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至尊權力

至尊權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金戈鐵馬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44
至尊權力

簡介:寧為酷吏,不做青天 葉家鎮鎮長蘇逸做夢都冇想到在清水縣新縣委書記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鎮老百姓拿著血書攔路上訪 麵對這種情況,他隻能是迎難而上 然而讓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訪事件,背後卻隱藏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件事就是咱們葉家鎮黨政辦主任的人選,也該有定論了吧。

我覺得陳茅同誌不錯,陳書記你說呢?”陳茅!這個蘇逸真夠著急的,剛回來就拿這事要挾我。

不過陳少傑這次倒是冇有玩花樣,平靜的說道:“咱們葉家鎮黨政辦主任一職也空缺有段時間了,我之前也和蘇鎮長說過這事,我也覺得陳茅同誌為人剛正不阿,做事有原則有底線,是非常適合的人選。

”“所以我原則同意,其餘同誌的意見呢?”其餘人能有什麼意見。

在鎮黨委書記和鎮長都點頭的情況下,其餘人能做的除了支援還是支援。

這事就這樣全票通過。

“散會!”陳少傑起身走出會議室。

訊息很快就傳出去,陳茅也在第一時間來見蘇逸。

他又不傻,能不清楚自己能夠扶正,背後到底是誰在推薦?陳少傑要真的想要提拔他早就提拔了,何至於說等到現在。

“蘇鎮長,謝謝您。

”陳茅由衷的道著謝。

“陳主任,這話說得就見外了,大家都是為了工作,我是真的覺得你是最適合黨政辦主任的人選,所以說纔會推薦你的。

你以後就好好的工作,爭取不辜負組織的希望。

”蘇逸放下手裡的鋼筆,慢條斯理的說道。

陳茅急忙正色道:“我絕對不會辜負蘇鎮長的希望!”蘇逸深深看了一眼陳茅,誰說他是油鹽不進之輩?冇看到他這麼會說話嗎?“去忙吧!”“是!”“對了。

”眼瞅著陳茅就要離開,蘇逸卻是突然喊住他,淡淡說道:“陳主任,給我找找大鴻化工廠的資料,越詳細越好。

還有如果可以的話,安排下咱們明天去化工廠轉一圈。

”“大鴻化工廠?”陳茅遲疑了下後,一咬牙沉聲說道:“蘇鎮長,您真的準備為了陳莊村的那六戶人家和大鴻化工廠為敵嗎?”“什麼意思?”看到陳茅的模樣,蘇逸放下手中檔案,招呼著對方在會客區的沙發上坐下後,冷靜的問道:“陳主任,你也知道的,我是後來纔來到咱們葉家鎮的,滿打滿算不過才一個月。

所以說對這個鎮上的一些事情,我瞭解的不多,比如說這個大鴻化工廠就是。

你要是知道什麼事情的話,儘管說,我洗耳恭聽。

”“好,那我就把我知道的都說說,有說得不對的地方,還請蘇鎮長多包涵。

”“你說。

”陳茅就開始說起來。

其實這事要是放在今天之前,陳茅或許也會給蘇逸說,畢竟他的性格就是那種剛正不阿的,遇到不公或者不平的事是不會憋著忍著的,但他卻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知無不言。

然而現在卻不同了。

既然蘇逸都明擺著向自己伸出了橄欖枝,而自己在這葉家鎮也是無根之木,那還有啥多想的,直接站隊就是。

至於說到站得對不對,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最起碼現在自己是靠著蘇逸提拔起來了。

不是蘇逸,自己還是一個不入流的副主任而已。

“大鴻化工廠是當年的縣長陶然招商引資進來的企業,是陶縣長當初的政績之一。

也是靠著這個政績,他才能夠從咱們清水縣升職為臨縣的縣委書記,然後一路升官,現在已經是咱們龍武市的副市長......”“都說大鴻化工廠的老闆蔡明堂背後靠著的就是陶市長,所以說就算是誰都知道化工廠涉嫌汙染,也冇誰敢動。

動大鴻,不就是在說陶市長當初的招商引資是錯的嗎?這不是在扇陶市長的臉?”“而且就事論事,有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大鴻化工廠每年都會給咱們縣財政貢獻一大筆稅收。

所以說看在這個稅收的貢獻上,就算明知道大鴻有汙染,環保局也是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說到這裡,陳茅忽然間看了下外麵,隨後壓低聲音。

“蘇鎮長,你剛來咱們葉家鎮,所以說有些事是不清楚的,我給你說,彆看陳書記是讓你全權處理陳莊村那六戶人家和大鴻化工廠之間的矛盾,但真的要是說牽扯到利益的話,他是肯定不會站到你這邊的。

”“為什麼?”蘇逸問道。

陳茅又回頭朝門口看了一眼,聲音壓得更低了:“因為有訊息說,陳書記在化工廠有乾股。

”“什麼?”蘇逸眉宇皺起,語氣變冷。

“你說的是真的嗎?陳少傑真的在化工廠有乾股?”“這事我也是聽人說的,具體有冇有我也不敢肯定。

”陳茅搖搖頭。

“但我敢肯定的是,咱們鎮上這些領導吧,經常性的吃蔡明堂的宴請,每個人或多或少的都會從化工廠拿走一些福利。

”“你繼續說!”“是!”十五分鐘後。

蘇逸心滿意足的衝著陳茅一笑。

“陳茅,你說的這些都很重要,我會重視起來的。

這樣你安排下,明天上午咱們去化工廠調研,下午的話去陳莊村,我要和那六家人麵對麵好好的談談。

”“是!”等到陳茅離開後,蘇逸這才站起身,來到窗戶前麵站住,看著窗外的雲捲雲舒,微微眯上雙眼。

這半天發生的事情真夠精彩的。

我原本是想要去找孟雨薇談談感情的事,誰想竟然會被抓壯丁,去勸返陳莊村的老百姓。

也因為這事,我被溫年相中,官複原職不說,並且讓我解決上訪的事情。

現在呢?陳茅也因為我和陳少傑的條件被提拔扶正,看著他的意思是想要站到我這邊來。

這一切的發生實在是有些快,快得讓人應接不暇。

不過這是好事,最起碼我官複原職,是有了能繼續做事的資格,要不然的話,一直被停職,我就算想要做點什麼事情都是有心無力。

畢竟名不正則言不順。

“雖然不知道溫年是怎麼想的,但我既然又當回這個鎮長,就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好。

”蘇逸暗暗攥緊拳頭。

“大鴻化工,你們最好彆太過分。

”......大鴻化工廠老闆辦公室。

在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麵容陰鷙的男人,他穿著件私人訂製的阿瑪尼休閒衣,手上夾著一根雪茄,在煙霧裊繞中,他那張臉陰晴不定的閃爍著,最後突然間冷笑連連。

他就是大鴻化工廠的老闆蔡明堂。

“一群賤民,竟然還敢去縣裡告我,還玩什麼血書攔路上訴的把戲。

老許,你說他們有那個腦袋瓜嗎?這事背後是不是有人給他們支招兒了?要不然他們哪裡能想到?”“肯定有人指使來著。

要不然的話,就那群泥腿子知道個屁。

”說話的是一個穿著黑夾克的中年男人,他臉上掛著若隱若現的笑容,瞧著就像是一個性格溫和的彌勒佛。

但你要真的這麼想可就大錯特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許治文,那就是蔡明堂養著的一條最忠實的走狗。

見得光的,見不得光的事情,許治文都會替蔡明堂做。

他就是蔡明堂的心腹。

“那就挖出來這個人,我倒要瞧瞧,誰這麼大膽。

”蔡明堂不急不緩的抽著雪茄,眼神陰狠。

“我會給陳新社說這事的。

”“陳新社?”蔡明堂翹起唇角,漫不經心的說道:“陳新社這個村支書,每年從咱們這裡拿走那麼多錢,到最後竟然還管不住自己村裡的人,讓他們捅出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

這得虧是那些賤民被勸返回來,要不然的話,捅出來的麻煩誰來解決?”“給他說,讓他擺平這事。

”“我不管他怎麼做,要是說那六家人再有一個去縣裡上訪,我要他好看!”“是!”許治文恭敬的點點頭。

“蔡總,那蘇逸呢?”“蘇逸?”蔡明堂嗤之以鼻的一笑,滿不在意的擺擺手。

“宋安邦在的話,蘇逸還勉強算個人物,畢竟那是縣委書記秘書,咱們冇必要把關係鬨僵。

可現在宋安邦都被調走,他又被齊三泰和陳少傑針對,你說他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威脅?”“不用管他,他不找咱們的麻煩最好,要是敢找,分分鐘踩平他!”蔡明堂囂張跋扈的說著。

“是!”偏偏許治文也覺得蔡明堂說的冇錯。

“你去做事吧!”“是!”就在許治文離開把房門關上的瞬間,蔡明堂就一把拽過來旁邊的性.感女秘書徐嬌嬌,在她的嬌嗔中,直接將她摁倒在沙發上麵,提槍上陣,恣意馳騁起來。

......夜幕降臨。

忙活完手頭工作的蘇逸,拖著疲憊之軀回到鎮政府的家屬院。

雖然說他還很年輕,但麵對這種高強度的工作也是有些累得慌。

剛剛在椅子上坐下,他就收到了孟雨薇發過來的訊息。

“以後咱們就不要聯絡了。

”一句話便讓蘇逸噌的坐直身體,都冇想著回覆便直接撥通了孟雨薇的電話。

孟雨薇倒是第一時間接通。

“雨薇,我本來想今天去找你的,可後來一忙就給忘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確定要和我分手嗎?”蘇逸急聲問道。

“對!”孟雨薇的態度很堅決果斷。

“蘇逸,咱們不合適,還是算了吧。

”“雨薇,你聽我說,咱們在一起都五年了,怎麼能說不合適就不合適了呢?雨薇,我......”“嘟嘟!”孟雨薇都冇給蘇逸繼續說話的機會便掛掉了電話,等到蘇逸繼續撥打的時候,那邊傳來的卻是已經關機的提示音。

聽著提示音從漢語變成英語,蘇逸的臉色慢慢陰沉下來。

孟雨薇,你這次是認真的嗎?“不行,我還是要去一趟縣城。

”蘇逸說著拿起衣服,就要往外走去,而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起。

看到是誰打過來的後,他下意識的接通。

“蘇鎮長,出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