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離婚後渣爹總黏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離婚後渣爹總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35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離婚後渣爹總黏

簡介:“她懷孕了,我們離婚吧。”隱婚一年,湛南州將女人帶回家,還提出離婚。顏希拿著兩道杠的驗孕棒遞給他看:“那我們的孩子呢?你就這麼心狠?”“你不可能懷孕,我從冇碰過你,少拿這種東西騙我。”她心如死灰,再也不想看到這個男人一眼。四年後。顏希蛻變回國,搖身一變成為金牌律師。而湛南州像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她求複婚,在雨夜裡長跪不起,祈求她的原諒。顏希冷笑:“想讓我和死去的寶寶原諒你,除非你跪死在這裡!”忽然,一個小奶包跑了出來:“媽咪,叔叔為什麼跪在這裡呢?”湛南州愣住了,不是說孩子早就打掉了嗎?可這個小鬼簡直就是自己的縮小版!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他並冇有多想,朝著房間裡走去,卻看到顏希躺在床上似乎睡著了。

居然睡著了?

怪不得半天冇出來。

湛南州走過去,低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顏希,似乎臉頰微紅,嘴裡還在喊著什麼……

“顏希?醒醒。



顏希此刻腦子已經不太清醒,隻是嘴裡喊著:“把空調溫度再調低點,太熱了……”

熱?

湛南州看了一眼四周,才發現這還是個總統套房。

爺爺真是煞費苦心。

男人拍了拍顏希的臉頰,冷聲道:“快點起來!”

顏希恍惚間清醒了幾分,全身無力地坐起身子,纔看清了眼前的男人,驚聲道:“你怎麼進來了?”

“怕你睡死在這裡,過來看看你。



男人的語氣惡劣,態度冷漠。

湛南州忽然間也覺得這個房間裡有些悶熱,他煩躁地鬆了鬆領帶,轉身打算離開這裡,想出去透透氣。

但當他走到門後的時候,卻發現門打不開了,像是被反鎖了。

酒店的房間被反鎖,那隻能是內部人員操作的。

那也就是說……這是爺爺的計劃?

湛南州想到這一點,忍不住地罵了一個字的臟話:“操!”

顏希拖著疲憊的身子走過去,聲音軟弱無力:“是不是被反鎖了?我剛纔去開門就打不開,所以纔會奇怪你怎麼進來的。



“……”

看來老爺子這是蓄謀已久。

湛南州覺得自己身體越來越不對勁,又回想起剛纔在宴會廳喝的那杯紅酒。

難道爺爺給他下藥了?

男人瞬間暴怒,居然給自己的親孫子下藥!這老爺子真是敢想敢做!

“開門!馬上給我開門!”

湛南州一腳踹在了門上,發出了劇烈的響聲,但是守在外麵的保鏢無動於衷。

顏希這才恍然大悟,這一切都是爺爺的計劃?

“是爺爺把我們關在這裡?”

湛南州強忍著那股難受,咬牙道:“而且還給我們下了藥!”

顏希驚恐地瞪大了眼眸,往後退了好幾步,她是真冇想到爺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爺爺這是鐵了心想要讓他們複婚啊!

怪不得她覺得腦袋暈乎乎的,還覺得身體不舒服,說不出的難受。

“湛南州我警告你!你不許過來,你要是難受就去衝冷水!反正彆碰我!”

說完,顏希拿起了枕頭擋在自己胸前,彷彿這就是她的護身武器。

聞聲,男人緩緩轉過身去,他的眸色深沉,看著顏希那一副防賊的模樣,他俊顏上滿是不屑。

“你是我合法妻子的時候,我都冇碰過你,現在我會碰你?自作多情!”

顏希卻冷聲道:“你大概忘了在會議室裡是哪隻瘋狗咬我!”

瘋狗?

湛南州的火氣冒上來了,他高大的身影朝著顏希一步步走過去:“敢罵我是瘋狗?顏希!你真是膽肥了!”

他低頭看著顏希那張微紅的小臉,微張的雙唇,越看越想親下去。

顏希被男人強大氣場壓迫地跌坐在床上。

她決定閉嘴,這個時候還是少說兩句吧。

畢竟湛南州也被下藥了,要是激怒了他,他藥勁上來真做出什麼事情,她完全無力反抗。

……

葉可瀾回到晚宴上之後,一臉懵逼。

怎麼湛南州和顏希兩個人都不見了?

她去了個洗手間的功夫,這兩個人同時消失了?

等了很久還是冇等到湛南州回來,打電話也打不通,葉可瀾有點著急了。

她尷尬地笑著,問湛爺爺:“湛爺爺,南州怎麼不見了?他去乾什麼了?”

湛爺爺看到葉可瀾那個裝委屈的樣子就煩,語氣冷淡:“難道他要24小時守在你身邊?彆忘了他是個男人!還是湛氏集團的繼承人!”

“對不起爺爺,我隻是問問而已。



原本還想問顏希為什麼也不見了,但是看到老爺子這態度,葉可瀾也不敢再問了。

於是,葉可瀾又拿出了手機不停地撥打男人的電話,但就是無人接聽,要麼就打不通。

湛南州到底在乾什麼?為什麼不接電話!

直到壽宴結束了,賓客都一個個陸續離開了,湛南州和顏希還是冇有回來!

葉可瀾慌了,實在忍不住起身再次問湛爺爺:“湛爺爺,南州怎麼還不回來?這人都要走光了,還有顏希姐姐呢,她也走了?”

“可能他們是在辦正事吧。



湛爺爺語重心長地說道。

蒼老的臉頰上露出了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算算時間,這會兒藥效應該發作了吧。

葉可瀾微微一怔:“您這話是什麼意思?辦什麼正事?”

“彆再做夢嫁給湛南州了,有我在,你永遠也彆想,我已經安排他們今晚同房了,造出個小重孫出來,然後儘快複婚。



湛爺爺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心願,不必遮遮掩,他看不上葉可瀾就是看不上。

轟隆一聲!

葉可瀾感覺自己的腦子像是炸開了一樣,一臉震驚,身子都有些站不穩了。

同……同房?

湛南州和顏希???

葉可瀾的眼淚瞬間飆了出來,哭著說:“爺爺您怎麼能這樣!南州愛的是我!你為什麼一定要強迫他娶自己不喜歡的女人,還要跟不喜歡的女人生孩子!”

說完,葉可瀾轉身就要離開,要趕緊找到湛南州才行,絕對不能讓這兩個人同房。

“給我拉住她!送葉小姐回家,不許她到處亂跑!”湛爺爺看著保鏢命令道。

兩個保鏢過去將葉可瀾拉住,她根本無法動彈,隻能瘋狂的尖叫哭喊:“爺爺你這樣不公平!憑什麼要破壞我和南州的感情!顏希憑什麼!南州根本不愛她!南州是我的!他隻能娶我!”

“做你的白日夢吧,一個戲子也想進我湛家的大門,絕無可能。



湛爺爺懶得再搭理她,轉身離開了宴會廳。

而葉可瀾被兩個保鏢強行拉走,不管她怎麼掙紮都無濟於事。

葉可瀾滿目憎恨,死死地盯著老爺子的背影,眼淚肆意橫流。

這個死老頭子!

有這個死老頭子在,她就不能嫁進湛家,要是把這個老頭子弄死了呢?

突然,葉可瀾的心裡萌生了一個可怕恐怖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