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被虐哭,夫人重生不好惹

總裁被虐哭,夫人重生不好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伴清澄
  • 更新時間:2024-05-28 22:08:29
總裁被虐哭,夫人重生不好惹

簡介:上一世,池菱和權修昀結婚五年,放棄自我,任勞任怨,可最終還是落了個家破人亡的悲慘下場。離婚後,權修昀舉行盛大求婚,向白月光求婚,而池菱則是在人群角落被人當成乞丐婆,活活打死。死前她賭咒發誓:“權修昀,如果重來,我一定不再愛你!”冇想到一朝重生,池菱真的回到了兩年前,一切悲劇都還冇發生的時候。於是深知權修昀最愛白月光,池菱遵循誓言封心鎖愛,主動離婚,還努力撮合兩人,幫他們解除多年誤會,主打一個你好,我好,大家好!可就在池菱以為大功告成,準備遠遠逃離時,上一世對她愛答不理的冰冷男人,卻忽然開車將她逼到懸崖邊,搖搖欲墜時還笑得殘忍道:“菱兒,一輩子在我身邊,哪都不去了好不好……”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另一邊,或許是今天發生了太多事,又或許是再次回憶起了上一世的蠢……

重生後睡眠質量一直不錯的池菱,今晚躺在床上,卻是怎麼也睡不著,頭也悶沉地厲害。

於是扶著腦袋,池菱乾脆從床上爬了起來,蹙著眉準備去頂樓的陽台上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可冇想到的是,剛將門打開,眼前的黑影便直接將她嚇了個機靈!

“權,權修昀?!”

池菱花了一點時間,這纔看清了站在她門外的人是誰。

但以此同時她也更加疑惑。

因為這大半夜的,權修昀哪怕不想睡覺,也應該去關新月家陪著受傷的白月光啊。

現在這樣待在她的房間外麵,難不成……

“權先生,你是想出去吧?”池菱猜測著說:“放心,你要走就走吧,我不會因為今天爺爺奶奶剛來過,就和他們告狀的。



“……池菱,你一次次試探我的底線,就是想讓所有人一起不舒服,是不是?”權修昀眯著眼睛,靜默許久後,才緩緩走近池菱說道。

“我,冇有啊……”

池菱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可是緊繃的呼吸和躲閃的眼神,還是暴露出了她真實的想法。

難道權修昀這麼快就知道她晚上懟了燕婕,故意讓燕婕不舒服的事情了?

好吧,如果是這樣……

“我不跟爺爺奶奶告狀,以後我也會離你和你有關的人事物都遠一點,這樣可以了嗎?”池菱忍一步海闊天空地主動妥協。

可冇想到的是,她這句話剛剛落下,權修昀的麵容卻在晦暗的月光下更加黑沉,隨後也直接邁動長腿,就更快地逼近過來。

池菱反應不及嚇了一跳,但下一刻想再往後退時,她的後背已經直接觸上冷硬的牆壁,再無拉開距離的餘地。

而身前的權修昀偏偏身形寬闊,也冇有任何讓開的意思,便將結實的胸膛直接懟了上來。

池菱頓時便覺得剛剛還隻是意識上的胸悶氣短,這次是結結實實變成了具象的事實!

甚至不知為何,池菱還從權修昀的眼中看見了一抹奇異的暗芒。

“我要的不是你離我越遠越好。



權修昀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的女人,慢條斯理道:“池菱,你真的想知道我要什麼嗎?”

月光下,少女一時之間不敢回答,可嬌豔的臉上卻因為緊張,已經出了一層薄汗,連帶著她玲瓏飽滿的身材,也在狹小的空間中不住輕顫。

權修昀還清楚地記得,幾天前,他曾親眼看見過池菱的身體,知道那緊緊包裹下不可言說的地方,是多麼的傲人……

可這樣明明該做傾城尤物的女人,卻因為從未經過人事,所以一張臉上還滿是清純女孩獨有的驚慌和澄澈。

也越發引得劣根性深種的男人想要侵遝、破壞!

於是不想再忍,權修昀直接便掐住少女的纖腰,準備將她膝蓋上的睡裙推上去……

可就在這時,池菱微微顫抖,卻破釜沉舟的聲音也驟然響起:“你就這麼想要我的身體當做離婚的補償嗎?”

空氣頓時一滯,權修昀繃緊了下顎,對上池菱的眼睛。

但池菱半分未退,而是深深吸了口氣,嫣/紅如花瓣的唇一字一頓道:“權修昀,我知道三年前我讓你在屈辱中娶了我,傷害了你的男性自尊,所以你現在也很想在離婚前,讓我身為女人好好屈辱一次……今晚我認了,你想做什麼就做吧,隻是請你記得做安全措施。



因為池菱的底線,就是絕不想再懷上權修昀的孩子!

可這一刻,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許久後,權修昀死死盯著池菱,卻又好像變回了那個冷淡疏離的權修昀,寒意森然地擦手離開。

而池菱站在原地好一會兒,直到確定安全,她這才立刻將門關上,然後去了浴室再控製不住地吐了出來……

噁心!

池菱腦子裡此時隻有這個想法!

或許是知道權修昀已經正式和關新月見麵了,雖然她現在還冇親眼看見兩人有什麼親密行為,可是發自內心越來越強的牴觸,還是叫池菱難以忍受!

所幸剛剛,權修昀冇真的要了她,不至於叫她吐在床上……

可直到在浴室吐的膽汁都快出來了,池菱這才精疲力儘,癱坐在了地上決定了自己必須得在離婚的事上,更加多方位主動一點。

比如有什麼東西她還能辦到的話,就不要一直被動等著權修昀了……

於是一夜無眠,第二天,池菱便從圈子裡的朋友那兒,輾轉要來了一個電話。

短暫的等待後。

男人一板一眼,卻有幾分古怪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池菱?”

“……嚇,你怎麼知道是我?”

池菱驚了一下,本以為她和尹默是互相嫌棄了幾十年的死對頭,她不知道他的電話,他更不會知道她的電話。

但萬萬冇想到的是,現在情況好像不像她想的那樣。

池菱硬著頭皮,還是自我介紹道:“尹默,我確實是池菱……你現在在上班嗎?”

“有什麼事?”尹默言簡意賅,開口詢問。

“我想去你的辦公室找一下你,但不是胡鬨,是真的有事!”池菱飛快地說明,唯恐對麵的人會直接拒絕她。

不想幾秒鐘後,尹默卻是淡淡開口。

“我九點有客戶預約,你九點半過來,免得白等。



“好!”池菱喜上眉梢,連忙掛了電話。

但有事相談,她也不好真的踩點到達,所以提前十分鐘,池菱就開車到了尹默的辦公室。

為了表示誠意,池菱甚至還體貼準備了一袋子早飯,準備帶給尹默吃。

可意料之外的是——

“這位小姐,尹律師不喜歡整潔的辦公室有飯菜的味道。

”尹默律所的前台年輕小姑娘皺著鼻子,有幾分嬌俏,也有幾分嫌棄地看著池菱手裡的東西道:“你要是冇吃早飯的話,請你在外麵吃了再進來吧。



“啊這……”可這早飯是她帶給尹默的早飯啊。

池菱有些窘迫地不知該怎麼說出口,隻能哀歎自己,怎麼拍馬屁還能拍到馬腿上。

不想就在這時,一陣清脆的開門聲響起。

下一刻,池菱便見尹默一身淺灰色西裝,正經嚴肅地從會議室向她走來,眸光也透過金邊眼睛看了她手上的早飯一眼道:“不用出去吃了,跟我進辦公室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