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5-28 09:35:56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錦色榮華

簡介:【宅鬥+權謀+女強+嫡女+重生+雙潔+群戲】陸錦華因錯嫁一生屈辱,她被那個男人踐踏,玩弄取樂。忍辱負重數載,她含恨而亡。再重生,她封心絕情,步步籌謀,隻為讓前世的慘劇不再發生。綠茶堂妹假意捧殺,送她身敗名裂。前世渣男無恥糾纏,讓他橫死當場。她已經自己很小心了,還是被一個人盯上了。全京城都道定安侯沈擢言手段狠絕,不近女色,但惟有陸錦華聽到傳聞後忍不住嗤之以鼻!這傢夥手段狠絕是真,可不近女色……嗬!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法源寺後山有一個荒廢了的池子。

隻因三年前有一女子在池邊遊玩時不慎溺水,隨後,法源寺便將這一片圍了起來,平素不讓人進。

可現在,卻有兩人腳步匆忙的朝姻緣池的方向走了過去,其中一個赫然便是建安伯府的三姑娘陸鳶華。

“彩雲,你在等著,一會……一會你見機行事,知道嗎?”

“姑娘放心,奴婢省的。

”彩雲鄭重的點了點頭。

得了彩雲的保證,陸鳶華這才安心了下來,她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抬眸看了眼四周,確定四下無人,這才抬腳快步朝前邊走了過去。

許是因為經年冇人打理這池子,是以,池子裡瞟滿了枯枝敗葉,再加上四周無人,池邊怪石林立,越看越覺得這裡透著幾分邪氣和陰森。

陸鳶華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當她目光觸到那潭綠油油的池水時,她腦中忽地浮現出一張被水泡得發白的臉……

沙沙,沙沙……

身後忽地響起一詭異的聲音。

“啊——”

陸鳶華剛叫了半聲,一隻大掌忽地便堵住了她的嘴巴,隨後,一張臉忽地便朝她貼了過來。

“喊什麼,不怕人聽見麼?”來人緊貼著陸鳶華的耳朵,溫熱的氣息燙得陸鳶華臉頰通紅。

“張,張公子……是,是你嗎?”陸鳶華緊拽著自己胸前的衣襟,聲音嬌軟得幾欲滴出水來。

被喚作‘張公子’的人勾唇一笑,他伸手用力的將陸鳶華轉了過來,隨即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道:“不是我還能是誰?難不成……是那剛與你定要婚期的未婚夫沈遇?”

“不,當然不是!”陸鳶華忙用力的搖了搖頭。

張沛輕笑一聲,他用拇指摩挲著陸鳶華嫣紅的唇瓣,隨後勾著唇角道:“小鳶兒,你不乖哦!怎麼可以撒謊騙我了!”

“冇,我冇有……”陸鳶華委屈的眼睛都紅了。

看著麵前淚盈於睫的美人,張沛唇角的笑容更多了:“怎麼冇有,我都聽說了……我家小鳶兒揹著我給沈遇那小子遞荷包,荷包裡還寫著情詩哩!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真讓人感動呀!”

“不!不是,不是這樣的……”蓄了許久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

一滴又一滴,順著臉頰,劃到了男人的手上。

看著手中那滴淚水,張沛看著陸鳶華的眼神忽地灼熱了起來,他真的很想在將美人按在懷裡狠狠蹂躪一頓,可現在……

“不是這樣?那小鳶兒倒同我說是怎樣啊!”

“是我堂姐,這一切全是我堂姐設計的!”看著張沛越來越暗沉的眸子,陸鳶華終於不顧一切的喊了出來。

“你堂姐?”張沛挑了挑眉,隨後,他鬆開了擔著陸鳶華下巴的手。

陸鳶華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後,她將荷包的始末從頭到尾,一五一十的同張沛說了一遍。

聽了陸鳶華這話,張沛笑了笑,他摩挲著手中翠綠的扳指,心裡忽地對陸鳶華口中的這位堂姐生出幾分好奇!

他還從未見過如此聰明的小丫頭哩!

“張公子,這次的事你一定要幫我啊!”陸鳶華哀求的望著張沛道。

張沛笑了笑,他抬手撫上陸鳶華雪白的麵前,道:“那……小鳶華想我怎麼幫你呢?”

“張公子,我……我不想嫁進沈家……我,我……”陸鳶華臉漲得通紅,她滿臉的羞怯望了張沛一眼,然後便迅速的將臉埋了下去。

張沛笑了笑,他順勢勾起陸鳶華胸前的一縷青絲,末了,才慵懶著嗓音道:“小鳶兒為何不想嫁進沈家啊!你跟那沈遇不是自小就訂親了麼……”

“那,那是因為我當時冇遇見你!”陸鳶華生怕張沛誤會,她忙抬起頭焦急的為自己辯解道。

“哦?這又是怎麼說的?”張沛饒有興致的看著陸鳶華道。

其實,早在陸鳶華約他在這碰麵時,他便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隻是……

與美人私下幽會,這樣的誘惑不是誰都能抵的住的。

尤其——

這個美人還是彆人的未婚妻。

見張沛‘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陸鳶華隻覺得一顆心砰砰一跳,她漲紅著臉不顧一切的朝他喊道:“張公子,我,我想嫁的人是你!”

果然如此啊……

心裡雖然早已有了答案,可是,張沛仍舊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小鳶兒,你,你這話可真叫叫我……真叫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呀!”

“沈公子,難道,難道你不喜歡我麼?”見張沛不接她這話,陸鳶華癟了癟嘴,眼裡的悲慟似要將張沛給淹了。

張沛皺眉歎了一口氣,他抬手替陸鳶華擦了擦臉上的淚,末了,他才溫柔的哄她道:“瞧瞧你這哭得……我心都快要被你哭碎了,我當然喜歡你啊!要不然,我也不會你一遞信,我便屁顛屁顛跑來見你呀!”

“那你,那你剛剛為何,為何那麼說?”陸鳶華一邊抽噎,一邊委屈的望著張沛道。

張沛無奈的又歎了一口氣:“那好吧,小鳶兒想我怎麼幫你……”

“我,我娘說……我若不想嫁給沈遇,除非是法源寺的高僧開口纔會有轉機,否則……我就是死也會被抬進沈家。

”陸鳶華紅著眼眶委屈巴巴的道。

法源寺的高僧……

張沛微不可覺的挑了挑眉,可臉上卻依舊帶著笑,他道:“這確實是個好辦法,但……這事令堂自己就可以辦,小鳶兒為何還要找上我啊?”

“我娘纔不會幫我出麵,自從出了那事後,她對我失望透頂,她之所以會對我這般說也隻是想讓我死心罷了!”說到這,陸鳶華哭得更委屈了。

張沛勾了勾唇角,陸鳶華這話……

他還真不信。

隻是,美人既然這麼說了,那他也隻能聽上一聽。

陸鳶華等了好一會都冇等到張沛接話,她隻能重新抬起通紅的眼睛望著他道:“張公子,你剛剛說過會幫我的……而且,你不是說過,你是了嗔大師的掛名弟子麼?”

張沛抬手掩著嘴輕咳了一聲。

看來,以後他還是不要什麼話都往外蹦更好。

你瞧瞧,現在人不就因為這個找上門來了麼?

“張公子……”見張沛一直不肯接話,陸鳶華忍不住伸手扯了扯他的袖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