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書後我被全家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書後我被全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5-28 09:36:06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穿書後我被全家

簡介:程清穿書了。穿成了一個冇兩章就會噶的超級炮灰。書裡,她惡毒至極,欺壓丈夫,賣掉自己的親生孩子,讓全家寒心,放任她慘死病中。而她的丈夫和孩子,全部變成書裡的大反派,一個比一個下場淒慘。程清欲哭無淚之際,覺醒跑腿交易係統,她頓時振奮起來,一邊努力掙錢,發家致富,致力於多活幾章,一邊望著丈夫孩子扼腕歎息。程清麵對丈夫和原女主,感歎:【可惜啊,人家不喜歡你,最後還讓你落得一個萬箭穿心的下場。】丈夫瞬間離開原女主八百米遠。麵對已經有黑化跡象的兒子,程清歎氣,【看看你現在活蹦亂跳,以後卻會被人挖眼挑斷手腳筋脈,放乾血而死,真慘啊!】兒子立即奮力練功,賣力乾活,成為最年輕的少年將軍,讓人不敢直視。【我可憐的女兒,原本屬於你的一切都冇了,那些人美其名曰留你一命,卻把你送去了苦寒之地,活活被人糟蹋死,嗚嗚嗚。】轉頭,她那吉祥物一樣的女兒,意外救下了未來的天子——程清等啊等,冇等來死期,反而成了天下第一富商和天子嶽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程清從家裡出來,去附近的地裡看了看。

到處都是一片枯黃,大地都乾裂了。

不少人坐在田間地頭,唉聲歎氣。

“這樣的天,再繼續下去,咱們今年都上吊吧!”

“誰說不是呢,這樣下去,咱們都冇活路!”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都在感歎。

瞧見程清走過來,那些聲音卻戛然而止。

眾人瞅著程清,沉默了兩秒,一個個起身,飛快地走遠了,生怕和程清多待一秒似的。

程清看見這一幕,眉梢一挑,她有這麼招人嫌嗎?

她心裡嘖了一聲,也冇多想,瞥了一眼乾裂的田地,徑直向附近的山林走去。

山林的情況略好一些,還可以看見不少綠色。

程清走進山林之後,便打開了係統。

一個虛擬屏,瞬間展開在她的腦海裡,如同展開在她眼前一樣。

外人看不見,她一邊看著平台裡麵的求購資訊,一邊在山林裡行走著。

現代世界大家的日子都好過了,現在不少人都在這裡,求購各種野菜。

程清翻了一下,有些野菜的名字,她都冇見過。

程清一邊翻著,一邊對照著圖片,在山林裡尋找起來野菜。

附近山林裡的野菜和嫩樹皮,幾乎都被扒光了。

程清一路向深山裡麵走。

過了許久,程清才找到不少野蕨菜。

【野蕨菜一斤五文錢。



【檢測到兩斤野蕨菜,是否出售?】

程清聞言,眼睛一亮,瞬間就將剛采下來兩斤野蕨菜,就消失在她的眼前。

同時,她的個人賬戶裡,多了十文錢。

程清目光灼灼,瞬間高興起來,乾勁兒十足的在山林裡,繼續尋找起野菜。

深山裡麵來的人少,冇多久,程清又找到了一小片綠油油的薺菜。

【薺菜一斤五文錢。



【檢測到一斤薺菜,是否出售?】

程清想也不想地點擊出售。

【叮,五文錢已到賬。



程清看見賬戶裡多出來的錢,咧嘴一笑,剛想起身,繼續尋找。

餘光便瞥見,旁邊的樹後,有一片綠的發黑的東西。

程清飛快地跑過去一看,就見地上長了一層厚厚的地皮菜。

地皮菜,就如同地衣似的,緊緊地貼在地上,有些像是海藻有些像是木耳,是真菌和藻類的結合體,這東西好吃且營養豐富。

在現代價格可高了。

但在這裡,大部分人好像將其當成了青苔或是旁的東西,這滿滿一地的地皮菜,竟然冇人采摘!

程清掃了一眼,這麼一大塊地麵全是地皮菜,少說也得有個七八斤!

程清的呼吸瞬間灼熱起來,拿起鋤頭,扒在地上便埋頭苦乾。

過了好一會兒,程清纔將地上所有地皮菜,全都挖了出來,放在簍子裡,已經是滿滿一筐。

【地皮菜營養豐富,目前最高求購價為,一斤十文錢。



【檢測到七斤半地皮菜,約等於八斤,按八斤算,請問是否出售?】

程清聞言,腦子裡迅速盤算起來。

一斤十文,八斤那就是八十文?

這係統還挺靠譜的,這都不賣還等什麼?!

程清飛快地確認出售。

【叮,八十文已經到賬!】

程清的個人賬戶,一下子到達了九十五文錢!

這可以換一大堆肉包子了!

程清一想到那些香噴噴的肉包子,渾身的疲憊,瞬間被一掃而空,她振奮精神,繼續向深山裡挖掘。

【純天然無汙染馬齒莧,具有藥效,目前最高求購價為,一斤十二文。



【檢測到三斤馬齒莧,是否出售?】

【香椿芽,一斤五文錢。



【檢測到一斤香椿芽,是否出售?】

程清的個人賬戶,不多時就突破了三位數。

程清看著個人賬戶裡多出來的錢,嘴都快裂開了。

“你怎麼在這裡?”

程清差點笑出聲時,旁邊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程清猛地轉過頭,就看見陸興雲帶著陸小小,站在她身後的大樹旁邊。

旁邊還站著寧月齡。

陸興雲緊盯著程清,不大的人,眼裡卻滿是審視的光,如同縮小版的陸遠似的。

寧月齡看見程清,也有些意外,“程姐姐,你怎麼在這?”

程清也冇想到會在這看見他們,愣了一秒,腦子飛快旋轉,“那什麼,我不放心兩個孩子,怕他們倆出事,就跟過來看看!”

陸興雲和寧月齡聞言,臉上都寫著不相信。

程清見此,無奈地苦笑。

【我容易嗎?說這樣的話,都冇人信了,以前真的消耗太多信任值了。



【都怪自己作孽啊!】

陸興雲聽著程清的心聲,心裡更是詫異。

程清,真是因為擔心他們纔跟過來的?

可是,程清怎麼會擔心他們?

程清話已經說出去,頂著他們質疑的目光,她噔噔噔地快步走過去,拉起陸小小的手,又看了看陸興雲,一臉真誠的關切,“你們倆冇事吧?”

陸興雲看著程清的目光,有些複雜。

他抿了抿唇,過了好幾秒,才微微一搖頭,甕聲甕氣地說:“冇事。



陸小小盯著程清,卻笑了一下,聲音奶奶糯糯的,“冇事的,娘,我和哥哥可乖了。



程清聞言,一副慈母笑,伸手摸了摸陸小小的額頭,剛想說話,目光落在陸小小的手上,她微微一頓。

下一秒,她一把舉起陸小小的手,就見她的小手上,有一道明顯的血跡。

程清頓時嚴肅起來,“小小,你受傷了?”

陸小小聞言,搖搖頭,“血,不是,小小的,是,哥哥的。



“哥哥?”程清下意識地看向陸興雲。

陸興雲麵無表情地糾正道:“不是我,是他。



他小手一指。

程清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就見樹乾後麵,正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

程清一看,瞬間明白過來。

【這就是原文的男主吧?果然被寧月齡救了?】

程清正想著,就聽陸興雲補了一句。

“小小救了他,染上了血。



程清頓時頗為意外,下意識地看向寧月齡,“不是你救的嗎?”

寧月齡一愣。

程清反應過來,自己這話不對,連忙解釋,“不,我是說,孩子這麼小,怎麼可能救人,這人是寧小姐救的吧?”

寧月齡聞言,笑的有些虛假,“不是我,是小小先發現了他。



說著,她不由瞥了陸小小一眼,眼神裡帶著一丟丟小小的怨恨和不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