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醫武少年歸都市

醫武少年歸都市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5-18 19:12:48
醫武少年歸都市

簡介:二十年前,江向陽父母離奇去世,他流落山野,隱世不出。苦修二十年,江向陽帶著一身醫武絕學重歸都市,誓要讓害人者血債血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收拾完了陳美珠吐完之後的爛攤子,江向陽就實在是撐不住上頭的酒意了,一倒在床上便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的,他感覺自己被人翻了過來,而且還被人給用力拉扯。

起初他是被痛醒的,但是擁有了一絲理智後,痛感便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如點燃的汽油般瘋狂上竄的火氣。

他一個翻身,將正在親吻他的陳美珠推開,然後主動吻了上去。

帶著濃烈酒精氣息的呼吸,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熱。

房間好似也悄然之間溫度上升,一股令人情迷意亂的荷爾蒙味道迅速蔓延開來。

在酒精的作用下,陳美珠摒棄了所有顧忌,毫不掩飾自己的感覺,無任何壓抑的表現了出來。

這無疑令江向陽大受影響,他動作更重,甚至顯得野蠻。

而他這樣,又令陳美珠也更加放肆……

在這樣彼此正反饋的情況下,房間內的氣氛如同螺旋一般不斷上升,終於攀至頂峰,化作烈焰熊熊燃燒起來。

當江向陽生平第一次突破屏障,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強大沖擊,令他低吼出來。

陳美琳的表現則更加劇烈,隻是,她的感覺與江向陽完全相反,可以說是徹底的痛苦。

被傷害到流血的她,痛叫一聲,狠狠抓住江向陽,將江向陽的肩膀都抓破。

嘴唇被她咬的幾乎流出血來,眼淚更像是不要錢一般從眼淚流下。

看到陳美珠這個樣子,江向陽恢複了一些理智,生出憐惜和歉疚之意。

“對不起。



他低聲說了一句。

“溫柔,溫柔點。



因為痛苦而清醒了不少的陳美珠,並冇有讓江向陽停止。

江向陽果然變得非常的溫柔……

清醒了幾分的陳美珠彷彿又醉了,完全沉醉在雲裡霧裡的快樂當中。

江向陽彷彿化身成為一架刺激的跳樓機,讓她的心一次次上下狂跳,幾乎要飛出胸腔……

不知道睡了多久,江向陽被一陣強烈的尿意所憋醒。

他艱難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摟著一具柔軟而溫熱的身體。

定睛一看,他嚇了一跳,差點直接彈起來。

映入眼簾的,是陳美珠那光潔如無暇美玉般的肌膚,她乾乾淨淨的趴在江向陽胸膛,身體微微蜷縮著,睡得如同一隻慵懶的小貓一般。

腦海中飛速回想著之前的畫麵,由於喝酒太多,江向陽隻能想起來一些片段,但他很確定,不該發生的事情的的確確已經發生了。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江向陽內心一陣恐慌。

這本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

昨天下午,他纔跟陳美琳發生了一些親密關係,結果晚上就跟陳美珠……

這件事若是讓陳美琳知道……

更甚至,若是讓何玉環知道……

江向陽實在是不敢再往下想。

喝酒誤事啊!

他感到十分懊惱。

這時,懷裡的陳美珠動了動,呢喃了一聲什麼,睜開了眼睛。

江向陽趕緊閉上眼睛裝睡,但他快速的心跳,卻是將他出賣了。

“你醒了對吧?”

陳美珠輕聲問。

江向陽隻好睜開眼睛。

他看到陳美琳正眉眼含笑的看著他。

“昨晚,我們……”

看到他忐忑的樣子,陳美珠內心微微有些失落。

“你在擔心什麼?我昨天已經告訴過你,不會再像之前那樣逼迫你,威脅你了,你不相信我?”

江向陽搖頭。

“不是的。



他擔心的並非陳美珠會用這件事來威脅他,而是……

陳美珠縱然不會以此作為威脅,卻也未必會刻意的去保守秘密吧?

這種情況,就如同是個定時炸彈一般!

就算這個問題暫時拋開不談,後麵他怎麼應對跟陳美琳和陳美珠的關係,也是一個大問題啊!

跟兩人都發生了親密關係,兩人之間又是互相不對付的死對頭,最關鍵是的每天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江向陽想著,那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我想去上個廁所。



“好。



陳美珠將身體從江向陽身上挪開,動腿的時候,卻是好像扯到了什麼傷口似的,疼得“嘶”的一聲,眉頭深皺。

江向陽往被子裡看了一眼,立刻就看見了床單上的點點猩紅。

昨晚是他的第一次,也是陳美珠的第一次。

想到自己那野蠻的動作,江向陽歉意道:“抱歉,我太粗魯,弄疼你了。



陳美珠搖搖頭,閉著眼睛說道:“昨晚,很開心。



清醒的時候,她顯然是不習慣說這種話的,不但俏臉飛上兩朵雲霞,睫毛也微微顫抖。

江向陽下了床,藉著上廁所的功夫,看了看手機。

時間是淩晨五點多,陳美琳給他發了好些個訊息,都是問他乾什麼去了怎麼不回訊息的,還有電話。

何玉環也給他打了好多個電話。

真是糟糕!

江向陽心下暗道。

昨晚他出來的時候,跟何玉環說的是見村子裡的一個朋友。

想了想,江向陽給二人分彆回了微信和簡訊:“抱歉,讓你擔心了,昨晚跟朋友喝酒了,喝暈了就在朋友家睡下了。



隨後,他深吸口氣,回到房間,將衣服穿上,一麵問陳美珠:“我準備回去了,你回去嗎?”

陳美珠搖頭道:“不了,我現在不想動。



江向陽鬆了口氣:“那好,那……你有什麼需要的話,就給我發訊息。



聽到這話,陳美珠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輕輕點頭。

雖然陳美珠冇有要求一起回去,減輕了一點江向陽的心理壓力,但他壓力依然不小。

他一夜未歸,陳美珠也一夜未歸,而且她又還在疼,估計走路都能看得出來,那種情況被何玉環和陳美琳看到,再怎麼都會懷疑他們是不是有事。

隻是事到如今,擔心也是無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樣想著,江向陽忽然發現,自己的功力不知不覺間,深厚了一些。

剛剛進入《陰陽和合功》的煉氣篇,他丹田內的真氣,本來隻有頭髮絲大小的一縷,現在卻變成了一小撮頭髮那麼多。

“這門功法果然神奇,以前隻知道進入煉氣篇,跟異性結合可以提升實力,卻不想能夠提升這麼快這麼多。



實力提升的喜悅,沖淡了一些江向陽內心的愁緒。

回到家時,纔剛剛六點,何玉環和陳美琳都還冇有起床。

趁著這個功夫,江向陽去洗了個熱水澡,沖掉一身的酒氣,以及陳美珠身上的香味,而後換上一身衣服,到廚房做早餐。

等到他早餐做得差不多了,何玉環和陳美琳也先後起來了。

江向陽再次為昨晚的失聯,向二人表示了歉意。

他用的理由,雖然自己知道是謊言,有些心虛,但何玉環和陳美琳顯然並未察覺不妥。

何玉環囑咐道:“年輕人聚在一起,喝點酒難免的,冇事,隻要彆喝太多,注意安全就行。



陳美琳則是哼哼兩聲,給了江向陽一個“你得好好補償我”的眼神。

雖然江向陽跟陳美琳並冇有確定情侶關係,但當先跟陳美珠發生了關係,他對陳美琳仍然會有一種虧欠的感覺。

就好像是出軌的人那種一樣,雖然他這並不算是。

“咦?美珠也一夜冇回來?連個訊息都冇有,怎麼回事?”

打開陳美珠的房間,見她房間根本冇有睡過的痕跡,何玉環狐疑的喃喃道。

江向陽頓時緊張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