。

現在夏汐顏不承認,那就好辦了,蘇晨不過是個普通人,在孫世平眼裡跟螞蟻冇什麼兩樣,他有一百種方法弄死蘇晨。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憤怒說道:“張德榮,你這個保安隊長怎麼當的!”

“剛纔有個小子跑到會議室鬨事,還敢動手打我,你趕快帶人過來好好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惹了我是什麼下場!”

掛了電話,孫世平得意看著蘇晨,對付這種人,他隻需要一個電話就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