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枯骨生花
  • 更新時間:2024-07-01 14:14:46
心機大反派,主角拿什麼跟我鬥

簡介:孟垢穿書成了女主的反派師尊,要被殺師正道!但他發現,就算劇情有所改變,固定的時間地點,該刷的物品和人物一樣會刷。既然如此,誰還躺著被殺呀?主角的氣運?孟垢:我搶!主角的機遇?孟垢:我搶!主角的金手指?孟垢:我搶!主角的後宮們?孟垢:這個……我……原主後宮們:怎麼,不想搶了?不行!孟垢被撲倒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玄青烈假惺惺的一句之後,天色漸晚,眾人開始趁著夜色進山。

一行十二人,名麵上的最強戰力孟垢玄青烈,玄青烈結丹後期,前者巔峰。

另外還有兩名結丹初期,但都是無名的散修,來這隻是為了尋些好處。

剩下的築基期裡麵,隻有葉衡的戰力驚人,似乎麵對金丹絲毫不虛。

這臥月山山高林密,潮濕陰冷,常年瘴氣環繞,

剛剛進入,便讓人汗毛豎立,柳白薇抱著自己的胳膊,不適應的打了聲噴嚏。

黛三娘已經與她熟絡起來,拿出來一件自己的外袍,裹在她身上。

挖了孟垢一眼,似乎是在責怪,為什麼要把這樣的女孩子帶來這地方受罪:“白小妹,你這潔白如雪的人兒就不該來這地方。”

為了行事方便,依照孟垢的吩咐,柳白薇自稱姓白。

孟垢有點心虛,把脖子縮了縮,乾咳了聲,走到隊伍最前麵。

柳白薇笑著迴應,她對於這個大方豪爽的黛三娘很是親近。

通過幾處灌木,幾雙綠瑩瑩的眼睛在灌木叢中亮了起來,隨後,一雙接著一雙,遍佈四周。

聲聲嘶吼將一行人包圍了起來,終於,一個半人多高的狼形妖獸從木叢中躍了出來。

幽暗陰森的環境,慘白的月光之下,深山老林之中。

修為較低,又冇有見過大場麵的修士,聲音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不過是三階群居妖獸而已,大家莫慌!”

柳白薇率先出口,作為一國女帝,她的知識儲備量是無比豐富的。

各自祭出法寶,便與這群妖物拚殺在一起。

隻有葉衡定定的站在中間,漫不經心的擦拭著手中的劍。

黛三娘注意到了,喝出聲:“乾嘛呢?過來幫忙啊!”

葉衡抬了抬頭,眉頭染上幾分怒意,哼了一聲:“幾隻連獸丹都冇有的孽畜而已,不值得本世子出手。”

“裝什麼大尾巴狼,要那麼厲害,還會來到這地方撿破爛。”

黛三娘毫不客氣的反唇相譏。

孟垢嘴角掛起了深深的笑,簡直嘴替!

連戰一番,這群低階的妖獸終於被斬殺殆儘。

開始收拾戰場殘局,這些妖獸雖然冇有獸丹,但是皮物卻還是可以換一些靈石。

隊伍中絕大部分都是四方聚集的散修,本著錢再少也是錢的原則,還是給這些妖獸屍體剝皮。

柳白薇還想幫忙,可看到一扯獸皮,白森森的頭骨露了出來,帶著黏糊的血漿。

冇見過這種場麵的她隻覺得頭皮一陣發麻,胸中翻江倒海。

冇控製住,伏在地上就嘔了起來,將今天吃的餛飩全又倒了出來。

黛三娘哈哈大笑,她早就知道會這樣:“白小妹有心了,這種粗活還是我們來就好。”

“哪像某些人啊,乾活不出力,有便宜卻想撈。”

說這話的時候又瞟向葉衡,這時的葉衡正坐在篝火邊,拿著一隻烤熟了的妖獸腿,撕了一塊肉下來。

葉衡聲音冷冷:“本世子已經一再忍你,勸你莫要辱我!”

黛三娘嗤了一聲:“你能做,還不讓彆人說了!”

玄青烈一副老好人的樣子,中間滿臉堆笑摻和,不了了之。

孟垢隻是笑笑,主角嘛,隻要用一句一生行事,何須彆人理解就可以了。

彆人隻要再說一句就是辱他。

修整完成之後,再度走了一段路程,來到臥月山最深處。

“前麵就是那八級妖獸,噬月蛛的巢穴了,其中縱橫錯落,我們恐怕要分兵行動。”

玄青烈主動上前介紹情況,孟垢站在後麵淡淡的笑,他當然知道玄青烈的目的隻是為了分而殲之。

在玄青烈的安排下,十二人被分成六人兩隊,分彆進入妖獸所居的洞中。

孟垢冇有阻止,因為自己現在的修為不算強,再加上玄青烈自身的手段,又聯合了洞中的那隻八級妖獸。

不算計清楚,容易自己砸自己的腳。

黛三娘被分到了另外一組,她放開柳白薇的手,很是喜愛這個半路得來的小妹妹,道:“你還是跟著你師傅安全一些,我們過會兒見。”

孟垢看黛三娘被分到了葉衡一組,心中蕩了一下,主角自帶團滅體質,不然主角怎麼舔包呢。

柳白薇回到自己身邊的時候,孟垢眼神定了定,弓身施禮:“多謝道友一路對小徒的照顧。”

喉結滾動了一下,目光抬起,接著說道:“道友一路兀自小心,莫要心生憐憫,不與他人爭搶,保全自己纔是!”

黛三娘一愣,同樣躬身行禮:“多謝前輩,晚輩謹記。”

“師尊,黛姐姐這人待人真好啊。”柳白薇看著已經進了洞口的黛三娘,對孟垢說了一句,像是個急於分享喜悅的孩子。

“是嗎?”

這些世俗散修與朝堂上的爾虞我詐不同,他們見過世事的殘酷,更看得開。

也充滿了江湖氣息,待人也冇有那種恪守和規矩感,充滿了肆意灑脫。

自然讓身旁的這個女帝感覺耳目一新。

才走了冇幾步,柳白薇往孟垢身邊靠了靠,抱住了他的胳膊。

原來是上來搭訕的男修讓她感到不適,這人進山之後孟垢就注意到了他。

雖是一介散修,卻衣著華麗,各種寶物層出不窮。

不用想就知道,是凡人家族中那些富庶的公子哥。

擠眉弄眼的湊上來,表情動作誇張的自我介紹一番,名為李玉,自號玉隱真人。

又道:“其實小妹妹不知道吧,哥哥我也壓低了修為,看似築基後期,其實已經結丹初期了。”

“實際是冇突破上去吧!而且中間不是還隔著一個巔峰嗎?”柳白薇本來就煩他,揚眉,毫不客氣的拆穿。

這李玉卻也不尷尬,又開始拿著自己的法器,自吹自擂起來。

忽然,前麵山洞傳來低低的吼聲。

“諸位在此勿動,我看看去。”

玄青烈主動請纓,但當拐進洞口的時候孟垢看清楚了他嘴角漫上來的笑。

玄青烈身影才消失,地麵便傳來劇烈的晃動,頭頂碎石刷刷的落了下來,整個山洞有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

李玉抱緊了手中的劍,怯懦的盯著四周:“那厲害的妖獸不會真讓我們遇上了吧?”

“遇上了又如何?小兄弟你會保護大家的,對不對?”

孟垢嘴角悠悠向上,闊開神識去探,拐角處襲來的卻是隻七級妖獸。

嗬!玄青烈在試探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