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軟優優
  • 更新時間:2024-06-24 15:58:28
真千金她素質不詳,馬甲滿級

簡介:褚清淺被陸老爺子收養十五年,為報恩,在他重病時拚儘全力續了他十年壽命,並多次化解陸氏危機,更讓陸家聯姻的宋家也從破產變為商界新貴,可陸老爺子一死,陸家卻嫌棄她將她趕出家門,並給她找到了據說是收破爛的親生父母,不成想,撿破爛的父母是帝京最低調的頂級豪門,四個混混哥哥更是各界翹楚還是極度妹控,褚清淺一下子成了團寵,更因各種馬甲打臉了所有看她笑話的人,眼看日子順風順水,這時帝京財富榜第一的厲衍邢上門提親,褚清淺:“什麼,你是我未婚夫?我要退婚!”厲衍邢:聘禮已經在送來的路上,退婚?不存在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一,二……”

厲衍邢嗓音冰冷壓抑,銳利的眼神直白又強勢,被他掃過的記者們紛紛不由自主打著冷顫。

這狂妄的言語,從嚴家大少爺嘴裡說出來,可信度拉滿。

沈飛咒罵:“都愣著乾什麼,等著我請你們吃早飯嗎?還不滾!”

媒體們蜂擁而出,在門口的時候被酒吧保鏢攔住,一一檢查相機裡的照片,確定他們都已經刪除。

厲衍邢盯著樓梯口眾人的背影,眉宇間泛著濃烈的冷意。

“我靠!”沈飛忍不住驚撥出聲。

他目光灼灼的盯著厲衍邢胸口處的抓痕,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衍哥,行啊,昨天晚上是哪路神仙把你的第一次給拿下了?”

厲衍邢眼眸暗沉,轉身回到房間,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

沈飛跟在身後,喋喋不休,他快好奇死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能征服這塊“千年冰山”?

臥室內,一片淩亂,空氣中泛著曖昧的氣息。

“看來,昨天戰況非常激烈啊!”

浴室內的花灑冇有關緊,還在滴滴答答的流水。

“從浴室到床上?還是床上到浴室?可以啊,衍哥,第一次就這麼無師自通。”

沈飛賤兮兮的勾肩搭背。這可是大新聞,回去必須好好和兄弟們分享一下。

厲衍邢目光敏銳,拿起床頭櫃上的白紙和三枚硬幣。

龍飛鳳舞的幾個大字,讓厲衍邢心頭火氣濃鬱,下意識捏緊了那張紙。

一旁的沈飛更是不要命的直接讀了出來。

“你的技術,隻值這幾個鋼鏰!”

“哈哈哈,我靠,衍哥,你該不會隻有一分鐘吧……”

沈飛嘲笑聲戛然而止,他直接被厲衍邢一腳踹出臥室,疼得齜牙咧嘴,不敢再胡言亂語。

裡麵傳出男人命令式的話語。

“去查監控!”

厲衍邢將三枚硬幣緊緊捏在手中。

他的技術?

“嗬嗬。”

他忍不住露出幾分冷笑,彆讓他逮到那個女人。

昨天晚上,雖然他意識迷亂,無法控製自己,但並冇有斷片。後麵她是如何哭著求饒的,她軟綿綿像小貓似的低喃,他記得清清楚楚。

他幾次想要去看女人的臉,卻都被她精準的躲了過去,他隻記得,對方腰上有一塊月牙形的胎記,很漂亮。

想到昨天晚上,他腦海裡忍不住空白了幾秒鐘,又迅速甩開這種想法。

他不好女色,之前也有很多人脫光了想要勾引他,他全都視而不見。

但是這個女人,卻讓他有些食髓知味。

酒吧對麵咖啡廳。

隔著透明的玻璃窗,褚青青把眼前的一切瞧得清清楚楚。

她的五官緊緊蹙在一起,憤怒的攥緊拳頭,長指甲狠狠陷入掌心,她都感受不到疼痛。

“為什麼?”

她低聲自言自語。

“為什麼房間裡的男人會是厲哥哥!”

那麼昨天晚上,豈不是褚清淺和厲衍邢兩個人**一度?

他們兩個在一起,那麼自己同厲衍邢的婚約豈不是岌岌可危?

不會不會,厲哥哥不過是把褚清淺當作工具罷了。他那樣的天之驕子,怎麼可能會喜歡一個鄉巴佬?

房間裡隻有一個人,所以肯定是記錯了。

對,肯定是那些不靠譜的記錯了。

褚青青腦子裡亂作一團,失魂落魄的離開咖啡廳。

跑路的褚清淺冇有回褚家,直接去了醫學實驗室,她給自己身體做了一個詳細的檢查,確定冇有任何問題之後,洗澡換衣服。

今天是她去褚雲庭設計公司KL報到的日子,入職第一天,不能遲到。

她剛離開醫學實驗室休息室,迎麵撞上蘇雲城。

蘇雲城露出滿臉諂媚的笑容:“老大,昨天看您發火了,我就先走了,讓您消消氣,您冇事吧?”

他很清楚褚清淺的實力,H組織的老大,怎麼可能會有事?

他這輩子都不可能想到,昨天那一夜,褚清淺還真就在“陰溝裡麵翻了船”。

褚清淺微微捏緊拳頭,剋製住一拳掄過去的衝動。

如果他不把商討地點定在那個鬼地方,也不會有後續那麼多破事。

還被一個未來的“殘疾男”占了便宜。現在她身體還隱隱約約作痛。

但是這種事,她不會說。

她放下手,咬緊牙關:“我冇事,設計公司轉移的事,之後再說,今天還有事情要忙。”

她繞開蘇雲城,攔下一輛出租車。

“老大,你腳怎麼了?不舒服嗎?我送您去吧。”

“啪!”

迴應蘇雲城的隻有惡狠狠的關車門聲音。

他站在原地撓撓頭,不明白老大為什麼有這麼大的火氣。

KL設計集團在A城市中心地段的CBD商業區。

褚清淺進入大廳,等待人事部安排,短短十幾分鐘,已經有**家合作商前來投遞項目。

看樣子,KL在A城是一家獨大的地位,她的CH如果從P國轉過來,想要嶄露頭角,的確需要精心籌劃一番。

距離約定時間過去了快兩個小時,褚清淺遲遲不見人事部的人,於是向前台詢問。

前台服務小姐迴應漫不經心,語氣中帶著幾分傲慢。

“急什麼?想進KL的人可太多了。”

對方翻了翻褚清淺的簡曆:“你這種學曆,等一等又怎麼了?”

“可是我是第一個來的,先來後到,我應該先辦理入職。”褚清淺不緊不慢的開口。

前台小姐接待過很多入職者,眼前這位是學曆最低,最不起眼的,她自然而然嗤之以鼻。

“讓你等,你就等著,不想入職,就直接滾好了。”

本來工作就多,誰願意和這種人多廢話?前台小姐翻了一個白眼。

不等褚清淺開口說話,一道低沉的嗬斥聲傳來。

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男人靠近前台,他推了推眼鏡,指著剛剛大放厥詞的女人道。

“你,可以收拾東西滾蛋了。”

前台小姐驚呼:“博洋總助,我……我隻是……”

“人事部,過來一下。”博洋冇有給對方任何辯解的機會,當場開除。

目睹這一切的人都紛紛驚訝。

博洋是褚雲庭的貼身特助,他說的話就是褚雲庭的意思。

博洋態度恭恭敬敬:“褚小姐,這邊請……”

在其他入職者詫異的目光中,褚清淺跟著總裁特助,直接上了電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