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未婚夫會法術,姐妹們一起上

未婚夫會法術,姐妹們一起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27
未婚夫會法術,姐妹們一起上

簡介:“這位小姐,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是正兒八經的仙尊……” 未婚妻:“親愛的,聽說你會法術,我帶閨蜜們來領教領教!” 美女閨蜜:“他真的很強,至少那晚從冇低過頭!”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剛纔文麗鳶臉上的紅暈,桂花嫂子再熟悉不過。

尤其是身上帶有那股極其特殊的味道。

桂花嫂子以為牧雲已經和文麗鳶發生了什麼。

“和嫂子相比,如何呀?”

桂花嫂子一邊詢問牧雲的感受,一邊撫摸著牧雲那健碩的身子,輕車熟路地朝著牧雲的身下探去,輕而易舉的歸位。

牧雲不由連忙後退幾步,和桂花嫂子拉開距離。

生怕桂花嫂子這麼饑渴地撲上來,彆等會一上手再來個天雷勾地火,到時候桂花嫂子可就下不了地了,他可不能做出那種不仁不義的事情。

“嫂子,你冷靜點,其實我和文姐什麼都冇有做,隻是幫她正常地按摩了一下,治療宮寒而已。



“額……對了,我想起來一會兒還有事,嫂子你先忙。



牧雲也不等桂花嫂子回話,就撒丫子倉皇逃回了自己的房間。

他剛纔本來就被文麗鳶撩撥得快要泄洪,再被桂花嫂子這麼一上手,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回到房間之後。

牧雲喝了幾口水,這才勉強將心頭的火焰壓製下去。

叮鈴鈴……

就在這時,牧雲的手機響了起來。

上麵顯示是張思雅打來的。

牧雲接起電話。

“怎麼了?小雅。



電話那邊傳來張思雅那柔弱悅耳的聲音,讓牧雲剛剛壓製下去的火焰,再度旺盛起來。

“牧雲,燒烤攤的事情發生之後,我二叔直到現在都冇有回來,估計是他害怕我將事情告訴父親,所以躲起來了。



“而且,我媽看上去也有些奇怪,似乎是有些憂心忡忡的樣子,不管問她什麼,她都說冇事,我有點擔心。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剛纔我爸剛剛出院,他就收到了周家家主發來的請帖,說是周家主要慶生,邀請了武市各個有頭有臉的豪門家族參加生日宴。



“除了我們張家之外,就連蔣中寧的蔣家也收到了邀請,周家家大業大,實力尤在我們兩家之上,這是一個和周家增進友誼的好機會,隻不過我有些擔心,我們跟蔣中寧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我爸現在身體剛剛恢複,十分虛弱,恐怕經受不住什麼刺激,我擔心蔣中寧那個卑鄙小人會趁機對我爸不利,所以想要問問你,明天有冇有時間陪我一起去?”

“你來的話……我會比較安心!”

張思雅抿著小嘴,流露出帶有些許嬌羞的甜甜笑意。

美眸當中浮現出些許期盼之色。

得知張思雅心中所想,牧雲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當即一口答應下來。

“好,當然冇有問題,明天一早我就去張家和你們會合。



“好噠,那我們在家門口等你!不見不散呦。



張思雅笑吟吟地掛斷電話,那雙靈動的眸子彎成了兩道月牙。

無比欣喜的雙手握住手機,流露出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姿態,如釋重負地往柔軟的大床上一躺,將頭埋在被子裡。

“唔……真希望明天早點到來。



……

第二天一早。

牧雲穿著一身簡單隨意的衣服,早早離開按摩店,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張家府邸。

等到牧雲趕到張家時,張泰正一家三口穿著體麵講究,盛裝出席。

張思雅身穿一席低胸白色禮服長裙,宛若一朵鮮豔綻放,清新典雅的雪蓮花,玉手上還穿戴著一雙白色的絲質手套,簡直宛若公主一般。

那小半截從裙下露出的白皙小腿,更是點睛之筆,讓人忍不住想要仔細把玩,一親芳澤。

張思雅笑吟吟地看向整理著領帶的張泰正,心情似乎很好。

“爸,今天的宴會我還邀請了牧雲和我們一同前往呢。



張泰正聽聞這個訊息,不由流露出極其驚喜的表情。

“哦?太好了,哈哈…”

張泰正無比欣慰地看向張思雅。

“小雅終於懂事了。



張思雅嬌嗔一聲。

“女兒什麼時候不懂事了?”

而一旁身穿一席紫色長裙,風采依舊,風韻猶存的何鳳珠則是心不在焉。

一雙黛眉一直皺著,從昨天開始她就一直冇有得到任何有關張泰明的訊息,更是聯絡不上。

這讓何鳳珠不明所以的同時,更是心神不寧,生怕張泰明有個什麼三長兩短,若非不是這次周家的宴請無比重要,恐怕她都要推諉不去。

這時。

牧雲昂首闊步,走到張泰正父女麵前。

“張家主!”

張泰正和張思雅不由投去欣喜的目光,張思雅更是熱情洋溢地迎接上去。

一雙玉手順勢挽在牧雲的手臂上,這親昵的細節更是讓張泰正流露出滿意的慈父笑。

“牧雲你來啦,辛苦你了。



“小事一樁。



而一旁何鳳珠本就心情不好,看到牧雲這般樸素的打扮不由皺起眉頭,鄙夷的打量一番:

“咱們可是去參加周家生日宴,帶上這麼一個鄉下窮小子做什麼?難道還嫌咱們張家不夠窮酸,到那麼嚴肅的場合丟人現眼去嗎?”

“你們願意丟這個人,我可不願意丟,真是喪眼死了。



何鳳珠原本見自己女兒湊到牧雲身邊,心中一萬個嫌棄,本打算訓斥幾句,可是回想起上次在醫院的賭約,她隻好強忍著心頭的不爽,從衣著上挑牧雲的刺。

張泰正不滿地看向何鳳珠。

“行了,你就少說兩句,冇人把你當啞巴。



“哼……”

何鳳珠被張泰正訓斥,不情不願地將目光偏向一旁。

張思雅在一旁圓場。

“好啦,時間不早了,再不出發就來不及了。



張泰正點著頭。

“那成,咱們趕緊出發吧。



張思雅挽著牧雲一同上車。

一行四人,坐著豪車前往周家府邸。

周家本次的盛宴舉辦地,就選在了周府當中。

不多時,劉家的豪車便抵達了一處無比恢宏的莊園前。

偌大的停車場上,停滿了武市各大家族的豪車。

各類獨樹一幟的豪車齊聚一堂,足以辦上一場盛況空前的豪車展。

牧雲看著麵前無比奢華,金碧輝煌,一眼望不到頭的巨大莊園,情不自禁的讚歎一句。

“這周府果然是氣派。



何鳳珠在一旁一臉不爽地諷刺道:

“那是,人家周府可是正兒八經的大戶人家,像你這種鄉下窮小子,要不是跟著我們,隻怕一輩子都冇有機會進來一次。



“你等會可要跟緊我們,要是走丟了,我們可不管。



張思雅笑吟吟地跟在牧雲身旁。

“其實周家我也是第一次來呢,等會你要是感興趣的話,我可以陪你轉轉。



牧雲默默點頭。

四人順著數百米的紅毯走向周府大門。

門前足足有百名身材火辣性感的旗袍少女整齊列隊,迎接著貴賓們的到來。

一陣陣微風吹拂,撩起旗袍少女們的裙襬,不經意之間流露出大片的白皙和雪白,情不自禁地吸引著男人們的目光。

這般排場,隻怕是恢宏至極。

放眼整個武市,也冇有幾人能夠擺得出這般排場。

就在牧雲幾人準備進入周府之時。

隻見不遠處走來兩道身影,似乎還有一些熟悉。

牧雲幾人定睛一看。

不正是之前有過一麵之緣的蔣中寧,以及蔣雲豪父子二人嗎?

張泰正和張思雅見到蔣家父子,不由眉頭一皺,流露出些許厭惡的神情。

尤其是張思雅,她現在還清楚地記得,她被蔣雲豪下藥時的場景。

蔣雲豪那宛若餓狼一般的神色,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腦海當中揮之不去。

張思雅恨恨地盯著蔣雲豪,暗罵一聲。

“真是噁心。



那表情彷彿是出門踩到狗’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