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宗門被滅後我瘋了

宗門被滅後我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三伏天賣棉襖
  • 更新時間:2024-05-28 12:43:39
宗門被滅後我瘋了

簡介:反派文-殺伐果斷-無女主-無係統-傳統修仙文趙信,原本擁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一場意外奪走了雙親,人生大起大落之際得父親餘蔭拜入仙門.原本以為可以有一段安生日子,誰知一場獸潮宗門儘毀,外出遊曆的趙信因此躲過一劫,回到山門那一日,宗門屍橫遍野,昔日的同門儘皆慘死在妖魔之手.從此淪為散修的趙信開始走上了極端,一邊無所不用其極的提升修為,一邊追查獸潮的真實原因,隨著真相的逐漸浮出水麵,越來越多的龐然大物開始牽扯了進來.趙信又該如何抉擇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狂風捲起黃沙

天地為之變色

雲州依舊和平日冇什麼兩樣

趙信被一群混混圍在牆角

拳打腳踢

毫無還手之力

趙信

你不是很狂嗎

怎麼不還手了

為首的混混一腳踢在趙信的肚子上

趙信痛得彎下了腰

哈哈

他就是個廢物

還敢跟飛哥叫板

真是不知死活

另一個混混也跟著踢了一腳

趙信蜷縮在地上

心中充滿了絕望

自從父親去世

母親病重

他就成了孤兒

受儘欺淩

他曾經試圖反抗

但換來的是更狠的毒打

就在這時

一個聲音傳來

住手

眾人回頭看去

隻見一個少女站在不遠處

冷冷地看著他們



這不是蘇大小姐嗎

怎麼

想多管閒事

為首的混混不以為意

反而露出了淫笑

蘇晴瞪了他一眼

冷聲道

趙信是我的朋友

你們敢動他

就是跟我過不去

哈哈

蘇大小姐

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在這片街區

還冇人敢跟飛哥作對

另一個混混嘲笑道

蘇晴麵無表情

隻是緩緩抬起手

亮出了手中的刀

最後一次警告

滾開

她的聲音冷冽如冰

讓人不寒而栗

混混們麵麵相覷

最後還是選擇了退縮

他們互相使了個眼色

然後紛紛離去

蘇晴走到趙信身邊

伸出手

起來吧

趙信抬起頭

看著蘇晴

眼中閃過一絲感激

他握住蘇晴的手

掙紮著站了起來

謝謝你

蘇晴

趙信低聲道

蘇晴淡淡一笑

我們是朋友

客氣什麼

以後他們再敢欺負你

你就告訴我

趙信重重點了點頭

心中暖流湧動

在這個冰冷的世界裡

他終於找到了一絲溫暖

趙信回到家

發現原本應該冷清的家中

此刻卻熱鬨非凡

他的親戚們圍坐在一起

討論著什麼

看到趙信進來

他們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信兒

你可回來了

我們一直在等你呢

趙信的大伯站起身

走到他麵前

你有一個機會

可以參加仙門的選拔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我們決定讓你去試試

趙信愣住了

他從未想過

自己這樣的凡人

竟然有機會接觸到仙門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

有這種好事他們不想著自己家孩子會輪到自己

似是覺察到趙信的疑慮

趙信二伯隨即開口道

這是你父親臨終前特意交代的

他與仙門長老有舊

人家點名隻認老三的後代

他看向蘇晴

隻見她微笑著點頭

鼓勵地看著他

你願意去嗎

蘇晴輕聲問道

趙信深吸一口氣

點了點頭

他知道

這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轉折

他一定不能錯過

我願意

趙信的聲音堅定而有力

趙信答應了大伯的請求

踏上了前往仙門的道路

他心中充滿了期待和不安

不知道這個決定會給他帶來怎樣的未來

他們沿著崎嶇的山路前行

路上的風景漸漸從熟悉的鄉村變成了陌生的山脈

趙信看著周圍的山川

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

大伯

我們要去的地方

真的會有仙人嗎

趙信忍不住問道

大伯笑了笑

拍了拍趙信的肩膀

信兒

仙門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那裡的修煉者可以飛簷走壁

禦劍飛行

隻要你努力修煉

總有一天

你也會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趙信眼中閃過一絲憧憬

他渴望著那個傳說中的世界

渴望著能夠擁有超凡的力量

趙信和大伯沿著山路匆匆而行

心中充滿了對仙門的嚮往

然而

就在他們即將抵達仙門招收弟子的據點時

一片陰影突然從山林中撲麵而來

站住

把錢交出來

一個低沉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

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趙信和大伯抬頭望去

隻見一群蒙麵的強盜從樹林中衝出

將他們團團圍住

為首的強盜手持一把寒光閃閃的刀

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

大爺

我們身上真的冇有多少銀子了

大伯緊張地嚥了咽口水

試圖安撫強盜

強盜頭子冷笑一聲

手中的刀尖在趙信和大伯麵前劃過

留下了一道寒光

冇有銀子

那你們身上的衣服呢

給我脫下來

趙信和大伯臉色蒼白

他們知道

強盜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趙信緊緊握住大伯的手

他心中充滿了恐懼

但他也知道

他們必須保持冷靜

尋找逃脫的機會

趙信的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他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斃

他迅速掃視四周

尋找可以利用的環境或物品

這片山林他們並不熟悉

但趙信記得來時路過一片密集的灌木叢

如果能夠引開強盜的注意力

或許他們有機會逃脫

等等

趙信突然大聲說道

試圖吸引強盜的注意

我們確實冇有銀子

但我身上有一件寶物

價值連城

強盜頭子眯起眼睛

懷疑地看著趙信

寶物

彆以為隨便拿個破爛就能糊弄我

趙信從懷中掏出一個精緻的木盒

打開盒子

裡麵躺著一顆閃閃發光的寶石

這是他父親留給他的唯一遺物

他原本打算用它作為拜師的禮物

但現在

他隻能希望這顆寶石能暫時滿足強盜的貪婪

這顆寶石是我家傳之寶

價值不菲

如果你們放我們走

這顆寶石就是你們的了

趙信的聲音儘量保持平靜

強盜們看到寶石

眼中露出了貪婪的光芒

他們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

似乎在考慮趙信的提議

就在這時

趙信注意到強盜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寶石上

他悄悄地向大伯使了個眼色

大伯會意

慢慢地移動腳步

向灌木叢的方向靠近



我們成交

強盜頭子終於開口

伸出手準備接過寶石

就在這一刹那

趙信突然將寶石拋向空中

同時大聲喊道

就是現在

大伯

快跑

強盜們被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呆了

他們本能地抬頭看向空中的寶石

趙信和大伯趁機衝向灌木叢

迅速消失在樹林中



強盜頭子反應過來

怒吼一聲

帶領手下追了上去

趙信和大伯在樹林中拚命奔跑

他們的心跳如鼓

耳邊是強盜們的怒吼和腳步聲

他們知道

隻要被抓住

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他們即將力竭之際

前方出現了一道懸崖

看著逐漸逼近的強盜們

趙信和大伯咬咬牙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

落入了下方的河流中

河水冰冷刺骨

趙信和大伯奮力遊向對岸

當他們終於爬上河岸

回頭望去

強盜們已經被他們甩開了

趙信和大伯躺在河岸上

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雖然他們暫時逃脫了強盜的追捕

但他們知道

前方的路途依然充滿了未知和危險

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繼續前往仙門

趙信掙紮著站起身

雖然身體疲憊

但他的眼中依然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大伯點了點頭

兩人互相攙扶著

繼續踏上了前往仙門的旅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