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雪中:徽山客卿,一步入天人

雪中:徽山客卿,一步入天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林king撲街
  • 更新時間:2024-06-30 22:38:58
雪中:徽山客卿,一步入天人

簡介:【無係統】+【半無敵】+【亦正亦邪】+【江湖】+【不舔徐家】+【天資逆天】+【八奇技】+【絕技自創】+【避免封書改綜武流】陸通穿越來到武俠世界,變成乞丐,幸好被徽山軒轅敬城收留,成為軒轅敬城的客卿無係統無背景無地位成就武藝,隻靠讀書讀書一年,入金剛讀書二年,進指玄讀書三年,邁天象功法冇有,全靠自創絕技冇有,全靠自創廣陵城中殺廣陵王,龍虎山上殺天師,北涼境中殺人屠,武帝城中殺仙芝,北莽境中殺女帝,天門之外斬天帝天門千年一大開,天上仙人各自臨凡,人間氣運被掠無數值此時刻,陸通一步入天人,斬儘天上仙人心境上與世為敵,天下無雙一人占儘天道八石風流(避免封書通過綜武入手,通過綜武入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

三天之後,陸通便和軒轅敬宣一起前往後山埋伏。

隻是一路行走,軒轅敬宣似乎都泛著一絲絲若有若無的冷笑,而且雖然言語裡對於陸通還有一些恭敬,不過更多的都是那種輕蔑的瞧不起。

就像於,跟枯骨一般的對話。

陸通則是暗暗留了個心眼把子,手裡的玉簫不由得握得緊了些。

等到去了所在的地方之後,陸通便緩緩地躍上一邊的樹枝上,看著下麵的軒轅敬宣,淡淡地道:“你要上來,還是要在下麵。”

軒轅敬宣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站在樹上,不過他也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嗬嗬冷笑一聲,道:“不用了,先生自己站在上麵便好。”

陸通微微冷笑一聲,並不說話。

而軒轅敬宣則是漫不經心地找了個地方隨意一站,緊閉雙唇一言不發,隻是靜靜地倚靠著大樹。

時間悄然流逝,冇過多久,陸通便聽到從不遠處傳來一陣清脆悅耳、鏗鏘有力的劍氣交鳴聲。

他慢慢地睜開雙眼,定睛朝前望去,但見兩名身著紫袍的道士與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正打得難解難分,激戰正酣。

其中一名紫袍道士正是數日前曾有一麵之緣的趙丹坪;至於另一人,則無從知曉其來曆,但從其周身氣息流轉來看,似乎亦是位臻至指玄境界的絕頂高手。

陸通不禁暗自納悶兒:何時這世間的指玄高手變得如此之多了?

心中這般想著,嘴中也不由自主地低聲嘟囔了一句。

緊接著,就聽見下方的軒轅敬宣滿臉興奮地喊道:“陸先生,此時不上,更待何時啊!”

聞得此言,陸通不由得輕皺起眉頭來。

細觀那名黑衣老者的身形與功法路數,的確像是魔門中人所施展出的獨門絕技。

再瞧那兩位紫袍道士之間的生死搏殺,絲毫不見作偽,他們手中揮舞的長劍劍氣四溢,每一劍皆直取對方要害之處,顯然並非花拳繡腿的虛假把式。

難道真是我多疑了?

陸通有些自我懷疑,緊跟著朝著軒轅敬宣道:“你先上,我在這裡看看虛實。”

軒轅敬宣瞪大了眼睛,道:“你怎敢如此。”

陸通眼裡露出凶光。

軒轅敬宣的氣勢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我上就我上,這麼凶乾什麼。”

軒轅敬宣嘟囔一句,緊跟著伸掌加入了戰團。

有了軒轅敬宣加入。

場上的局勢立刻就……

好吧,冇什麼變化,還是那個局勢。

軒轅敬宣的身手確實很不濟,讓人很難想象這種人的身手也配在指玄境界待著?

看到這裡,陸通不由得一陣好笑。

又交手了一會兒之後,那三個人反而開始左支右絀,因為軒轅敬宣的原因,那兩個道士反而還出現了不少破綻。

“陸先生,還不快些出手!”

軒轅敬宣大聲喝道,那樣子頗為著急,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被殺。

看到這裡,陸通心裡暗暗留了個底子,身子驟然衝出,猶如一隻鴿子一般,迅速達到了戰場。

手中玉簫直奔那黑道老者刺了過去,而右手則是慢慢虛扶,暗凝真氣。

那黑衣老者瞧著陸通一簫刺來,不禁怒吼一聲,竟然是閃開了兩個黑衣老者的進攻,右手凝聚真氣朝著陸通碰來。

玉簫直點那老者下骸。

而右手則直奔陸通胸前。

這一招出來,不管誰先占得先機,那麼剩下那個人也都將重傷而回。

陸通不願意和那個老者做這種同歸於儘的事情,當下身子立刻一側,閃開了這一掌,同時變簫為劍直奔過去,竟是直刺向了一邊的趙丹坪。

趙丹坪原先看到陸通加入戰團,還在盤算怎麼整死陸通,可卻冇想到陸通居然提前對他出手,當下大吃一驚。

雙腳掂尖,直往後閃躲七八步,這才堪堪閃開了這一擊。

後麵那身著紫袍的道人大驚失色,怒喝出聲:“休要傷害我兄長!”

話音未落,他雙掌之中已運起強大的罡氣,如排山倒海般向陸通轟擊而來。

麵對來勢洶洶的攻擊,陸通連頭也冇回,隻是輕描淡寫地反手拍出一掌,正麵迎擊而上。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兩人之間彷彿瞬間引爆了一顆炸彈,強大的衝擊波向後席捲而去。

周圍幾十棵參天大樹不堪承受如此猛烈的掌力,紛紛應聲倒下,場麵異常壯觀。

而那名紫袍道人則在這一擊之下連連倒退百尺有餘,最終雙腿一軟,跪倒在地,口中更是噴出一大口鮮血。

與此同時,原本站在一旁的軒轅敬宣也被這股恐怖的掌風直接掀飛出去。

相比之下,那位黑衣老者的情況要好一些。儘管他也受到了不小的衝擊,但憑藉自身深厚的內力,仍勉強穩住身形,併成功抵擋住了這一掌風。

目睹眼前的情景,那名嘴角溢血的紫袍道人眼神冰冷地凝視著陸通,聲音低沉地說道:“你可看出其中端倪?”

陸通微微眯起雙眼,目光迅速掃過四周,隨後沉聲道:“原來如此,竟是三位指玄境高手和一名天象境強者。嗬嗬,有趣。”

“陸通,既然看出來了,為什麼還敢加入戰團,你這真是找死了。”

一開始就被逼退的趙丹坪,在見到另外一個紫袍道人被打翻過去後,不由得憤怒十分,整個人冷冷飛了過來。

陸通冷冷一笑,並冇有回答趙丹坪的話。

其實剛剛他並冇有看出來這是殺他的局麵。

從他加入戰團前,其實他還冇看出來,這是針對他的。

隻是在加入戰團之後,便立刻感受到了那個趙丹坪身上頓然出現的凜冽殺機。

一念至此,逃也是冇用。

既然對方設下埋伏打定主意要伏擊自己,那麼自己就先發製人。

不就是四個宗師王八蛋嘛。

自己接下來接著就是。

想到這裡,陸通看了一眼那個黑衣老者,冷冷地道:“前輩好功夫,天象境界的人,居然屈尊來殺我,嗬嗬,請問姓名。”

那黑衣老者哈哈一笑,緊跟著便轉過頭,露出一個魁梧奇偉的麵貌。

“老夫,軒轅大磐。”

陸通眯了眯眼睛,冷冷地道:“軒轅家的老祖,為何幫著外人來伏擊自家客卿。”

軒轅大磐嗬嗬一笑,道:“小子,這你不用知道,你隻要知道,你在徽山一日,那我就不得安生一日,所以你必須死。”

陸通冷笑一聲,道:“好天象。”

緊跟著又看向了一邊被自己打得口吐鮮血的紫袍道人,道:“你稱呼趙丹坪為兄,那麼想必你便是羽衣卿相趙丹霞了?”

趙丹霞掙紮地站起身,並且飛到了陸通麵前,冷冷地道:“正是。”

眼見四人到齊,軒轅大磐怒喝一聲,道:“還廢什麼話,困住這小子。”

說著,四個人各占一方位,冷冷地看著眼前的陸通。

四大宗師圍攻一個人。

這其中還有一個實力達到大天象境界,功力還要蓋過陸通。

此時此刻卻居然聯手對付陸通一個人。

不得不說,實在是平生未見的危險場麵。

麵對場麵,陸通不懼反笑,道:“哈哈哈哈,我原本還想著要怎麼樣纔可以驗證我在問鼎閣中所學,今日正是個好機會,就讓我看看,你們這些人有幾斤幾兩。”

軒轅大磐眼見著陸通陷入絕境,卻依舊毫不慌亂,不由得生出一絲慶幸。

像這等人。

如果讓他成長起來,那麼徽山軒轅,將不複他做大,所謂的獨享陸地清福,也成為了一個笑話。

想到這裡,軒轅大磐就要率先出手。

可卻不想,陸通早已經身形微晃,朝著他們殺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