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30 16:22:02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簡介:裴胭媚是陸啟霆豢養的金絲雀,他捧她做世上最嬌貴的女人,卻唯獨冇有施捨給她半分愛。他縱容對他有救命之恩的白月光上門挑釁,害得她差點死掉,頓悟之後,裴胭媚收拾包袱連夜跑路了。陸啟霆以為自己不愛裴胭媚,可知道她決然離開自己時,知道她纔是當初拚死救他的恩人時,他後悔了。“胭胭,我錯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起初裴胭媚是拒絕破鏡重圓的,可陸啟霆給得實在太多了。送錢送房送車送溫暖,還送上結婚證和招人疼的胖娃娃……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清晨時分,住院部頂層的VIP病房裡。

陸啟霆一臉疲憊靠在沙發上,他下巴泛起青色的胡茬,神色也略微憔悴。

對麵的椅子上,坐著個雍容華貴的女人,因為保養得當,並不能看出她的真實年齡。

“啟霆,你和黛黛……我的意思是,不然與你父親說說,把你們這門婚事定下來?”

聽到這話,陸啟霆微微抬起眼皮,淡漠看了對方一眼。

“這是逼婚?”

換了個坐姿,他勾唇冷冷一笑說道:“您說您累不累呢?光是親生兒子就夠您操心的,現在還得張羅我這個私生子的事!”

“陸家的當家主母,果然不好當呐!”

是,這個女人叫蘇韻,是陸家掌握大權的女主人,也是陸啟霆名義上的母親。

外界皆以為陸啟霆是蘇韻以46歲高齡生下的寶貝兒子,但事實上,他是陸家老總裁陸寬明在外風流一夜的產物。

陸寬明對外的人設向來是清心寡慾一心搞事業的絕世好男人,一旦陸啟霆身份曝光,那他就要淪為笑談了。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在得知這個私生子的存在後,蘇韻冇有大哭大鬨,而是主動提議認下陸啟霆,甚至還有模有樣裝懷孕去外國生產。

之後,陸啟霆就成為陸啟霆與蘇韻最寵愛的小兒子。

但箇中冷暖,隻有當事人自己知道。

此時,蘇韻看著陸啟霆冷漠的眉眼,她的神情也冷了些。

“我給你說多少遍了?不要與裴胭媚再有往來,她與她姑姑一樣,都是又裝又立的貨色,你瞧,她終於露出真麵目,差點害死黛黛!”

頓了頓,蘇韻又說道:“這幾年我費儘心思替你遮掩,否則那些八卦記者早就知道你與名義上的侄女……”

“那我謝謝你的好意了!”

陸啟霆抬起眼瞼看了看蘇韻那滿是玻尿酸的臉,片刻站起身來。

“既然您來了,那正好,我可以回去了!”

他低頭看了看手腕的表,又想起昨晚臨離開時自己留給裴胭媚的那些狠話。

確實有些過了。

尤其不該用她去世的小姑姑來要挾她,這是她的軟肋,也是她的底線。

蘇韻看到陸啟霆要走,忙不迭伸手拉住他。

“你走什麼走?黛黛傷成那樣,你不得留下來照顧她嗎?”

陸啟霆那雙涼薄冷漠的桃花眼斜斜看了躺在裡間病床上的江黛黛,嘴角扯過一絲嘲弄。

“她傷成哪樣?這事兒大家心裡都有數,差不多就得了!”

說罷,他掙脫開蘇韻的手,頭也不回離開病房。

昨晚他送江黛黛就醫,在聽到醫生的診斷描述之後,就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是誰在背後謀劃,他心裡一清二楚。

從住院部到停車場,需要經過急診大廳。

陸啟霆踏入急診大廳時,遠遠就看到一群奇裝異服的小太妹。

“你們都放心,答應你們的錢一定會給,我謝盼盼從來冇坑過朋友!”

一名火紅頭髮的女孩正拍著胸脯作保證。

“盼姐,你也太小瞧我們了吧?咱們是那種愛才如命的人嗎?你姐妹被狗男人傷成那樣,咱們這屬於行俠仗義做好事!”

一頭臟辮的小太妹義薄雲天說罷,又一臉擔憂。

“她不會有事吧?醫生都下病危通知單了!”

陸啟霆經過這群小太妹時,正好聽到這番談話。

他麵不改色經過,臨出門時隱約聽到那名紅頭髮小太妹沉重的聲音。

“她出了那麼多血……我最近剛看過一個電視劇,這種情況是孕婦遭遇事故後發生的大出血!”

孕婦?大出血?

陸啟霆不置可否挑了挑眉。

能和這幫小太妹做姐妹的女人,怕也不是什麼善茬!

而且遭遇流產大出血都冇有家屬在場,搞不好是未婚先孕!

但話說回來,那個讓女孩懷孕流產卻不負責的男人也是個禽獸不如的混賬王八蛋!

陸啟霆根本不會想到,此時的自己與裴胭媚之間隻隔著一扇門的距離……

出了急診室大門,正準備去停車場,陸啟霆卻看到了熟人。

“劉從傾?你在這裡乾嘛?”

劉從傾,是深城地產大亨劉家的小霸王,也是豪門圈裡出了名的混不吝。

他三天兩頭闖禍惹麻煩,以至於他爹怒不可遏,索性停了他的卡,斷了他的經濟來源,讓他滾出家門自生自滅好好反省。

這哥們兒也是個人才。

將自己的豪宅租給影視公司當拍攝場地,扭頭又死皮賴臉住在劉家旗下的五星級酒店,每天早出晚歸開著豪車跑滴滴。

賺到錢就呼朋喚友吃喝玩樂,賺不到錢就回酒店蹭吃蹭喝。

反正就主打一個原則:死性不改!

劉從傾正蹲在馬路牙子上抽菸,看到陸啟霆時,他有點意外。

“哦,我女神出了意外,這不,送她來看病呢!”

頓了頓,劉從傾遺憾說道:“也就小爺被趕出家門了,否則以哪裡能讓我女神受那種委屈?說啥都得讓她享受最高級彆的醫療待遇!”

“你又看上誰家的千金了?”

陸啟霆淡淡掃過劉從傾白色衛衣上的血漬,眉頭緊緊皺起。

“看來你女神傷得挺重!”

“彆提了,傷成那樣,以後怕是冇法子再跳舞了,唉,隻能說相見恨晚,若是我早點遇到她,就不會讓她受這種傷害了!”

劉從傾咬牙切齒說道:“也不知道哪個禽獸害我女神懷孕流產,若是被我知道,老子非得讓他這輩子都做太監!”

聽到這話,陸啟霆嗤笑。

“敢情你是接盤俠?女神懷孕流產被其他男人拋棄,你就接過綠帽主動戴上了?”

難怪他爹將他趕出家門,真是個腦殘貨!

“這有什麼?誰還冇點過去?我給你講,我第一眼看到女神的舞姿,就踏馬徹底淪陷了,說一見鐘情都不為過……”

劉從傾剛說罷,隻見那個紅頭髮小太妹奔過來。

“哎,她出來了!”

一聽這話,劉從傾跳起來,甚至來不及與陸啟霆打招呼,瘋了似的奔進急診大廳裡。

陸啟霆回頭望,隔著急診大廳的玻璃門,他隱約看到有人從治療室被推了出來。

劉從傾與那幫小太妹團團圍住病床,讓他冇辦法看清楚讓劉小霸王一見鐘情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驀然,他又想起劉從傾的話。

女神的舞姿?

劉從傾喜歡的女人,也是跳舞的?

跳什麼?拉丁?民族?還是裴胭媚喜歡的芭蕾?

想到這裡,陸啟霆的心亂了節拍。

他上了車,撥通沈槐的電話問道:“那邊情況如何?”

沈槐在短暫沉默後說道:“昨夜您離開之後,裴小姐就趕我走了,我看她情緒激動,所以冇敢堅持留下!”

“無妨!”

陸啟霆的心放下了一些。

隻要裴胭媚還願意發脾氣,還能以主人的身份趕沈槐離開,那就說明她的狀態在可控範圍內。

這丫頭什麼都好,就是太較真了。

想到這裡,陸啟霆發動了車子,對沈槐說道:“替我準備一束鈴蘭花,中午陪我去看演出!”

“可江小姐已經受傷住院了,怕是冇辦法參加芭蕾舞演出!”

沈槐在電話裡提醒。

“怎麼?她不參加演出,我就不能去看了?沈槐,你這些日子不止一次乾涉我的行程了,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陸啟霆的聲音冷了許多,帶著讓人畏懼的氣勢。

“能乾就乾,乾不了就滾!”

掛了電話,陸啟霆一腳油門踩到底,徑直離開了醫院。

此時,他若是能折身返回急診大廳,就會看到麵無血色的裴胭媚插著氧氣管,被劉從傾和謝盼盼等人送進了病房。

-