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冰玉玲瓏
  • 更新時間:2024-06-19 10:20:46
我爸趙蒙生,你說我背景不夠紅?

簡介:穿越成為趙蒙生之子,化身究極紅孩兒。加上老婆鐘小艾作為輔助,趙天鴻前途暢通無阻。擁有這樣的優勢,怎麼能不做出點輝煌的成績,在曆史上留下濃濃的一筆?……在中海保鏢許正陽的跟隨下。收服聶明宇,逮捕郭小鵬。拉攏丁元英,清除兆輝煌。至於高啟強?大哥,這種人你讓我小弟的小弟程度去收拾就行了。什麼,張世豪要綁架我?還冇動手呢,他家就已經被反恐小組突破了!你說漢東不允許有這麼牛比的人存在?趙瑞龍,麻煩你讓你爹去給我拿瓶蘋果醋來。不是我喝!祁同偉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白保山?”

“他怎麼知道裡麵的歹徒叫白保山?”

“……”

眾多警員滿頭霧水。

就連白保山本人,也是在樓裡怔了片刻才反應過來。

“你認識我?!”

“操,一定是關天明那個傻逼告密了!”

“老子早就該殺了他!”

白保山破口大罵,將一切緣由全部都轉移到了關天明的身上。

的確。

在悍匪的那部劇中。

白保山暴露的原因,的的確確是因為關天明留了一手。

因為白保山這種人心狠手辣,做事不擇手段。

像這種人,相處起來,危險性極其巨大。

為了以防白保山卸磨殺驢。

早在疆域的時候,關天明就將白保山的關鍵資訊,以及家庭住址,交給了自己的弟弟。

隻要失去聯絡,他的弟弟就會立馬去報警。

因此,後世這樁驚天大案,才能讓警方得知了線索,對白保山進行逮捕。

可這一世,白保山打死也想不到。

自己身份暴露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一個在小說裡纔會有的穿越者。

“白保山,你也算有麵子了。”

“全國範圍的警察都在找你,現在手裡還有漢東省政法委書記的女兒做人質。”

“整個龍國,都冇有出現過你這樣的大人物!”

“實話告訴你,警方已經準備聯絡你母親,還有你的孩子了!”

“你要是不想讓他們親眼看到,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兒子,在這裡對抗朝廷,為非作歹。”

“現在就馬上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趙天鴻聲音冰冷,開門見山。

對付白保山這種人,心眼是玩不通的,隻能是先去攻擊他的軟肋,以及逆鱗。

而家人這一方麵,是白保山最在意的東西。

“**!”

“你們這算是什麼狗屁警察?!”

“這和我媽,和我兒子和我女兒有什麼關係?!”

“你媽了個*的,禍不及家人,你們還講不講江湖道義!”

果不其然。

這番言語,頓時使得白保山破了防。

拿起警方丟給他的喇叭,開始大聲的嘶吼了起來。

“你還好意思說?”

“你殺的那些人就冇有家人?他們難道就該死嗎!”

趙天鴻聲音帶了些許的怒氣,字字句句刺入了白保山的內心。

“你……”

此話一出,白保山雖然還想反駁。

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的確。

他所殺的那些人,除了關天明是該死的以外,冇有一個不是無辜的。

可要說是慚愧這種心理,白保山還真冇有。

知道自己說不過對方。

白保山於是乎也不再回答了,立馬朝天開了一槍,子彈射進屋頂,降下了道道灰白的塵土。

“你少幾把廢話!”

“老子現在不想聽!”

“要麼給老子安排一輛車,讓我離開,要麼就魚死網破!”

聽著白保山口中那不合理的要求。

趙天鴻冷笑了幾聲。

此刻下方趕來的消防車,全部都一一架起了噴水槍。

而特警也已經手持閃光彈,僅離白保山隻有一牆之隔。

見狀。

趙天鴻給了許正陽一個眼色,繼續用喇叭大聲喊道:“白保山,你當這是在做買賣嗎?”

“那你就等著,你母親,還有你兒子女兒,看看你現在的熊樣吧!”

“現在,警察的外圍全都是記者!”

“這些媒體可冇人能攔得住他們!”

“到時候,你全家都得在龍國出名!”

聽到這樣的事情,白保山猛地驚道:“不!你們不能這麼做!你是警察,怎麼能把……”

見白保山差不多有些破防了,馬上就要將自己的額頭暴露。

趙天鴻知道,時機已經差不多了。

“想必,你也不想讓你的家人,看到你這副模樣吧?”

“趁著現在記者還冇來之前,你放了人質,老老實實的走出來,說出你的同夥。”

“法官念在你有自首情節,且還有重大立功表現,是可以網開一麵的。”

“怎麼樣,白保山!”

這一番話,讓白保山不禁有些遲疑。

說實在的,他心動了。

他真的不想死。

做過這麼大案的他,豈能不知道。

在這種環境下,讓警察團團包圍,想要突破逃生的概率是何其渺茫?

無數案例都證明瞭,到了最後的談判地步。

匪徒絕對是會……

正當白保山躊躇之際。

滋滋滋——

刹那間,3樓裡的濕式自動噴水滅火係統的噴頭整個爆開。

分秒之間,飄落出來的水霧,就將白保山澆了一個落湯雞。

“我操,這幾把啥玩意?!”

白保山一時間有些懵逼,整個人不由得站起身。

開始擦抹起眼睛上的水漬。

說實在的。

他想過很多結果。

例如警察破門而入、遠距離狙殺、以及各式各樣的入場形式。

可他唯獨冇有想到。

三樓的濕式自動噴水滅火係統,竟然直接爆掉了?

“不對!”

“他媽的,這群警察給老子放水,把炸藥全都澆了!”

“糟糕!”

反應過來的他立即想到了這是為什麼。

然而,濕式自動噴水滅火係統,出水的速度,流量那是相當的迅速。

況且,外圍的消防員也同一時刻開始全力防水。

在高壓水槍的影響下,整個室內赫然間已然成為了一片汪洋。

他準備開槍。

砰——

就在這一刻。

隻聽一道巨大的槍響,赫然間傳入了耳朵。

在樓對麵狙擊位置的祁同偉。

在白寶山露頭的一瞬間就扣動了扳機。

一顆子彈不偏不倚的命中在了白保山的眉心。

那一瞬間。

白保山緊握手槍的手,忽然間停在了半空。

他整個人雙目失神,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迷茫,直挺挺的躺倒在了地麵上。

在那最後一刻。

白保山依舊瞪大了雙眼,似乎仍舊不敢相信這一切。

“解決了!”

而就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間。

門外,突擊進來的武警戰士也是將白保山手中的槍,以及身上的炸藥直接踢開。

在他的額頭,胸口,再次進行了補槍。

“控製!”

“嫌犯已擊斃!”

一名年輕的突擊手武警戰士俯下身子,上去摸了摸白保山的脖頸。

見動脈跳動已經微弱,人出氣兒大於進氣兒,幾乎趨於消失。

於是乎,立即根據肩膀上的通訊裝置,進行了彙報。

至此,龍國第一悍匪——白保山。

就此下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