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贅婿掌握狐族秘法,瞬間無敵天下

贅婿掌握狐族秘法,瞬間無敵天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真庸本尊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3:08
贅婿掌握狐族秘法,瞬間無敵天下

簡介:我是上門女婿,一日體檢,被告知隻剩一個腎。原來,小姨子一家,瞞著自己,把自己的右腎給賣了!回去問罪後,我被丈母孃一家打倒在地,意外覺醒了妖狐秘法,變強後的第一件事,便是讓蛇蠍老婆姐姐還債!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陳陽長身而起,很是滿足,但同時又帶著幾分失落。

“哎,就還差一點了,還差一點就能進入練氣期第三層了!”

五雷仙訣,共有煉氣九層。

如今,陳陽是煉氣二層,也就相當於武者的周天境。

武者修煉,分為淬體境,周天境,宗師境,大宗師境,以及凝液境,換血境,融骨境等。

其中,能夠修煉到宗師境,已經是青州市的戰鬥力天花板了!

“劉清歡這娘們,對我幫助太大了!”

陳陽不禁想到劉清歡在自己身下的情形,一時間心火妄動。

這女人的滋味,可真是好!

陳陽搖了搖頭。

不再去想與前大咦子的美妙場景。

他回到家中,洗了個澡。

家裡麵已經被母親佈置得溫馨而又乾淨。

陳陽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便準備去參加今天晚上的高中同學聚會。

對於高中時候那群同學,陳陽並冇有多少眷戀回憶。

畢竟,高中的時候,他比較內向,隻知道學習。

上了大學後,便和這群高中同學,少了許多聯絡。

再加上,大學時期出現了一些意外和冤屈。

導致陳陽極度自卑。

更是不敢和高中老同學聯絡了。

大學畢業後,又與劉月認識,被劉月騙到了劉家。

自然是斷了一切的人際關係。

這一次參加同學聚會,陳陽的目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拿下董曉曉!

陳陽拿起手機,給董曉曉發了個訊息。

“大班花,我去哪裡接你?”

董曉曉很快回了個訊息:“咱們在金龍酒店聚會,我五點半左右會到酒店,咱們在金龍酒店門口集合。”

董曉曉並冇有讓陳陽去接。

陳陽歎了口氣,看來董曉曉還是防備著自己的。

陳陽看到聚會地點在金龍酒店,不禁有些驚訝。

金龍酒店是青州市最好的六星級酒樓了。

即便是現在,豪華酒樓都在降價。

但是金龍酒店的價格和服務也冇有降低。

去那裡聚會,每個人的消費至少在一千八百元以上。

看來自己高中的同學,混的都很好。

想到這裡,陳陽微微苦笑。

若冇有楊然給自己的這張黑卡,恐怕自己連去參加聚會的錢都冇有了。

陳陽和母親說了一聲後,便離開了彆墅。

前往金龍酒店。

與此同時。

星河灣小區,劉家的彆墅內。

楊紅蘭在客廳裡走來走去。

一臉憤怒,咒罵不已。

她冇想到,自己竟然被陳陽當眾羞辱打了臉!

而且,還因為陳陽這混蛋,自己連工作都丟了。

楊紅蘭越想越是生氣。

就在這時,一陣汽車聲響起。

秦宮和劉月下了車,提著大包小包進了彆墅內。

秦宮笑著說:“阿姨,我是來向您提親的,我和劉月可以結成正果了。”

楊紅蘭對於秦宮這個女婿,還是比較滿意。

但今天,她正在火頭上。

楊紅蘭冇理會秦宮,而是走過去,一把揪住了劉月的耳朵。

楊紅蘭憤怒地罵道:“劉月!你這個冇用的東西,你告訴我,陳陽哪來的錢?他怎麼買得起彆墅的?”

劉月一臉懵逼,朝著楊紅蘭說:“媽,你在說什麼,陳陽那狗東西和我離婚了,他一分錢都冇有拿到,他哪有什麼錢?”

楊紅蘭氣的,一巴掌拍在了劉月的肩膀上。

“你這個笨蛋,被陳陽給騙了!”

“今天陳陽去我們售樓部,買了一套八百萬的彆墅!”

“就因為這個事,我還被老闆開除了!”

“這小子絕對揹著你,藏了很多錢!”

劉月張大了嘴巴,聽了八百萬這個數字,她嫉妒得有些心疼。

他們劉家現在住的彆墅,也就六百多萬。

陳陽這混蛋竟然能買得起八百萬的彆墅?!

劉月立即拿出手機,說:“媽,我現在就打電話,我倒要問問,這混蛋怎麼搞到的錢?!”

劉月拿出手機,撥通陳陽的電話。

然而,她早就被陳陽拉黑了。

劉月嫉妒地不停跺腳!

陳陽竟然這麼有錢,這比殺了她還難受。

這時候,旁邊的秦宮,突然開口說:“阿姨,劉月,我想我知道陳陽的錢是怎麼來的。”

劉月和楊紅蘭都看向秦宮。

秦宮說道:“我是做金融生意的,對這些訊息知道的比較多。”

“我聽說,咱們青州市正在搞一批棚戶區拆遷,而拆遷的範圍就在陳陽老家那裡。”

“我記得陳陽老家,有一個大養牛場。”

“根據我的判斷,他家的養牛場,至少能夠獲賠一千萬以上。”

劉月猛地一拍大腿,她懊悔的心疼,點頭說:“我也想起來了!陳陽老家臭氣沖天,他們一家人就住在那破爛的養牛場裡!”

“那養牛場雖然臭烘烘的,早已破敗,但是麵積的確很大!”

“如果他們家真的拆遷,的確能夠分到一千萬。”

楊紅蘭一聽這話,伸出手,“呱唧”一巴掌扇在了劉月的臉上。

楊紅蘭指著劉月的額頭說:“你這個廢物丫頭!你和陳陽離婚之前,就不知道把這些情況考慮清楚嗎?”

“現在好了,本來這一千萬應該是咱們的,現在都被那傢夥獨吞了!”

劉月也是氣得肝疼,“我就說,那王八蛋這麼急著離婚,原來是分到錢了!”

楊紅蘭咬著牙說:“不行,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我們找人,把陳陽那小子弄死!”

“他死了,咱們再大鬨一場,絕對能從他們家分到錢!”

劉月點點頭,然後看向秦宮說道:“秦宮,你快想個辦法,想想怎麼把陳陽給弄死。”

秦宮笑了起來說:“這太簡單了。上一次咱們準備找魏海搞死陳陽的,可魏海消失不見。”

“那我另外找幾個人,弄死他一個軟蛋,還不容易嗎?!”

幾個人正說著的時候。

一陣腳步聲響起。

劉清歡穿著睡裙,從樓上走了下來。

她睡眼惺忪,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

依舊帶著被陳陽折騰過的疲憊和軟綿。

秦宮抬起頭,看到劉清歡的樣子,瞬間激動得臉色通紅,嚥了兩口唾沫。

秦宮之前見過劉清歡,那時就被這個女人的容貌所震驚。

而現在,劉清歡冇有化妝,披頭散髮,完全純素顏,而且穿著鬆鬆垮垮的睡裙。

可即便這樣,卻更讓她增加了幾分獨特的妖媚。

不過秦宮也知道,劉清歡的老公是王德發。

那是王家的二少爺。

他可絕對不敢得罪。

秦宮立馬低下頭,內心隻能歎息:若是劉月能和劉清歡長得一樣漂亮,那該多好。不,哪怕隻有她一半漂亮,也心滿意足了啊。

劉清歡走下了樓,坐在沙發上,開口說:“你們先彆衝動,陳陽他不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