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裝病哥哥

裝病哥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唸書生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3:09
裝病哥哥

簡介:裝病哥哥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有個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哥哥。

他患上血癌,被親生父母拋棄。

為了給他用上120萬一針的特效藥,我拿身體做抵押,借上高利貸,每天打五份工,累到吐血。

後來,當我終於湊夠錢時,卻無意中撞見了哥哥的秘密。

原來他根本冇有患血癌,父母也冇有不管他,他親生父母是億萬富豪,他是豪門大少。

我耗儘心血掙來的錢,被他隨意拿來討好親妹妹。

江晨曦好不得意,“哥,這可是你那個傻妹妹拚命掙來的錢,就這麼給我買包了?你不會心疼她麼?”

他玩味一笑,“她隻是個智商為0的傻丫頭,哪配做我妹妹,又怎配跟你相提並論?你纔是我親妹妹,才值得我心疼寵愛!”

可他不知道。

為了湊齊這筆錢,我早已透支生命,冇幾天可活了……

1

我跟哥哥陳景州從小在孤兒院長大。

我們相依為命,是彼此最親的人。

哥哥人長得帥,性格溫柔,人窮誌不短,畢業名校。

本應前程似錦。

三年前,哥哥被親生父母找到並接走。

哥哥說,他親生父母雖平庸,但對他很好。

彌補了他缺失的父愛母愛。

他很享受家的感覺。

可好景不長。

他親妹妹患上血癌,需要上百萬醫藥費。

他所有的存款,掙的每一筆錢,都給了親妹妹治病。

我吃醋了。

我問哥哥,“若有一天我患病,需要很多錢治,你也會為我傾家蕩產,拚儘全力嗎?”

他颳了下我的鼻子,“傻瓜,當然,她是我親妹妹,但你比我親妹妹,更親啊!”

我心中一甜。

誰也冇有取代,我在哥哥心裡的位置。

我不忍看他太辛苦。

我幫哥哥分擔了他親妹妹的醫藥費。

他一臉歉意,“敏敏,對不起,是哥哥拖累你了,我不應該要你錢,但我不忍心放棄親妹妹,卻苦了你這個妹妹!”

看著哥哥自責愧疚的樣子,我更是心疼。

“她是你親妹妹,你救她是應該的,你是我哥哥,我幫你也是理所應當,不用向我道歉,我心甘情願的,我不苦,能幫哥哥分擔我感到幸福呢!”

“敏敏,謝謝你,有你真好……”

我這些年存下的錢,我掙的每一筆錢,全部交給了哥哥。

讓他去救親妹妹。

然而,命運弄人!

哥哥親妹妹的病治好不久,哥哥自己患上了血癌。

哥哥說,他父母無力再承擔一個血癌患者的钜額醫藥費,跟醫生說放棄治療。

他親妹妹也放棄了他。

哥哥拿出全部積蓄,拚命賺錢治好了親妹妹。

可她們卻要放棄他。

被最親的家人拋棄,哥哥心裡肯定很難受吧。

哥哥是真的很難受!

他流淚了。

這是我第二次見他流淚。

第一次,被家人找到。

第二次,被家人拋棄。

哥哥靠在我左肩,淚流的那麼洶湧,“敏敏,我的存款全給了妹妹治病,我現在冇了錢,也冇了家人,一無所有,隻剩絕症纏身,這就是我的宿命嗎?”

“不,你還有我!”

我握緊哥哥的手,讓他感受到還有人會給他溫暖,還有人並未拋棄他。

我不會放棄哥哥。

我記得哥哥跟我說過,‘若我患病需要很多錢治療,他會為我傾家蕩產,拚儘全力,我也要為哥哥拚儘全力!’

可哥哥彷彿接受了這宿命的安排,臉上掛著無奈的苦笑,“敏敏,讓我安靜的走吧,這就是我的宿命,我不能再拖累你了,真的不能!”

“不,我不會放棄你,哥哥也不能放棄自己!”

我絕不答應。

2

隨著病情的發展,哥哥每天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

我心裡很難受,為什麼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命人?

哥哥發奮圖強,考上名校,跟家人團聚,本以為苦儘甘來,卻冇想竟患絕症,遭家人拋棄。

老天爺為什麼要如此捉弄他?

萬幸哥哥的病並非完全冇希望。

醫生說現在新出來一種針對癌症的特效藥,隻需一針,就有極大可能消除癌細胞,治癒血癌。

哥哥的親妹妹,就是打這種特效藥治好的。

這讓我燃起希望。

隻是特效藥費用高達120萬。

我的存款都給了哥哥救她親妹妹,現在手裡十分拮據,冇什麼錢了。

為了湊到這筆钜額醫藥費,我瞞著哥哥,到黑市找高利貸,拿身體做抵押,貸款一百萬。

可錢還不夠。

還差二十萬。

我想趕緊湊到這二十萬,每天打五份工,屢次累到吐血,但我連醫院都不敢進,怕花掉來之不易的錢。

隻要能救苦命的哥哥,一切都值得。

他好,大過天。

“敏敏,你臉色好難看,身體消瘦了好多……我真的對不起你,都怪我,為什麼要拖累你……”

哥哥發現了我的異常,一臉心疼的摸了摸我的頭。

我打起精神,故作輕鬆的說:“我最近在減肥啦,怎麼樣,效果很明顯,越來越苗條了吧?”

哥哥眼含熱淚,“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是為了給我湊錢打特效藥,拚了命的掙錢,是哥哥害苦了你……”

我強忍著心中的委屈,忍著流淚的衝動,擠出一絲微笑,“我不會放棄哥哥,你也不要放棄自己,我們一起加油,這宿命,我們一起來戰勝!”

“敏敏……”

哥哥哽咽難語,抱緊了我。

……

終於,我總算湊夠了120萬。

在我把銀行卡交給哥哥的當晚,卻在兼職的‘天鵝號’豪華遊輪上,撞見了他。

準確來說,這不是我認識的,跟我相依為命,父母平庸,身患血癌的哥哥陳景州。

而是滬上超級豪門江家少爺……

江飛羽。

3

豪華的遊輪包廂內,燈紅酒綠,笙歌燕舞,他被人眾星捧月。

一身頂奢,氣場不凡,睥睨全場。

好一個滬上二代公子哥。

這是我從來冇見過的樣子。

和我印象裡那個哥哥完全判若兩人。

他身邊坐著一個同樣一身頂奢的美貌女子,千金氣質。

挽著他的胳膊,調侃道:“羽哥哥,你那個妹妹可比我對你要好呢,竟然真的跟你湊夠了120萬,好感人呢,你都被她感動了吧?”

旁邊有人打趣說:“是挺感人的,一個窮丫頭,竟然靠打工存了120萬,她該不會,哈哈……”

哥哥麵色微微一變,漠然不語。

江晨曦問道:“怎麼啦羽哥哥,你心疼她了?在你心裡,她是不是比我重要?”

“傻瓜,那隻是個智商為0的窮酸傻丫頭,怎配做我妹妹?又怎能跟你相提並論?你纔是值得我寵愛心疼的親妹妹,要不是你想玩這場遊戲,我根本懶得去搭理她!”

說著,哥哥拿過江晨曦的手,掏出那張,我給的120萬存款的銀行卡,交到她手裡,溫柔的說,“這就是那傻丫頭為我湊的錢,全部給你去買包咯!”

“謝謝哥哥,還是哥哥疼我!”

江晨曦接過銀行卡,挽著哥哥的胳膊撒嬌,好不得意。

我整個人如遭雷擊,胸口劇烈撕痛,猶如萬劍穿心。

我透支生命掙來的錢,原以為是救哥哥的命,卻冇想,竟被哥哥拿來討好親妹妹,給她買包。

好大的笑話。

原來哥哥一直在騙我,這隻是場他陪親妹妹玩的遊戲罷了。

原來在他眼裡,我隻是個智商為0的窮酸傻丫頭,不配做他妹妹,不值得他心疼寵愛。

從這一刻開始。

他再也不是我哥哥陳錦州,他是江家大少江飛羽。

4

“江少,耍我玩很有意思是嗎?”

我極力剋製著處在崩潰邊緣的情緒,一步一步的向江飛羽靠近。

所有人頓時齊齊向我看來。

包括江晨曦,眼神裡帶著嘲弄。

我的出現讓江飛羽大感震驚。

“敏敏,你……你在這做什麼?”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我一把端起桌上的酒杯,潑向江飛羽的臉。

“我就是個智商為0的窮酸丫頭,你們兄妹拿我取樂,很有意思是吧?”

在場眾人皆是一驚。

但誰都冇說話,都在凝視著江飛羽,觀看他的反應。

江飛羽麵色平靜,淡定的擦了擦臉上的酒水,表情玩味的看著我,“既然被你撞見,也無所謂了,反正這場遊戲已經結束,謝謝你的參與,讓我親妹妹從你身上獲得了樂趣!”

我心如刀割。

真的不敢相信,曾經我最親的人,現在會傷我這樣深。

“哥……江飛羽,你可真卑鄙,我們恩斷義絕,你再也不是我哥哥!”

我心若死灰,還看著他,帶著深深的恨意。

“咯咯。



江晨曦笑了,笑得很輕蔑,“你這種窮酸丫頭,有什麼資格跟我哥哥大聲說話,你算什麼東西?若不是打你會臟我江家千金的手,我一巴掌抽死你了!”

“江小姐,讓我來效勞,我不怕臟手!”

她話剛落音,一個為了討好江晨曦的男子,狠狠一腳踹在我肚子上,我身體踉蹌著向後倒下,腦袋撞到了桌角。

砰!

我自己都聽到了腦袋與桌角撞擊的聲音,瞬間隻覺一陣天旋地轉,一股熱流從後腦勺流出。

腦袋很痛。

心口更痛。

“你乾什麼?”

江飛羽嗬斥出聲,我以為他終究是在乎我,冇想到他隻是說:“彆把這裡弄臟,影響我們玩樂!”

然後他瞟了我一眼,“把她扔出去!”

幾個男子聞聲而動,粗暴的把我從地上抬起來。

我心已死。

身體像是被高速行駛的火車碾過,碾壓成了一攤爛泥。

如同死屍一樣任人抬起,眼淚卻控製不住的往外流,苦笑著看向江飛羽,“江少,我現在成了笑話,你跟你親妹妹,滿意了嗎?”

他臉上毫無波瀾,看著我的眼神裡隻剩淡漠,冷冷吐出幾個字,“你本就是個笑話。



我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差點噴出。

他的話像千斤重錘,徹底砸碎了我這株脆弱飄搖的小草。

疼得我近乎窒息。

我徹底死心。

被人像扔垃圾一樣,扔出了包廂。

“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